韦宗方右掌一立,正待劈出。

    柳凌波嘴皮微动,以传音说道:“韦少侠暂勿出手,让我试试她!”

    原来她看出这中年女尼屈指轻弹,使的竟是沙门中的“多罗叶指”,具有隔空点穴之功,心头暗暗一惊,怕韦宗方不知究竟,吃了眼前亏,故而才出声阻拦,一面暗运功力,左掌轻舒,掌心向外,斜斜引出。

    中年女尼指风出手,口中原想喝声“倒下”,但一眼瞧到柳凌波脸含娇笑,生似毫不在意一般!心中还在冷哼,陡觉一股潜力,把自己指风,向旁侧引了开去。一时不觉大吃一惊,喝道:“导实返虚,你倒真有两手!”

    随着话声,倏地欺近一步,两手齐发,突袭而出。她出手神速,左抓右指,各成家数,使的辛辣异常!

    柳凌波见她右手使的依然是“多罗叶指”手法,指风劲急,左手使的竞是“玄冰爪”。

    不禁“噫”了一声,侧身让开对方左爪,自己右手当胸,左手仍然使了一记“导实返虚”,把对方指风引开。

    就在把对方指风引开之际,当胸右掌,立即跟着竖斫出去。这一记掌势极快,江湖上能挡得住她一击之人,已是无多,但中年女尼身形像陀螺般一个急旋,闪了开去。

    柳凌波瞧的暗暗一凛,心想:“此人武功,竟然不在自己之下,这会是什么路数?”

    两人一合即分,即听殿后那个冷冰的声音道:“听她掌风,好像是峨眉青衣庵的‘破风掌’,你问问她,可是青衣庵的再传弟子?”

    柳凌波越听越惊,江湖上从没一个人认得出师傅来历,不料此人身在殿后,光听自己掌风,就被她一口道破,看来此人身手之高,当真非同小可!她因师傅从不喜人提起她老人家的来历,这就回道:“不是。”

    那冰冷声音重哼一声,道:“徒儿,把她拿下,放一个回去,要他们师傅到准提庵来领人。”

    这口气好不自大?

    柳凌波明知对方极非易与,也不禁柳眉一挑,冷笑道:“只怕未必!”

    那冰冷声音喝道:“素月,你先用破字诀前三式对付她。”

    中年女尼躬身道:“弟子领命。”

    缁衣飘摆间,人已欺到柳凌波面前,伸出白净手掌,掌根一吐,呼的一声,迎面劈来。

    柳凌波口中虽然说出“只怕未必”,其实内心对殿后这位冰冷声音的人,也莫测高深,未尝不深具戒心,听她喝出要以“破字诀”前三式对付自己,不知所谓“破字诀”是如何厉害的招式?

    这时眼看中年女尼倏然欺近,一掌迎面劈来,不禁脚下一提,后退一步,原来她一掌疾风飒然,只是极普通的一记“五丁开山”。她师傅居然另外起了个名字,叫什么“破字诀”

    前三式!

    要知“五丁开山”乃是一记硬功夫,使掌之人,必须有裂石开碑之力,不适宜于女子使用。这正合上了行家一伸手,便知有没有,柳凌波那会把中年女尼这一招“五丁开山”放在眼里?右手扬处,硬接对方一掌。

    这时双方掌势业已触上,中年女尼本来是掌根吐劲,此刻忽然五指如刀,改吐为削,一股劲风突朝柳凌波手腕削来。

    柳凌波但觉对方掌力突然转强,宛如冰刀一般,锐利无匹,难以震开,不由一凛,但此时已无暇变招,手腕微沉,原式击去,但听“拍”的一声,双掌接实,两人娇躯一晃,各自被震开了半步。

    柳凌波只觉自己手掌,好像拍在刀锋之上,掌心一凉,隐隐生痛,心想:“这是什么邪门掌法?”心念转动,不觉怒笑一声,左手起处,一记“手摘星辰”,疾向中年女尼头上抓去。

    中年女尼身向左晃,右手上扬,使了一招“手挥五弦”,正好挡开了柳凌波的招式,纤纤五指拂上手背。

    柳凌波心头怒极,掌上运劲,就以手背反击。这又是一记硬接,又是“拍”的一声,中年女尼内力不如柳凌波,被震得斜退出去。

    柳凌波也后退了半步,又感到手臂一凉。

    中年女尼冷叱一声,跟着身形一晃,一掌从侧翼拍入,她使的是内家大胜挪身法,神速无伦,柳凌波身形斜绕开去,随手一招“疏影斜横”,掌势横扫出去。

    中年女尼左掌一带,架开柳凌波掌力,缎衣飘动,人已到了柳凌波正面,双手疾发接连拍出四掌,但听四声“拍”“拍”脆响,四掌接实,柳凌波突然觉到不对!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