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老头道:“打赌的题目,要双方同意,老朽答应过你么?”

    枯瘦老人冷冷一笑道:“欧大侠自己说过的话,难道忘了?”

    欧老头道:“我说过什么?”

    枯瘦老人道:“欧大侠说过老夫划出来的道,你无不奉陪,那就承认老夫无论出什么题目,你都是同意赌的了。”

    欧老头老脸一红,点点头道:“算老朽同意你说的赌法吧!”

    枯瘦老人道:“其实你不打赌也没关系。”

    欧老头道:“此话怎说?”

    枯瘦老人道:“咱们的赌注是他们几个身中伤毒之人,欧大侠若是取消打赌,老夫兄弟自然不会替他们治疗的了。”

    欧老头怔了一怔,心想:“他这话说的有理,取消打赌,他们自然不肯替中毒的人解毒了。”心念转动,不由呵呵笑道:“老朽说过的话,自然算数,赌就赌吧!”

    矮小老人冷笑道:“欧大侠还是不要以身试毒的好,咱们兄弟的两颗毒药,性道相反,同时服下,就无药可解……”

    欧老头是个倔强的人,经不得人家当面相激,不觉大声道:“拿来,老朽就是毒死了,也不会要你们抵命。”

    枯瘦老人一脸诱笑,探手人怀,摸出一个小小磁瓶,倾了一颗梧桐子大的朱红药丸,徐徐说道:“这是老夫的南极丹。”

    矮小老人也从怀中摸出一个磁瓶,倾了一颗黑色药丸,说道:“这是老夫的北极丹。”

    欧老头呵呵笑道:“老朽不信真能毒得死我。”

    伸手接过,把两颗药丸一下纳入口中,吞了下去。

    枯瘦老人脸含橘笑,望了矮小老人一眼,两人一语不发,各自后退了一步。

    欧老头瞪目道:“你们鬼鬼祟祟的想干什么?”

    枯瘦老人诡笑道:“欧大侠服下老夫兄弟练掣各走极端,霸烈无比的毒药,一盏热茶时间,即将发作……”话到此处,倏而住口不言。

    欧老头道:“发作了如何?”

    枯瘦老人又后退了两步,道:“药性发作,势必癫狂而死。”

    欧老头仰天大笑道:“老朽不信……”

    话声未落,突然脸色一变,席地坐下,缓缓阖上眼睛,运功调息。

    这原是一瞬间的事,欧老头堪堪跌坐下去,正在运功之际,身子忽然起了一阵剧烈的抖动,平空跃起三尺来高,又砰的跌了下去。

    枯瘦老人和矮小老人,不自禁的又后退了两步。两人四道目光只是注视着欧老头,只见他须发戟张,汗出如注,敢情他仗着修为功深,正在竭力运功,抗拒体内两种完全相反而已经发作的毒性。

    枯瘦老人看了一阵,抬目道:“此人已经无救了!”

    矮小老人点点头道:“两极丹是咱们练习独门毒功外用之药,毒物何等霸道,不能入口之物,只要一粒入口,就已无救,可笑这老儿一口吞了两粒,那还有命?”

    枯瘦老人道:“咱们可以回去了。”

    矮小老人道:“不错,咱们可以走了。”

    枯瘦老人躬身一礼,道:“师兄请。”

    矮小老人抬抬手道:“师弟请。”

    两人转过身子,一个往北.一个往南,各自朝山径上行去。

    枯瘦老人走出几步,突然住足,叫道:“师兄,咱们着了这老儿的道!”

    矮小老人闻声停步,略一运气,立时脸色大变,怒哼道:“这老儿原来也是用毒能手,居然在咱们身上,不知不觉被他做了手脚!”

    枯瘦老人脸上肌肉痉挛了一下,道:“师兄可觉得毒性已经发作了么?”

    矮小老人哼了一声,道:“不错,来得很快!”

    他正待举步,突然一跤跌倒地上。

    枯瘦老人吃了一惊,只觉双脚一软,举步艰难,也缓缓坐了下去,口中叫道:“师兄,这是什么毒药?”

    只听有人阴笑一声,接口道:“你说对了!”

    随着话声,从一块大石后面,闪出一个白髯老人,此人身穿一袭宽大黑袍,面含微笑,手持竹杖,缓缓朝两人走过来!

    枯瘦老人双目直视,嘶声道:“毒沙峡主!”

    矮小老人神色狞厉,喝道:“二十年来,咱们兄弟信守前言,始终未离开此谷一步,峡主何以自毁诺言,乘机暗算咱们兄弟?”

    白髯老人橘笑道:“两位认识老夫,那是再好也没有了。”他缓缓走到两人身边,接着说道:“现在老夫取消前言,要请两位出山,不知两位意下如何?”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