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晨,缠绵后的温存仍在,却隐隐有丝不对劲。

    田泡芙微张开眼,感觉身旁传来几道注视,让她不舒服的拧起眉尖,强睁开睡意满满的眸子,疲累的眨了眨眼后,她抬头望向身旁——

    “爸、妈?”她揉了揉眼睛,“你们什么时候回来的?”干嘛来她的房间?

    “刚刚。”田母眯起眼,柔声回答。

    “喔。”田泡芙点头,“咦?官叔叔、官妈妈,你们怎么也来了?”她转个方向,却见到官冷焰的父母也在她房间,奇怪,他们也来她的房间干嘛?

    “咦?这是哪里?”田泡芙看着四周的摆设,这不是她的房间呀,反而很像是焰的房间……眼睛往旁边一瞄,却倏地瞪大。

    “哇哇哇!”她大声惊喊,手指不敢置信的指着身旁的人,“焰、焰、焰……”怎么会睡在她旁边?

    “唔……”被泡芙的惊喊弄醒,官冷焰缓缓睁开眼眸,“怎么了?”他张开眼,清楚的看见站在床前的四张脸。

    他扬了扬眉,一脸镇定的扯开唇,“嗨,爸妈,你们回来啦!”再转头看向田家夫妇,“田爸、田妈,玩的开心吗?”

    “还不错。”田母微微一笑,“看来你把我们家泡芙照顾的不错嘛!”还照顾到床上去了。

    “妈。”田泡芙红着脸,渐渐清醒,昨晚发生的一切也慢慢浮上脑海,双颊不禁更加火热。

    “小焰,你怎么能这样?人家是叫你照顾泡芙,你怎么……这叫我和你爸怎么跟泡芙的父母交代?”官母摇着头,强忍着唇边的笑意。她早肖想泡芙这个媳妇很久了,刚好,这下子可让她逮到机会了。

    “不行!你一定要负责。”官母冷声命令,“亲爱的,你说对不对?”她转头看向夫婿。

    “嗯。”官父点头。

    “小焰,你有什么意见吗?”官母扬眉看向儿子。

    “没。”官冷焰笑着摇头。

    “那么明娟……”官母转头看向田母。

    “我们当然没意见,不过你也知道我们家泡芙生性迷糊,就怕嫁到你们家会给你们带来麻烦。”田母微微一笑,说着客套话,可心里早已跟官母连成一线了。

    “什么话,我还怕我们家小焰配不上泡芙呢!”官母拍着田母的手,呵呵笑着,“那么我们先下去商量婚礼吧,让他们小俩口再温存一下。”

    “好呀!”说着,四人齐步走向门口。

    “等等。”田泡芙赶忙叫住他们,整个脑子被婚礼两字占住,“什么婚礼?”

    “傻泡芙,当然是你跟小焰的婚礼呀!”官母笑着看了她一眼。

    “什么!?”田泡芙瞪大眼,转头看了官冷焰一眼,“你、你们误会了啦!”

    不行啦,她不能让焰被强迫娶她,而且事实本来就不是他们所想的那样,明明是她硬要对他下手的,该负责的人不是他,是她才对呀!

    “误会?!”四人同时扬了扬眉。

    “就是……”

    “没事。”官冷焰捣住田泡芙的嘴,不让她说话,“你们下去商量吧,我想跟泡芙谈谈。”他轻轻一笑,态度从容。

    “好好,你们两个人好好谈谈呀!”四人满意的点头,齐步走出房门。

    田泡芙拉开他的手,“焰,你怎么让他们走了,他们误会了啦!”她急着想跳下床。

    官冷焰一把拉住她,倾身覆上她娇软的身子,薄唇轻吮着她的唇。

    “还痛吗?”他哑声轻问。

    田泡芙迅速红了脸,窘然摇头,“不、不痛了。”她害羞的低下头。讨厌,哪有人问得这么直接的!

