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瘤子点点头道:“单兄说的极是,这可能是毒沙峡内部,也各怀心机,甚至在四大天王中,也互不信任,因此有人擒住了韦宗方,毒孩儿得到消息,就要连夜向他师傅报告了。”

    韦宗方道:“在下既非大有名头的人,他们何用如此?”

    甘瘤子笑道:“不说韦兄弟如今已在江湖上是无人不知的英雄人物,光是你身上的镂文犀,引剑珠两件异宝,就足以使他们眼红了。”

    柳凌波手上捧着一块棱角不平的山石,瞧了半天,递给甘瘤子道:“大师兄,你瞧瞧吧!”

    甘瘤子接到手上,正待问话。

    欧老头已开口问道:“姑娘没瞧出来?”

    柳凌波笑道:“我自然瞧出来了,这贼人多坏?他在凹凹不平的地方,用钢针划着发丝细的小字,还东一个,西一个的,害得我看了半天,才算看懂。”

    欧老头道:“石头上有字?这就对了,老朽就是看到这小子假作拔鞋后跟模样,从怀中取出一块石头,放到地上,才转身回去,觉得事有可疑,才把它带回来。”

    刚说这里,只听甘瘤子捧着石块,低低念道:“番僧智光,练成毒手印。”

    “噫!”甘瘤子口中喧了一声,道:“奇怪,这明明是向外。传递的消息,由此看来,毒沙峡好像有人卧底?”

    柳凌波道:“有人卧底,也并不稀奇呀,噢,我想最好把这石块放回原处去,看看到底是什么人来把它取去?”

    甘瘤子道:“这话不错,咱们该把它放回去才好。”

    欧老头发现了毒沙峡入口,心头已是极急,从甘瘤子手上取过石块,说道:“老朽这就把它放回原处去。”他抬头望望天色,接道:“此刻已快近三更天了,你们四位就在这里息歇,老朽想进去瞧瞧。”

    韦宗方道:“在下和老丈同去。”

    甘瘤子道:“既然知道了他们入口,要去自然大家都去。”

    柳凌波道:“大师兄,我认为这还是欧老丈一个人去的好。”

    甘瘤子道:“二师妹有何高见?”

    柳凌波笑道:“今晚只能让欧老丈一个人去。”说完,回头朝欧老头道:“不过老丈只能探路,对里面的路径,越详细越好,对你的行动,越隐密越好,纵然找到束姑娘,纵然只要举手之劳,就可以把她救出,也切莫救人。”

    甘瘤子笑道:“二师妹,你………”

    柳凌波没待他说完,急道:“我自有道理。”

    欧老头怔道:“姑娘有什么计划,说出来让老朽听听。”

    柳凌波道:“咱们几个人中,以老丈的武功最高,如果光去觑探里面虚实,定可使对方一无所觉,完成任务回来,欧老头点点头道:“这一点,老朽决可办到。”

    柳凌波笑了笑道:“但是你如果把束姑娘救了出来,对方一经发觉,必然加强戒备,那么韦少侠要想进去,探听他令尊消息,岂不就棘手了么?”因此,我想了一条计策,既要把束姑娘安然救出,而且韦少侠也可以探出他令尊的消息。同时也不惊动对方,使他们有所警觉,但最紧要的就是老丈今晚只探虚实,暂时不采取行动。

    欧老头道:“姑娘这条计策,真要有把握,老朽自然遵命办理。”

    甘瘤子道:“我这位二师妹小有才气,她既然这么说了,也许不假。”

    柳凌波道:“还有一点,老丈要记住了,他们既以毒沙名峡,说不定里面到处布有剧毒,老丈服过‘辟毒金丹’不畏奇毒,最好也能留心一二,看看那里有毒,那里无毒?”

    欧老头道:“这个容易,老朽身边带有试毒针,一探即知。”

    柳凌波道:“这样就好,这条计全仗老丈此行,现在老丈可以走了。”

    欧老头道:“姑娘还没说出这条计来?”

    柳凌波抿抿嘴道:“天机不可泄漏,目前还不到说的时候,老丈可以去了。”

    欧老头道:“好,老朽听姑娘的就是了。”

    说完身形一闪,掠出洞去,月光之下只见一条淡淡影子,浮空虚掠,去势极快,眨眼之间,已是不见。

    甘瘤子赞叹的道:“欧老丈一身功力,只怕比师傅也相差无几了呢!”

    柳凌波道:“那不见得,师傅真要施展身法,就是大白天里,也只能看到一条淡淡的影子,这时候月光之下,终究不是大白天。”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