束小蕙点点头,笑道:“小妹从小看家父练制药丸,还记得一些。”

    柳凌波道:“这样就好,咱们若要进入假毒沙峡去,非有万全准备不可,妹子快把药方写出来,咱们就到山外附近镇上去配,只不知是否配得齐全?”

    束小蕙道:“这张药方都是普通药材,到处都可以配得到。”

    麻冠道人道:“姑娘写出来了,贫道立即派人前去。”

    束小蕙不再多说,从身边取出一支黛笔,没有纸张,就在一方手帕上写了十几味药名,递给麻冠道人。

    麻冠道人接过药方,问道:“姑娘还有什么吩咐?”

    束小蕙道:“道长言重,就关照药铺里研成细未就好。”

    麻冠道人立即亲自走出石窟,派一名青穗剑士,赶去山外配药。

    柳凌波等麻冠道人回进石窟,问道:“道长可知假毒沙峡,是从何处进去的?”

    麻冠道人道:“这个贫道就不详细了,当日沙道兄派人送来一封密柬,嘱贫道转呈侠主亲拆,贫道并未过目。”

    柳凌波道:“道长和剑主同来,也不知道他们从那里进去的叶麻冠道人道:“剑主因韦少侠落在他们手中,心切救人,临走之时,只命贫道三人在这里留守,并未多说,贫道听剑主口气,毒沙峡似是就在此峰背后,剑主一行,走的是一条秘道。”

    韦宗方听得心头一阵感动,万剑会主为了自己,身陷假毒沙峡,一时大是坐立不安。

    柳凌波蛾眉微瘦,沉吟道:“这就难了,那龙在天存心诱敌,只怕那条秘道,等万剑会主一行人引进之后,早就封闭死了。”

    甘瘤子笑道:“二师妹,这回你可算锗了,龙在天志在引人入彀,况且他想引诱的人,并不止万剑会主一个,未达目的,不可能把秘道堵死。”

    柳凌波道:“他既然处心积虑,想引人入彀,决不止一条秘道……”

    欧老头道:“这个容易,老朽擒上一个毒沙峡的人,就可知道了。”

    柳凌波摇摇头道:“龙在天为人城府极深,这种高度机密,只怕除了他本人,毒沙峡不见得会有人知道。”

    韦宗方道:“柳姑娘,在下认为假毒沙峡既在此峰背面,咱们何不登峰去瞧瞧?”

    柳凌波道:“没用,龙在天要诱人入伏,他设伏之处,自然是早已选择好的死谷,既须秘道出入,可见得别无通路,咱们就是登上峰顶,所能看到的,大概也不过是数百丈峭壁而已!”

    韦宗方道:“那该怎么办?”

    柳凌波道:“咱们自然也要上去瞧瞧……”她口气一顿,举目朝洞外望了一眼,又道:

    “不过这时候去了也没有用。”

    韦宗方道:“那要什么时候才能去?”

    柳凌波道:“日正午时。”

    韦宗方道:“为什么要到午时才能上去?”

    束小蕙抿抿嘴,轻笑道:“瞧你连这点也不懂,日正午时,太阳才能直照到谷底呀——”

    韦宗方哦了一声,失笑道:“原来如此!”

    铁罗汉广明也一拍脑袋,大笑道:“不是姑娘说出来,贫僧竟也想不出要日正午时才能上去的道理来?”

    时间渐近中午,依然不见万剑会主和抱剑书生回来,因此大家都相信万剑会主确已陷在假毒沙峡之中。

    柳凌波看看天色,起身道:“现在我们可以上去了。”

    她隐然已成了群龙之首,大家听她说走,立即纷纷站了起来。

    麻冠道人回头朝秃尾老龙屠三省道:“屠兄请留在此地,也好有个照应,不知屠兄意下如何?”

    秃尾老龙道:“但恁总管吩咐。”

    于是一行人由黑穗总管麻冠道人和副总管铁罗汉广明陪同,走出石窟,朝峰上而去。

    这座山峰,山势甚为峻陡,连纵带跃,约莫顿饭光景,便已攀登峰顶。

    但见峰顶上一片平台,足有数亩大小,矗立着一方比人还高的巨石,上钩“天狼坪”三个大字。

    欧老头呵呵笑道:“原来天狼坪在这里!”

    甘瘤子道:“铜夫人想必已经知道万剑会主一行人赶来此地,才要咱们赶来的。”

    柳凌波瞧到“天狼坪”三字,心中不觉一动,想起准提庵中年女尼曾说自己一行人,前去天狼坪,如有困难,她师叔自会派人接应。

    由此可见铜夫人早已知道龙在天在这里布置假毒沙峡之事?这位铜夫人究竟是谁呢?他好像对毒沙峡的一举一动,了如指掌,什么事都瞒不过她!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