    “别说这个啦,他们……”想起重点,田泡芙又抬起头,唇却再度被他覆上,深绵细吻,许久,他才缓缓放开。

    田泡芙细细喘息,“讨厌,让我把话说完啦!”她不依的捶着他的胸,水眸白了他一眼。

    “你不愿意嫁给我吗?”指尖轻抚着她的颊,官冷焰轻声问着,唇犹不舍的轻吮着她的。

    “当然愿意。”田泡芙大声道,在接收到他揶揄的眼神时,羞怯的垂下螓首,“可是他们误会了嘛,又不是你欺负我。”反而是她主动诱惑他。

    “我不希望你被强迫娶我。”她噘起嘴,小声说着。

    “傻瓜。”官冷焰怜爱的吻了她一记,“我如果真不愿意的话,没人可以强迫我的。”这笨蛋,总是傻的令人疼惜。

    “什么?”田泡芙眨着眼,呆呆的看着他,唇角忍不住轻轻扬起,他的意思……是她所想的那样吗?

    “小傻瓜。”见她期待的看着他,官冷焰忍不住笑了,薄唇在她唇上点下绵绵细吻,“我想娶你,想让你做我老婆,教那些该死的男人离你远一点,你是属于我的。”唇深深吻住她,带着缠绵爱恋。

    “焰。”田泡芙低唤一声,两手环上他的颈,娇柔的回应他的吻,“我也想嫁给你,让你也属于我,叫其他女人滚远一点,你是我的。”她低哼,神情娇憨。

    听着她的话,官冷焰低低笑了,“没想到我的小泡芙也是个小醋坛子。”咬着她的唇,他有趣的看着她。

    “嘿嘿。”田泡芙吐着舌,害羞的笑了,“你真的想娶我?”她不怎么确定地再问一次。

    “当然。”官冷焰轻吻她的小鼻子,“本想等你大学毕业再向你求婚的,不过提早也好,让你早点成为我的所有物。”让那些对她有非分之想的小伙子滚远一点!

    “现在,田泡芙小姐,你愿意接受我的求婚吗?”掬起她的手,他在她手上轻轻印下一吻。

    “我愿意。”看着他,田泡芙缓缓扬起唇,甜甜的笑了。

    “这是我的荣幸。”嘴唇覆上属于她的甜美,蔓延的火热再起,燃热退温的房间……

    “噗,不会吧!”近午时分,爆笑声再度在“角落”里上场。

    “真帅,当场被捉奸在床。”甄望归举起大拇指,赞叹的摇着头。

    “嗯丫,帅呆了。”纪嫣然也抱着肚子,光是想着那情景,就忍不住大笑。

    “真赞。”袁苹果也朝泡芙举起拇指。

    “讨厌,你们别笑了啦!”田泡芙白了她们一眼,小脸羞得通红,“对了,你们一定要来参加我的婚礼喔!”

    “当然,非去不可。”纪嫣然点头,“婚礼订在什么时候?”她抓住田泡芙的手,有趣的看着她手上的婚戒。

    “下个月中。”田泡芙轻声回答。

    “不会吧?这么快!”听到日期,甄望归立即瞪大眼,“官大帅哥这么急着想把你关在家里喔?”至少也等到泡芙毕业嘛!

    “是爸妈他们决定的。”田泡芙摇头,她也觉得太快了,不过双方父母的决定没人能反对。

    “帅喔,闪电结婚耶!”纪嫣然摇头,啧啧出声,“泡芙,你以后要小心点。”

    “为什么?”田泡芙不解的看着她。

    “笨!”纪嫣然白了她一眼,“一个又帅又有钱的黄金单身汉竟然被你这个小白痴把走了,你想那些对他有意思的女人不会攻讦你吗?”她故意吓她。

    “嗯丫。”甄望归也跟着点头,“搞不好还会做小人偶诅咒你。”

    “对对对。”袁苹果附和,“更狠一点的,就是绑架你,把你拖到无人之处,杀掉。”她在颈上做势一划。

    “不会吧!”田泡芙瞪大眼,被她们唬得一愣一愣,“有这么可怕吗?”那、那她不要结婚了!

    “当然——”三人齐点头,“是假的。”话完,爆出大笑。

    厚,笨泡芙还是一样好骗!

    “讨厌!”田泡芙朝她们皱皱鼻,“不理你们了,我要去试婚纱了。你们要陪我去吗?”

