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老头道:“毒沙峡的人,最多是使毒,咱们……哦,那位去配药的剑士,回来了没有?”

    麻冠道人道:“药已配回来了。”

    欧老头道:“那就不用怕他们再使毒了,道兄可先把此药,分给大家吞服了。”

    柳凌波道:“此药既能预防中毒,为防万一,大家自然先吞服了较好,但我认为今晚如果真有强敌来犯,用毒的机会不多。”

    欧老头道:“毒沙峡舍了他们老行当不用,会和咱们拼力?”

    柳凌波道:“当然也不会和咱们拼力,他们可能另有诡异伎俩。”

    欧老头道:“诡异伎俩?那是指什么?”

    柳凌波道:“老丈总听说过鸠磐婆其人吧?”

    欧老头双目一睁道:“老朽江湖上人,知道的不多,但这老妖婆,倒是听人说过,姑娘怎会突然提到她身上来了?”

    柳凌波就把方才鸠磐门人假冒张君恺之事,详细说了一遍。

    欧老头道:“这老妖婆果然有点邪门道,她会被龙在天勾引出来?”

    柳凌波道:“详细情形,目前也无法推测,但她门下已在此地现身,显然已和毒沙峡有了勾结。”

    欧老头目射xx精光,朝几人环顾了一眼,说道:“今晚是老妖婆亲来,老朽倒是不信邪,正好斗斗她,咱们人手也并不缺少,除了老妖婆,其余的人,诸位也足可应付了,咱们就不妨在洞外迎击来犯之敌。”

    他外号独守南天门金臂神将,可说是南海门中第一高手,这番话,由他口中说出,自非夸大之词。

    柳凌波道:“老丈武功卓绝,在整个武林而言,也是一等一的高手,但今晚之事,老丈说的,和我所构思的,恰巧相反。”

    欧老头自从上次柳凌波定下计谋,进入毒沙峡救人,对她已是十分信服,闻言不由搔搔头皮笑道:“姑娘既有了良策,怎不说出来让老朽听听?”

    柳凌波娇笑道:“老丈别往我脸上贴金,我想的那里是什么良策?只有在没有办法之中,稍作防敌之计而已!”

    辣手云英柳眉一扬道:“柳姐姐,你想出什么防敌之计?别卖关子啦,快说出来咯!”

    柳凌波道:“我想的实在并不高明,但除此之外又别无良图。”

    她缓缓说来,石窟中的人,都在静心聆听,所有的目光也全已投注在她脸上。

    柳凌波语气略微一顿,接着说道:“咱们已有不少人一去不返,全落在他们手中,可说已经吃了大亏,因此我想到今晚咱们如果也能擒下对方来犯的人,形势也许稍可改观。”

    欧老头一拍巴掌,说道:“对,对,柳姑娘果然不愧是女中诸葛,这几句话,说得简单有力,已经确定了今晚应战的纲领。”

    柳凌波脸上微微一笑,道:“老丈夸奖了。”接着回头朝麻冠道人间道:“我先想请问道兄一声,目前贵会还有多少剑士在这里?”

    麻冠道人道:“随同剑主来的,只有青穗堂下三十六名弟兄,除了方才由广明大师和屠兄率领去的二十名之外,目前还有十六名。”

    柳凌波点点头道:“人手也差不多了,我想咱们第一件事,就是每人都须预先服下解毒药物,以防对方施毒。第二步,咱们再来分配任务,这一点,我先说个腹案,再请大家商量决定。”

    欧老头道:“不用商量,干脆就由姑娘发号施令,大家一体遵照就是了。”

    甘瘤子一直沉默不言,此刻突然接口道:“二师妹也毋庸客气,有什么计划,就说出来吧!”柳凌波道:“我想的是‘以虚为实’,麻冠道长和单兄、张家妹予以及八名青穗剑士,镇守石窟,如有强敌来犯时,由大师兄和我两人出去应敌,麻冠道兄只是替咱们掠阵,敌人不冲近石窟,千万不能出手……”

    麻冠道人江湖经验何等老到,为人又极工心计,听柳凌波的口气,是要他坚守石窟。

    试想石窟是自己一行人的临时歇脚之地,并不重要,何用坚守?他心念一动,立即问道:“柳女侠要贫道坚守石窟,是否另有指示?”

    柳凌波笑道:“道兄说对了,这座石窟,我另有用处。”接下去又道:“另外八名青穗剑士,值兄可命他们隐伏石窟前面左右两边林中,不听招呼,不得现身出来。”

    麻冠道人道:“贫道遵命。”

    辣手云英道:“柳姐姐,单大侠和小妹守在洞内,就没有事做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