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凌波朝甘瘤子笑道:“大师兄,这龙在天心机果然恶毒的很,他把张大侠兄妹,假扮僵尸,万一被咱们失手误伤,那是咱们杀的人,遂了他借刀杀人之计。如果他们没被咱们杀死,又可借两人之口,诱咱们入伏,也遂了他借口诱人之计。”

    辣手云英张曼惊奇的道:“什么是借口诱人?”

    柳凌波笑道:“你们不是告诉了我们人口么,这就是龙在天把你们扮成僵尸的真正目的,其实这里并不是毒沙峡。”

    张君恺听的身躯一震,道:“这里不是毒沙峡,那是什么地方?”

    柳凌波道:“这里自然是龙在天安排好的陷阱。”

    张君恺大惊失色道:“如此说来,敝师叔也中了他们的埋伏。”

    甘瘤子接着道:“大概不会错了,万剑会主一行,也在昨晚进入峡去,结果一去不返。”

    张君恺搓搓手急道:“那是凶多吉少了。”

    柳凌波道:“也许入峡的人,只是被他们困住,目前还不至于遇害。”

    辣手云英忧虑的道:“韦少侠是不是也被困在里面?”

    甘瘤子敞笑道:“两位遇上的,只是假扮韦兄弟的蓝君壁,如今连蓝君壁都救出来了。”

    辣手云英眼睛一亮,急急问道:“甘大侠知道韦少侠现在那里?”

    甘瘤子有意无意的望了柳凌波一眼,笑道:“天黑以前,贤兄妹就可看到他了,目前咱们先瞧瞧这方石碑。”

    说完,大步朝石碑走去。

    辣手云英张曼听说天黑以前,可以看到韦宗方,心头不觉放宽了许多,三人跟在甘瘤子身后,走近石碑。

    甘瘤子在石碑四周,仔细察看了一遍,这是一方青石碑碣,那里看得出丝毫痕迹?正待伸手去推!

    柳凌波道:“大师兄不可用手去摸。”

    辣手云英道:“我记得昨晚几位静字辈师兄,就在这里左推右推,也有人们着石碑,不知怎的石碑会突然开启。”

    柳凌彼没有作声,从身边革囊中取出一只白色鹿皮手套,套在手上,蹲着身去,凝目细瞧。

    这时太阳已经偏西,光秃秃的枯林,射进阳光,斜照在石碑上。只见“古木无人径,数里入云峰”十个字中,只有“入”字的笔划上,显得特别光滑,显见有人时常在“入”字抚摩。

    柳凌波心细如发,这一发现,心中顿时明白,开启石碑的机关,敢情就在这“入”字上!心念一动,立时伸出食指,依着“人”字笔划写去。

    这一撇一捺,依样葫芦,不需用力,但她堪堪写完,只听石碑座下,“嗒”的一声轻响!石碑缓缓向右移动,露出一个黑越越的地穴,里面是一道石级,可以拾级而下。

    甘瘤子大喜道:“二师妹,你果然有办法。”

    柳凌波冷笑道:“大师兄,你过来瞧瞧!”

    甘瘤子道:“你发现了什么?”

    走近地穴,只见第一级石级上,端端正正放着一块木牌,上写:“阁下如有勇气,请君入瓮。”

    甘瘤子大笑道:“这种激将法,用到我甘瘤子头上,那是一点用处也没有。”

    柳凌波故意面对洞窟,说道:“咱们晚上再来,此刻先把它推上复原,免得惊动里面的人。”

    说完,伸手一推,那石碑果然应手推动,缓缓复了原位。

    柳凌波站起身道:“大师兄,咱们可以走了。”

    四人鱼贯走出枯林,甘瘤子道:“二师妹,方才你说的话,只怕已被人偷听去了。”

    柳凌波披披嘴,笑道:“你当石碑真的是我推拢去的?”

    甘瘤子吃惊道:“难道不是。”

    柳凌波道:“这座石碑,只能从外开启,不能在外面关闭,自然是洞中隐伏的人关的了。”

    甘瘤子道:“那你为什么要告诉他,咱们晚上的行动?”

    柳凌波笑道:“咱们这时候不进去,一定是要等到晚上才来,我不说,他们也会知道,倒不如由我口中说出来的好。”

    甘瘤子摇摇头道:“这一点,我不大同意。”

    柳凌波低笑道:“龙在天生性多疑,这叫做虚则实之,实则虚之。”说到这里,一面朝梅花剑兄妹说道:“贤兄妹还是和我们一起到天狼坪去,大家再作计较。”

    辣手云英道:“二哥,柳姐姐说的对,我们这就走!”

    四人退出峡谷,赶返天狼坪石窟。”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