    “不了,我还要顾店。”袁苹果摇头。

    “我要睡觉。”纪嫣然打个呵欠,一晚没睡到多少,她要补眠。

    “我还有工作要做。”甄望归比了比桌上的笔记型电脑,朝她歉然摇头。

    “好吧,记得我婚礼那天你们都要给我空下日子喔。”不先说好,她们这三个大忙人到时一定会忘记。

    “好好好。”三人直点头,“快去吧,新娘子。”

    “嗯,那我走了!”田泡芙朝她们挥挥手。

    “泡芙。”纪嫣然突然叫住她。

    “嗯?”田泡芙回过头。

    “恭喜你喔。”纪嫣然朝她眨眨眼。

    “抱得美男归。”袁苹果接话。

    “嘿嘿。”田泡芙傻傻的笑了,“拜拜。”打开门,她挥手道别。

    “唉唉,没想到连泡芙都要结婚了。”看着田泡芙幸福的背影,甄望归笑着摇头。

    “对呀,就只剩下你了。”纪嫣然瞄了她一眼。

    “我?”甄望归比着自己。

    “怎么?还是天天作梦喔?”袁苹果扬起眉。

    “哪个人不天天作梦的。”甄望归耸肩,一脸不在意。

    “搞不好你的梦境别有含义喔。”勾起唇,纪嫣然神秘的笑了。

    “什么含义?”甄望归看向她。

    “佛曰:不可说。”纪嫣然故作神秘的摇着手指。

    “。”甄望归白了她一眼。无聊!

    泡芙不见了!?

    “妈,还是没看到人吗?”官冷焰急着回到家,发丝凌乱,俊脸满是慌张。

    “没有,你爸和亲家公还是没找到人。”官母急着摇头。好端端的,人是跑到哪去了?

    “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田母红着眼,脸上布满担忧。

    “明娟,别想太多,泡芙一定会没事的。”拍着田母的手,官母轻声安慰,自己却也忍不住忧心。泡芙她从小看到大,明白她不是会让人担心的女孩子,更不会这么晚了,连一通电话也没有。

    “该死,都十二点多了。”官冷焰烦躁的拨了拨头发。中午他在婚纱店等泡芙试礼服,却迟迟等不到她的人,打她的手机也没开,打到家里,却得到她早已出门的答案。

    他感觉不对劲,心头隐隐有着不安,强忍到晚上,却依然没有她的消息,才忙着四处找人,却寻不到她的踪影。

    “找到人了吗?”官父和田父冲进门,担心的直问。

    “没有。”官冷焰摇头。

    该死,泡芙是到哪了?还是发生什么意外?

    不!不会的。

    突然,传来门铃声。

    “泡芙!”官冷焰急着打开门,却见到他不认识的人,“你们是?”他皱眉看着面前三名女人。

    “泡芙的朋友。”纪嫣然推开他,迅速走进门,“田妈,您说泡芙不见了,是怎么回事?”她拧起眉,脸色凝重。

    “嫣然。”田母抬起红肿的眼睛,“我也不清楚,中午她要去试婚纱,我们在婚纱店等了好久,都没等到她,泡芙一向不会这样的呀。”

