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瘤子道:“你知道韦兄弟如何被迷失神智的?”

    龙香君道:“我知道,他是被一种特殊手法所伤,只有这颗解药才能救他。”

    甘瘤子望望柳凌波道:“看来她说的不假,二师妹,我看就让韦兄弟服了吧!”

    柳凌波沉思了一会,摇摇头道:“不行,这药只怕有诈。”

    龙香君道:“我可以起誓,这是真的解药。”

    柳凌波手上拿着药丸,回头朝甘瘤子道:“大师兄,我想还是找一个人试试的好。”

    甘瘤子点点头,表示同意。

    龙香君急道:“不成,我只有这一颗解药,我是救韦少侠来的,连我爸也中了她们暗算……”

    她忽然住口不说;但底下的话,谁都听的出来,她爸爸也中了人家暗算,可能也需要解药。

    这话要是让龙在天听到,准会吐血!

    她急也没有,柳凌波已把手上一颗解药,很快塞入了韦宗方边上的一名青穗剑士口中。

    场中争论,立时静止下来,所有目光,全投注到那青穗剑士的身上。

    甘瘤子一掌拍开青穗剑士身上穴道,只见他身躯一阵抖动,突然倒了下去,口中登时流出黑血,业已死去、这一变化,瞧得龙香君娇躯陡震,口中尖叫出声!

    辣手云英柳眉一挑,扬手就是一记耳光,朝龙香君脸上掴去,口中骂道:“臭丫头,原来你想毒死他来的!”

    龙香君心头正在惊怖欲绝,那会躲闪,“拍”的一声,掴个正着。这一掌打得她如梦初醒,双手掩面,哭道:“我为了救他,才偷偷的取了一颗解药,我不是存心害他来的……”

    辣手云英一掌出手,呛的一声掣出剑来,喝道:“臭丫头,你还说不是害他来的,你……”

    突听洞外响起一阵吃吃阴笑,声音如在半空,像流星般划空而过!

    甘瘤子勃然变色,喝道:“什么人?”

    欧老头怒嘿道:“早已逃走了,好家伙,居然敢躲在洞外,听咱们说话。”

    龙香君泪流满脸,呜咽说道:“我没救成韦少侠,我却害了爸啦!”

    辣手云英手中宝剑直指龙香君胸口,冷叱道:“你几时安着好心,你们究竟用什么恶毒手法,害了这许多人?”

    龙香君哭道:“你杀了我吧,我是冒险偷来的解药,你们不相信那就算了,反正我也不想活啦!”

    她胸脯一挺,当真朝辣手云英剑上凑去!

    柳凌波听出她口中语气,似是另有隐情,连忙朝张曼说道:“张家妹子快把宝剑收起,这位龙姑娘,我相信她确是一番好心。”一面回头朝龙香君道:“姑娘这颗解药,虽是受人之骗,但也可看出你确是想救韦兄弟来的,咱们方才有约在先,你只要回答我三个问题,我仍然可以放你回去。”

    龙香君泪流满面,道:“你们就是放我,反正我也回不去了,你要问什么,只管问吧!”

    柳凌波道:“姑娘是龙在天的女儿,也就是毒沙峡主,还有谁会难为于你?”

    龙香君道:“毒沙峡主,是我爸爸要我扮的,从前是,现在不是了。”

    柳凌波问道:“现在由什么人担任了?”

    龙香君迟疑了一下,啃着樱唇,似有难言之隐!

    忽然间,她似乎下了决心,毅然抬头道:“这里是新毒沙峡,是爸在十年前开始秘密营建的,我只听爸说起,但从没来过,直到今天,爸才把我带来,我才知道这新毒沙峡,是由一个年轻貌美的峡主夫人所主持。”

    毒沙峡主是龙香君,龙香君是一个女孩儿家,自然不会有夫人,但如今却冒出一个“峡主夫人”!

    大家听龙香君这一说,谁都心头明白,原来这新毒沙峡,是龙在天藏娇之地!

    龙香君粉脸上现出一股忿然之色,恨恨的道:“那女子利用美色,诱惑了我爸,却在暗中下毒,控制了我爸……”

    柳凌彼耸然动容,道:“她是鸠磐老妖门下?”

    龙香君道:“不知道,今天我是以毒沙峡主的身份去的,那妖女引我到了一间密室之中,就命我脱下毒沙峡主的装束,我先前不肯,她才告诉我,爸已经中了她的剧毒,只有我交出毒沙峡主,才能保住我父女性命,我被迫无奈,只好把面具,衣服都脱给了她。”

    柳凌波道:“她当时没有难为你?”

    龙香君道:“没有,她只是把我关在一间石室中,禁止我外出,不让我和爸见面,直到晚上,她把我叫去,指着万剑会主的面具、衣服、要我假扮万剑会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