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凌波定了定神,道:“束家妹子,你快找找机关。”

    束小蕙粉脸失色,道:“他们会在这里按上五虎闸!”

    柳凌波问道:“五虎闸没有开启的机关?”

    束小蕙道:“五虎闸每道重逾万斤,能放不能收,要收上去,也不能像别的机关消息,只要一按枢纽就好,它需要很多人力,用绞盘铁索,才能拉……”

    柳凌波吃惊道:“这么说来,咱们就被困死在这里了?”

    欧老头举手一掌,朝石闸上劈了过去,但听“砰”的一声,石闸动也不动。

    欧老头嘿然道:“这石头倒是紧硬的很!”

    第二掌正待劈去!

    束小蕙道:“欧伯伯,不用劈了,这是最坚硬的青梗石。”

    柳凌波轻笑道:“束家妹子,你怎么忘了手上的宝剑,咱们可以破闸出去。”

    束小蕙摇摇头道:“没有用,这种青梗石,石性极坚,我手上的宝剑,纵能把它挖下几块,但时间上,也来不及了。”

    龙香君自从进入石窟,一直没有开口,这时忽然插口问道:“时间怎会来不及的?”

    束小蕙道:“五虎闸每道只逾数尺,不通空气,不出顿饭时光,咱们就得窒息而死……”

    柳凌波接道:“不错,这里果然使人胸口感到胀闷,小妹子,来,把宝剑给我,咱们总不能坐以待毙!”

    一手从束小蕙手上,接过短剑,挥剑如风,朝石闸上刺去。

    她虽然用尽气力,但那石闸果然十分坚硬,连刺带挖,砍了十几剑,也只砍下尺许见方,五寸来深的一个浅凹。

    但束小蕙手上擎着的火筒,火光渐渐弱了下去。

    束小蕙脸色苍白,望着渐渐少下去的火头,喃喃的说道:“爹啊,你老人家可知道女儿竟会死在这里……”

    欧老头须发朝张,大吼一声,挥起巨灵似的铁掌,劈上石闸上,发出一连串“砰”

    “砰”闷响!掌风回荡,微弱的火头,突然熄去,大家眼前,顿时一片漆黑,伸手不见五指。

    黑暗之中,大家只觉呼吸越来越感到困难,眼皮也渐渐沉重!

    柳凌波知道这座石闸,又坚又厚,自己砍也无用,索性停下手来,吁了口气道:“看来咱们真要活活闷死在这里了!”

    龙香君喘息着道:“我不相信我们真的会闷死在这里?”

    束小蕙道:“难道这还是假的么?”

    龙香君道:“就算我们都该命绝于此,但韦少侠是不会死的,我听智光大师对我爹说过,不要再和韦少侠作对,他……相很好……”

    束小蕙听到她说起韦宗方,不觉精神一振,问道:“智光大师,就是那个番僧么?”

    龙香君道:“他是西域来的,相法很准。”

    束小蕙问道:“那番僧怎么说他?”

    龙香君道:“智光大师说,韦少侠一生福泽绵远,履险如夷,别人就是想陷害他,也没有用。”

    两人在这生死关头,谈到韦宗方,居然还津津乐道!

    就在此时,突听一阵沙沙细声,从地底传来!欧老头道:“大家快听,这是什么声音?”

    大家经他一喝,侧耳谛听,果然有一阵奇异的声音,隐隐传来,一回工夫,那声音越来越响,好像有人从背后第二石闸底下,爬了过来!

    柳凌波凝足目力,循着声音瞧去,那声音是从和第二队隔断的石闸底下,发出来的,这就奇道:“好像有人从闸下挖地道过来了!”

    话声未落,但见闸下泥土、碎石、渐渐松动,凸了起来。不觉喜道:“我们这许多人怎么没想到这一着上去……”

    突然间,碎石四裂,波的一声,闸下挖开了尺许见方一个大洞,但见无数灰色东西,吱吱乱叫,一涌而出!

    柳凌波大吃一惊,骇得叫出声来道:“老鼠,是老鼠……”

    她武功再高,终究是个女人,女人好像生来就是怕小动物的,明明看到了一群老鼠,还是骇的退后不迭!

    但这群老鼠,实在也确有可怕之处,只见它们只只都有小猫那么肥硕,首尾相接,箭一般朝第一道石闸窜射过去,少说也有百十来头之多!

    一时这一丈长的一段通道中,吱吱之声大作!

    这一行中人,除了韦宗方,卓九妹两人神智受迷,只有欧老头,柳凌波武功最高,目能夜视,其余的人,火筒一熄,就什么也看不到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