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在天大笑道:“兄弟如若不知蓝兄为人,那也不把敝峡之事奉告了。”语气一顿又道:“其实让蓝世兄继续扮演韦宗方倒也并非全为九毒教主,哈哈,毒沙峡也未必把区区九毒教放在心里。”

    甘瘤子心中又是一动,佯作不解道:“龙兄方才不是承认以犬子为饵,企图九毒教主人彀么?”

    龙在天道:“据兄弟所知,那韦宗方实是昔年白衣大侠方天仁之子,他有一位师叔,叫做毕知明,原是姜南山的逐徒,后来改投在修罗门下,此人最近曾在江湖出现,如果听说韦宗方被掳,必会闻风赶来……”

    甘瘤子只是点了点头,并未开口。

    龙在天又道“此外韦宗方不知如何,却和天杀门下的甘瘤子交谊极深,当日韦宗方落在万剑会手里,就由甘瘤子出面,硬向秦大成要人,因此据兄弟推想,那甘瘤子如若听到风声,也必然会赶来勾漏山。”

    甘瘤子一手捻着胡子,道:“兄弟也听到过中原武林中,有甘瘤子这号人物,据说此人武功,大是不弱!”

    龙在天大笑道:“蓝兄擅于用毒,自然知道一个人武功再高,遇上了毒,那也无能为力了。”

    甘瘤子心头惊然一惊,一面连连点头道:“龙兄说得极是。”

    龙在天道:“兄弟最近还得到了一项惊人消息……”

    甘瘤子端起酒杯,喝了一口,抬目笑道:“在龙兄口中,要把消息加上惊人两字,这项消息,想来定然确是惊人了?”

    龙在天望了尚无求,寿一峰两人一眼,才道:“这是尚兄此次出山,得来的消息,据说那万剑会主实是一个女子。”

    这下连甘瘤子也蓦然一怔道:“这倒确是惊人消息。”

    龙在天笑道:“她不但是个女子,而且还是一个少女,据尚兄判断,此女也极可能暗暗恋上了韦宗方。”

    甘瘤子暗自皱了下眉头,心想:“龙在天这话是否属实,三师妹陆绮岂不又多了一个情敌?”

    龙在天道:“因此,万剑会主如果听到风声,必然也会赶来。”

    原来他想利用蓝君壁扮演韦宗方,一网打尽这许多人!

    甘瘤子笑道:“龙兄设想果然不错,只是大子究非韦宗方,哪会有许多人上当?”

    龙在天道:“只要有人传出韦宗方为敝峡所擒,所谓事不关心,关心则乱,这些人抱着救人如救火和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心理,也非赶来勾漏山不可,何况韦宗方被擒,是武当门下梅花剑张君恺兄妹亲目所睹,自然更使人不疑有假……”

    甘瘤子听的暗暗点头,心想:“这老狐狸说的果然有理,自己和柳师妹就是遇到张君恺兄妹,才兼程赶来的。”

    想到这里,突然心中一动:“他如此安排,必然另有诡计,自己何不探探他口气?”这就抬目道:“龙兄把许多强敌,全引来了,可是已有万全之计?”

    龙在天诡笑道:“敝峡地势隐秘,除了九毒教主可能识得途径之外,其余的人,决难找到,此事峡主已有指示,蓝兄到时自知。”

    毒手天王龙在天多年老狐狸,紧要关头的话,就不肯说了!

    甘瘤子暗暗哼一声,心想:“你把事情推到峡主身上,还当我不知道峡主就是你女儿?”但因对方既然不肯多说,自己初来,一时也不便多问。

    大家喝了一回酒,时间已快近黎明,当下由龙在天陪同,到宾馆休息,暂且按下。

    再说韦宗方移花接木,进了蓝君壁的石室,掩上木门,四下仔细察看了一遍,觉得这幢石屋,似是只有蓝君壁一人居住,外面是一间起居室,布置简单雅洁,跨入卧房,锦榻罗被,都相当考究。

    边上还有一张书案,放着文房用具,和几部书籍,看来毒沙峡对假冒自己的蓝君壁,不但相当优待,而且还十分放心!

    当然,已经服了他们的迷神药,绝不会再生二心,用不着再对他肪范了。

    韦宗方把七修剑贴身藏好,和衣在床上躺下,暗暗想着:“自己总算神不知鬼不觉的混入谷来,第二步该是如何探听自己父亲的下落了。”

    他虽然不知毒沙峡囚人之处,究在那里?但想到整座毒沙峡,地方似乎并不太大,自己既然进来了,总可以找寻得到。心中想着,也就闭目睡去,这一觉睡得十分香甜,醒来天已大亮,起身下床,打开室门。

    只见一名小童,已在室外等候,瞧到韦宗方起来,连忙躬身道:“韦大侠早安。”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