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世骅久闯江湖,见多识广,一眼瞧出来人身手不弱,在敌友未判之前,岂敢留下痕迹?”立时抱起韦宗方身子,一提真气,跃上一棵大树,藉着枝叶隐住身形。

    这原是一瞬间的事,他堪堪藏好身子,那两条人影也已奔近林下!

    只听前面一个道:“他们明明从这个方向来的,怎会不见踪影?”

    此人这一开口,单世骅暮然一惊,这明明就是九毒教主门下玄字三号的口音,心念方动,只听稍后一个说道:“天色已黑,他们自然赶宿头去了,那会呆在这里?”

    这是黄字四号的声音,果然是他们!

    单世骅心中一动,暗想:“听他们的口气,极似跟踪自己两人来的了!”

    只听玄字三号又道:“教主算定那姓韦的小子,身中寒毒,武功再高,三日之后申牌时光,必然发作,教主说出来的话,几时不应验过?”

    单世骅听说韦宗方是中了九毒教主的寒毒,心头不禁大怒;但因此刻韦宗方全身僵冷,昏迷不醒,一时只好强自忍耐。

    只听黄字四号道:“你说的虽是不错,但这韦的小子,可非比寻常,试想教主的安息香,何等厉害,若不预先口含解药,武功再高,只要闻上一点都会昏睡过去,那天他闯进清心轩,居然行若无事。还逼着教主取出解药,把姓单的救醒,依小弟看来,只怕区区寒毒,也奈何不了他。”

    玄字三号道:“安息香纵然厉害,怎能和寒玉尺相比?教主不是说过,就算大罗天仙,只要被寒王尺击中,也管教他冻得从云端里直跌下来,姓韦的小子究竟不是神仙。”

    黄字四号道:“但教主可没有直接击中姓韦的小子,哦,听说教主的寒玉尺,还被这小子凿穿了几个孔呢?”

    玄字三号冷笑一声道:“你是听荒字八号说的?这小丫头什么话都告诉你,总有一天会犯了教主的忌讳!”

    黄字四号吃惊的道:“不……不是她说的。”

    玄字三号道:“不是她还有谁?你总该知道地字二号是如何死的了?”

    黄字四号听得头皮发炸,惊慌失措,央告道:“三师兄,求求你念在同门之谊,这话千万不可在教主面前说起。”

    玄字三号冷哼道:“只要你们以后别再听天字一号的,我自然不会多说。”

    黄字四号连声应道:“是,是,小弟以后一切听凭三师兄吩咐。”

    玄字三号道:“其实我和天子一号,也并无什么私怨可言,只是他太娇横了,平日除了教主,谁也不在他眼里,嘿!洪字七号这丫头,听了他花言巧言,居然信以为真,一心只想去做云南蓝家的媳妇了,其实这小子那会有什么真心?据说他早已和南海门的表妹订了亲了。”

    黄字四号道:“这话从未听荒字八号说过。”

    玄字三号道:“你回去不会把这话告诉你的心上人,再要她露些给洪字七号听听,只是不要说是我说的。”

    黄字四号连声应道:“小弟知道,小弟就说在江湖上听到的传言就是了。”

    玄字三号拍拍他的肩膀,笑道:“好,你别忘了。”

    黄字四号道:“这些小事,小弟一定办到。”

    玄字三号道:“咱们快走吧,别误了正事。”

    两条人影,话声一落,立即如飞而去,单世骅暗暗吁了口气,暗想:“自己原想抱着韦少侠到镇上去找个大夫瞧瞧,但如今这玄字三号和黄字四号跟踪而来,在这一带找不到自己两人,想必也赶到镇头去了,万一途中相遇,自己双拳难敌四手……”

    想到这里,立时解下腰间束带,把韦宗方的身子,放到枝叶浓密的树桠杈上,然后用带缚好,才跃下大树;一路朝镇上赶去,这时不到初更,他赶到一处市镇,向人讯问,才知镇上住着一位名医张济万,医道极精,当下问明住处,敲门而入。

    那张济万已是六十开外的老人,瞧到单世骅一脸焦急的模样,刚问了句:“尊客可是看病来的?”

    单世骅道:“先生就是张济万么?”

    张济万点点头道:“正是老朽。”

    单世骅急忙抱拳道:“在下有个朋友,生了急病,特来请先生前去诊治。”

    单世骅道:“就在前村,劳驾先生一行。”

    张济万问道:“尊客可曾备了轿来?”

    单世骅听的一怔,连忙道:“就在外面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