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衣人没待他说完,嘿嘿道:

    “你可是不放过我么?”

    韦宗方道:

    “不错,我方家宅园,不容外人占住,除非你说出主人来历。”

    黑衣人道:

    “在下要是不说呢?”

    韦宗方道:

    “在下自有使你说出来的办法,”

    左手如钩,迅疾朝黑衣人肩头拿去。

    黑衣人冷嘿一声,右肩倏沉,避开韦宗方手势,右手扬处,呼的一声,迎面劈来!

    韦宗方一抓落空,身形业已欺到黑衣人面前,对方劈来的一掌,势到极快,只好一扬右手,挥掌硬接,但听“蓬”的一声,双掌接实,黑衣人只是上身晃了晃,韦宗方却被震的后退两步。

    只听黑衣人冷声道:

    “看在你是此屋小主人的份上,我不下手伤你,嘿嘿,换了旁人,此刻早已被我毒掌所伤。活不过一个时辰了。”

    “毒掌所伤”,这四个字钻进韦宗方耳朵,心中蓦地一动,嗔目喝道:

    “你是毒沙峡的人!”

    黑衣人冷哂道:

    “毒沙峡,那些人是什么东西!”

    他黑纱蒙面,纵然看不到他神色,但语气之间,似乎对毒沙峡十分轻蔑!

    韦宗方暗自一怔,付道:

    “自己怀疑他是毒沙峡派来的人,但听他口气,竟又不像,那么此人到底是什么人派来的呢!昨晚叔叔对他已经十分动疑,后来到处找不到他,今天给自己遇上了,倒不可轻易放过了。”心念疾转,不觉目射凌光,喝道:

    “昨日我爹墓前的纸条,也是你留的了?”

    黑衣人道:

    “你爹没有死!”

    韦宗方不由心头激动,大声叫道:

    “你还说不是毒沙峡的人,在下不给你一点厉害,谅你也不肯承认……”

    “呛”的一声,随手掣出剑来!

    黑衣人冷哼道:

    “你想和我动手么?”

    韦宗方喝道:

    “不用多说,朋友亮出兵器来!”

    黑衣人双手一扬道:

    “我不过瞧在你是此屋小主人份上,真要动手的话,可莫怪我出手伤人?在下从不使用兵器,你只管进招就是了。”

    他已经三次提到“看到你是此屋小主人份上”了!

    韦宗方沉喝道:

    “既然如此,我要不客气了!”

    话声出口,右腕一圈,正待发剑!

    只听有人在远处叫道:

    “方公子快请住手……”

    韦宗方不觉停住剑势,转脸望去,只见又是一个身穿黑衣,面蒙黑纱的人,疾奔而来,转眼已到面前。

    韦宗方暗暗哼了一声:

    “来的是他的同党!”心念方动,只见后来的黑衣人朝先前那个黑衣人道:

    “沈大妈,你怎的和公子动起手来的?”

    韦宗方听的一怔,暗想:

    “原来和自己动手的黑衣人,竟是女的!”

    先前那黑衣人冷冷的道:

    “他要和我动手、难道我就让他宰了?”

    后来的黑衣人道:

    “现在你可以进去了。”

    先前那黑衣人果然不再作声,正待转身朝屋中走去。

    韦宗方大喝一声道:

    “站住,在下已经说过,方家宅院不准外人占住。”

    后来的黑衣人拱了拱手道:

    “方公子不可误会,沈大妈只是奉家主人之命,来此看守房屋,打扫宅院,并非占住。”

    韦宗方道:

    “你们主人是谁?”

    后来的黑衣人道:

    “家主人听说公子来了,特命在下前来迎迓,务望公子屈驾一行。”

    韦宗方心里充满了疑惑,不知他们主人究是什么路数?一面沉声问道:

    “你们主人何在?”

    后来的黑衣人道:

    “离此不算太远,山下已准备好了马车。”

    韦宗方暗想:

    “不管他们主人是谁,自己自是非去瞧瞧不可。”这就朝后来的黑衣人点点头道:

    “好,在下答应去了。”

    说话之际,回头一瞧,先前那黑衣人,在这一瞬工夫,业已走得不见,敢情在自己和后来的黑衣人说话之时,他就回身进屋去,心想: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