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凌波突然如有所触,回头朝麻冠道人说道:“道兄,请把山前八名青穗剑士一起召来,我想和他们谈谈。”

    麻冠道人点点头,立时要一名青穗剑士传下话去。

    辣手云英张曼愁结眉心,抬目道:“柳姐姐,他们都中了贼人的迷魂药,该怎么办泥?”

    欧老头道:“不要紧,咱们不是配来了一包药粉,那是咱们南海的辟毒金丹,区区迷魂药,又算得了什么?一个喂他们服上一匙,立可醒转。”

    辣手云英喜道:“这药有这么灵?”

    欧老头道:“南海门的辟毒金丹,善解天下奇毒,因此之故,武林中擅于用毒的人,到了咱们南海就有毒难使,黔驴技穷。”

    麻冠道人取出一大包药粉,单世骅,张曼两人立即动手,替大家喂了。

    这时只见一名青穗剑士走了进来,朝麻冠道人行礼道:“启禀总管,山下的弟子,已经来了。”

    麻冠道人道:“请他们进来。”

    那青穗剑士应了声是,转身走到洞口,向外说道:“总管请大家进来。”

    八名青穗剑士相继走入石窟,麻冠道人朝柳凌波指了指:“这位是天杀门下的柳女侠,咱们今晚行动,全仗柳女侠指挥,她有话要和大家说。”

    八名青穗剑士朝柳凌波欠身为礼。

    柳凌波笑了笑道:“我要说的话也包括留在石窟的八名剑士在内。”

    石窟内的八名青穗剑士一齐躬身道:“在下等人但凭女侠吩咐。”

    柳凌波朝石窟右首一指,道:“方才咱们截住了两位武当派的道友和韦少侠、广明大师、屠老哥,及十几位青穗剑士,后来金臂神将欧老丈又擒住了卓姑娘,现在全在这里,今晚来人中,还有武当天寄子道长和你们青穗总管慕容修等人,你们大概也看出来了?”

    十六名青穗剑士齐声道:“看出来了。”

    柳凌波又道:“诸位自然也看出他们全是被人迷失了本性。”

    十六名青穗剑士都点头道:“看出来了。”

    柳凌波笑道:“这样就好,咱们今晚处境,可说是十分险恶,敌人们既不正面和咱们为敌,却利用药物,驱使咱们的人,自相残杀,这叫做以子之矛,攻子之盾,最是恶毒不过……”

    她话声一顿,目光徐徐扫过十六名青穗剑士,续道:“诸位身为万剑会青穗剑士,这种伎俩,本来不待我说,也全都明白,但咱们处在这恶劣形势之中,我不得不向诸位提醒一句,咱们的对策,应该以不变应万变,不论遇上任何情形,大家千万不可自乱步骤,致为敌人所乘……”

    其中一个青穗剑士问道:“不知柳女侠认为今晚对方可能还有什么行动?”

    柳凌波道:“这个很难说,咱们还有许多人落在对方手中,而且又被对方迷失了心神,随时随地都可向咱们袭击。”

    另一个青穗剑士道:“柳女侠准备如何对付呢?”

    柳凌波道:“如论人手,咱们也足可应付,对方纵有厉害人物,决难讨得半点便宜,但最棘手的就是投鼠忌器,咱们有人落在他们手中;因此我希望诸位不论遇上何人,千万不可坠入诡计之中。”

    十六名青穗剑士齐声道:“咱们一切都听柳女侠调遣。”

    柳凌波笑道:“诸位只要记住我说的话就好,现在不用再去林中埋伏了,就请大家在洞前守护,如果发现敌人,自有欧老丈和我等对付。”

    十六名青穗剑士答应一声,欠身为礼,便自退出洞去。

    麻冠道人间道:“柳女侠不要他们再去林中埋伏,想是为了集中人力,柳女侠认为对方会大举来犯么?”

    柳凌波摇摇头道:“这倒不是,我想毒沙峡的人,占了有利地理,不可能大举来犯,但却可能有比大举来犯辣手的诡计,咱们不可不防……”

    欧老头道:“柳姑娘要如何调度人手?还是仍按方才的分配?”

    柳凌波道:“不用了,洞外已有十六名青穗剑士守护,咱们就在这里等候就好。”

    辣手云英张曼道:“柳姐姐,他们服下解药,怎么还不清醒过来呢?”

    柳凌波道:“大概药力还没发散……”

    欧老头道:“不对,咱们的辟毒金丹,天下任何厉害的奇毒,只要一盏热茶时光,都可解了,今天虽是临时配制,没有咱们主人亲自制练的神效,但要解毒沙峡区区迷魂药,应该不算难事。”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