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冠道人阴森一笑道:“贫道也只是就事论事,加以推断罢了,铁笔帮的人,拦袭邵明山,一击成功,又起了内哄,于是杀了卢兆骏,但真的宝物,却被卢兆骏藏了起来,卢兆骏并未离开石人殿,这东西自然藏在附近,丁之江从上饶赶来此地,显然宝物尚未取走。”

    铁罗汉广明道:“道兄推断极是,只是他如何又发现得到的是赝品呢?”

    麻冠道人道:“这东西共有三件,两伪一真,完全一模一样……”

    他说到这里,忽然住口。

    铁罗汉道:“道兄可知此物,究竟有何妙用,值得江湖这许多人群起觊视?”

    麻冠道人乾咳一声道:“这个贫道就不清楚了。”

    秃尾老龙道:“江湖上传说,得到此物,即可无敌于天下,咱们只要找到了,还怕研究不出它的妙用来?”

    正说之间,那白发老妪已战兢兢的替三人送上酒菜。

    那当然也只有蔬菜、竹笋、炒鸡蛋和咸鱼,只是多了一壶酒。

    白发老妪乾瘪的脸上,流露出畏惧和不安之色,结结巴巴的道:“三位多多原谅,咱们穷苦人家,住在山里头,实在弄不出吃的东西,这壶酒还是老头前天从市镇上买回来的,三位将就点儿……”

    秃尾老龙从身边摸出一锭银子,随手递了过去,道:“麻烦你了,这绽银子,你且收下。”

    白发老妪瞧到银子,目光不禁一直,贪婪的望了一眼,却又不敢去接,摇摇手,陪笑道:“家常便饭,老婆子怎好收老爷的银子,只求老爷高抬贵手,放了我那老伴……”

    秃尾老龙道:“银子你只管收下,等咱们走的时候,老夫自会释放于他。”

    白发老妪听他答应释放自己老伴,果然依言接过银子,偷偷瞧了躺在地上丁之江、韦宗方两人一眼,千恩万谢的退了下来。

    秃尾老龙替麻冠道人、铁罗汉两人面前,斟了碗酒,然后自己也倒了一碗,笑道:“道兄、大师请吧,咱们酒醉饭饱,就得开始讯问宝物下落了。”

    说着端起酒碗,大口喝了一口。

    麻冠道人脸色阴沉,只是端坐不动。

    铁罗汉广明较为爽直,此时腹中早已饥饿,但眼看麻冠道人并没有举筷,也迟疑不敢下筷。

    秃尾老龙屠三省自然瞧得出来,不觉呵呵一笑道:“两位可是怀疑兄弟这酒菜之中,也暗下了“入口迷”么?”

    麻冠道人阴恻恻笑道:“镂文犀只有一件,三个人分,不嫌太少了么?”

    铁罗汉连连点头道:“正是,正是,行走江湖,防人之心不可无。”

    秃尾老龙屠三省怔得一怔,惶恐的道:“道兄、大师如此见疑,兄弟何以自明?”说着,举起竹筷,在每盘莱肴上,各自夹了一筷,先行吃了,一面抬头说道:“两位现在总可相信了?”

    麻冠道人点点头道:“贫道自然信得过屠兄,不知屠兄能否取出“入口迷”,让贫道见识见识?”

    秃尾老龙知道麻冠过人生性多疑,闻言立即从怀中掏出两个白玉小瓶,随手递过,含笑道:“道兄请看。”

    麻冠道人接过玉瓶,仔细一瞧,只见装着淡青色粉未的瓶上,锈有“入口迷”三个蝇头细字。另一个玉瓶中,却是梧桐子大小的红丸,瓶上也锈有“入口迷解药”等字样。这就抬目笑道:“屠兄果然豪爽,不知这瓶中解药,可肯见赐几粒?”

    秃尾老龙大笑道:“道兄只管自取,这解药每次只须一粒就够。”

    麻冠道人阴笑道:“如此,贫道就领拜三粒。”

    打开瓶塞,取了三粒。

    铁罗汉广明忙道:“贫僧也要乞取三粒了。”

    秃尾老龙道:“大师好说,咱们既然精诚合作,这解药自应奉赠。”

    铁罗汉广明也取了三粒解药,才把两个玉瓶,一起还给秃尾老龙。

    麻冠道人手上拈了一粒解药,徐徐起身,朝丁之江走去。

    铁罗汉道:“道兄还没吃饭,就要询问丁之江?”

    麻冠道人回头阴笑道:“先把姓丁的弄醒,再吃饭不迟。”

    说话之时,已把那粒解药,迅速塞入丁之江口中。

    秃尾老龙多年老江湖了,自然知道麻冠道人此举无非是要证明解药是否可靠?心中不禁暗暗冷哼:“这老杂毛当真狡猾如狐!”

    这解药说也真灵,不过盏茶光景,丁之江果然倏地睁开眼来。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