蓝衣文士顿了一顿道:“你师祖直到晚年,才收了两个门人,大师兄就是你父亲方天仁,三师弟就是你不肖师叔了……”

    韦宗方道:“你老人家原来是侄儿的师叔,咦,你不是说师祖只收了两个门人。”

    蓝衣文士道:“不错,是你师祖有个女儿,比大师兄小二岁,比叔叔大了一岁,也就是你的生身之母。”

    韦宗方道:“是我娘,哦,叔叔,我娘呢?”

    蓝衣文士平静的接道:“你先听叔叔说下去,大师兄生性敦厚,为人正直,他是叔叔一生最敬佩的人……”他提到大师兄,不觉神色一黯,轻轻叹息一声,道:“大师兄出道江湖,大家因他平时喜穿白衣,就送了他一个美号,叫做白衣剑客,就在大师兄和二师姐结婚那年,我这不肖师叔,却因无心之故,被你师祖逐出了门墙。”

    韦宗方不知叔叔为什么会被师祖逐出门墙,自然不好多问。

    蓝衣文士见他没有作声,就接着说道:“那时叔叔只有十八岁,因见大师兄白衣剑客得了名,叔叔就决定要做一个蓝衣剑客……”

    韦宗方心想:“难怪方才自己问他如何称呼,叔叔回答白衣剑客的朋友,自然是蓝衣剑客。”

    只听蓝衣文士续道:“毛病也出在一心想做蓝衣剑客这上头,有一次,叔叔经过云台山附近,遇上一个卸任官吏,被一群强盗拦劫,一家五口全遭杀戮,叔叔激于义愤,追上去把十多个强盗,全都杀了,而且还在一株大树上,削去树皮,写上了诛杀凶徒者蓝衣剑客等字样。”

    韦宗方道:“这也没错。”

    蓝衣文士道:“错了,那不是强盗,是天地会的弟兄,卸任官吏是个旗人将军,在任上捕杀了天地会的一个首领,他们是替首领报仇,天地会是一个反清复明的帮会,在江湖上深得各方同情和支持的组织,这个纰漏,你说大不大。”

    韦宗方道:“但叔叔当时不是不知他们来历,只当是强盗,这也是无心之失。”

    蓝衣文士笑道:“这是你在替叔叔说话,杀了十几个人,还是无心之失?你师祖一怒之下,就把叔叔逐出门墙,要知当时天地会势力极大,师傅这一宣布把我逐出门墙,江湖上那里还有叔叔立足余地?差幸遇上武当天元子道兄,他同情叔叔遭遇,指引我投到修罗门下,从此没和大师兄见过面。”

    韦宗方道:“后来呢?”

    蓝衣文士接道:“直到十五年前,叔叔无意中听到谷胤为了凯觎引剑珠,和大师兄约在仙华山顶见面……”

    韦宗方道:“谷胤就是毒沙峡主?”

    蓝衣文士道:“毒剑谷胤,也是当年万剑会的八大护法之一,当年南海一役,万剑会罗致的各派高手,逃回中原,就各自星散,谁也不知谁的生死,没想到他却当了毒沙峡主,其实当时江湖上虽有毒沙峡之名,大家根本不知道毒沙峡究在那里,据叔叔后来多方调查,毒沙峡主并不是谷胤,而是谷老贼的女儿……”

    韦宗方想起那晚被自己擒住的女郎,原来竟是仇人之女!

    蓝衣文土续道:“那谷胤老贼,不知如何会知道引剑珠落在你师祖手里,也许师祖在日,他纵有觊觎之心,也不敢贸然出面,因此等你师祖死后的第三年,找上了大师兄,订了中秋之约。这消息给叔叔无意听来,不禁大吃一惊,大师兄的武功,叔叔是再清楚不过,这多年纵然精进,只怕也不是谷老贼的对手,叔叔左思右想,想出一个计策?”

    韦宗方问道:“不知叔叔想了什么计策?”

    蓝衣文士道:“修罗门易容之术,在武林上可说无出其右,当时叔叔想到只有釜底抽薪,乔扮大师兄,先赶到仙华山顶去,能把谷老贼打败,那是最好不过,否则也和他拼个两败俱伤……”

    韦宗方含泪道:“叔叔,你真好。”

    蓝衣文士强忍心中悲痛,继续说道:“那知大师兄是个守信的人,他竟然比叔叔到的还早……”

    韦宗方惊啊一声,急急问道:“后来呢?”

    蓝衣文士道:“叔叔和大师兄见了面,叔叔劝大师兄离去,大师兄也劝叔叔及早离开……”

    韦宗方间道:“爹知不知道你是叔叔?”

    蓝衣文士道:“大师兄先前也不知道叔叔是谁,后来他突然欺了过来,叔叔比大师兄要低上半个肩头,他已经发现是叔叔乔装的,但谷老贼这时也赶到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