    “中午她有到‘角落’,有说要去试婚纱,那时大约是十二点多。”袁苹果皱起眉,仔细回想着。

    “我跟她约一点在婚纱店见面。”官冷焰跟着回答。

    “泡芙一向准时,就算有什么事耽搁了,也一定会打电话联络,不会像现在这样。”甄望归抿着唇,轻声说着。

    “除非,她是发生什么意外了。”纪嫣然皱眉说着,吐出的话却让田母哽声哭泣。

    “田妈,你先别哭,这只是猜测而已。”袁苹果白了纪嫣然一眼。这家伙,会不会看场合说话,

    “你是说泡芙被人绑架了?”官冷焰紧皱着眉,看着纪嫣然。

    “很有可能。”甄望归回答他的问题。

    “泡芙的个性不会跟人结怨,好端端的,怎会被绑架?”官冷焰疑惑的扬起眉,却不得不思考这个最有可能性的答案。

    “搞不好泡芙会被绑架是因为你的关系。”转着眸,纪嫣然蹙着眉,脑中突然浮出一个名字。

    “什么意思?”官冷焰看向她。

    “李心颖。”对,她怎么忘了这号人物。

    “李心颖?”官冷焰愕然扬起眉。

    “龟龟,快查她的住处。”袁苹果转头看向甄望归。

    “在查了。”甄望归早已拿出笔记型电脑,手指快速的在键盘上打着。身为她老哥甄希望的侦探社一员,她的能力就是搜寻对方的资料,侵入对方的系统,窃取机密。

    “有了。”她按了键盘一下,“没意外的话,该是在这里。”她指着萤幕上的地址。

    官冷焰看了地址一眼,迅速冲了出去。

    该死!泡芙最好平安没事,不然他绝对要李心颖付出代价!

    “好痛……”田泡芙轻声呻吟,缓缓睁开眼,映入眼帘的却是一片黑暗,“这是哪里?”她拧起眉,仔细回想着昏迷前的一切。

    她记得她正要去试婚纱呀,走到一半却感觉后颈一痛,然后脑中一片空白,醒来就在这里了。

    她……不会真的被绑架了吧?

    田泡芙睁大眼,不会真这么带赛被苹果说中了吧!那、那接下来她是不是要被杀掉!?

    啊啊,她不要啦!

    “醒了?”突然灯光一亮,田泡芙不适的眯起眼,看着面前的身影,“李、李秘书?”她惊愕的看着手上拿着水果刀的李心颖。

    “醒了吗?”李心颖缓缓走向她,脸上带着飘忽的笑,“告诉我为什么?为什么你能让他停下脚步?”而她守候了那么久,却什么也得不到。

    “李、李秘书?”田泡芙咽了咽口水,害怕的看着她手上的刀,“你、你别这样。”呜,谁来救她!?

    “你有什么好?没容貌、没身材的,怎么比得过我,为什么焰会看上你?不,他是我的,只要你不见了,他就会回到我身边了!”李心颖狠狠瞪着她,眼神满是怨恨。

    “不!就算我消失了,焰依然不会回到你身边,不只如此,你还会接受法律制裁,会被监禁……”田泡芙咬着唇,静静看着李心颖,心里的惧意却因她眸里的恨意而逐渐平静。其实,李秘书也只是个为情受伤的女人。

    “住口!”李心颖怒吼,“别用那种眼神看我,我不需要你的同情,像你这种人懂什么?享尽众人的呵护,不明白这社会的无情,你根本不懂我的心情。”

    身为一名孤儿,她受尽众人的嘲弄,好不容易才咬牙撑过来,即使不择手段又如何,至少她办到了,而且只要她成为总裁夫人,她就可以睥睨那些曾经嘲笑过她的人。

    偏偏,田泡芙破坏了一切!她恨她,早在看到她的第一眼她就讨厌她,像她这种身处在幸福里的人,怎能体会她的痛苦!

    “我是不懂。”田泡芙看着她,“只是值得吗?为了一时恨意而破坏了你的所有,你觉得这样值得吗?”

    “你!”李心颖瞪着她。

    “我能了解你的心情,之前我也想过,如果焰爱上别人了,我一定会嫉妒、会讨厌那个让焰爱上的女人,甚至也会跟你一样,恨不得杀了那女人!”她微微笑了。

    “我想了好多好多,最后决定如果我真的失败了,那么我会选择离开,我会祝福他,因为我爱他,我希望他幸福。”她看着李心颖,“难过伤心或许是永远的,可是看着他幸福的笑容,我就觉得好值得。”

    “少来这套,别以为这么说我就会放过你。”李心颖恨声笑了,“你去死吧!”她用力将刀刺向泡芙,却在即将刺进的前一刻停住,手直颤抖着,一双眸却不离泡芙的眼。

    “你不怕吗?”为什么她依然看着她,眼神依然那么纯净?

    “怕呀。”田泡芙微微笑着,“你呢?心还痛不痛?”她轻声问着。

    “我?”看着泡芙,李心颖一时茫然。

    “住手!”突地,门被重重撞开,官冷焰迅速推开李心颖,大手紧张的抱住泡芙,“泡芙?你没事吧?”他紧张的看着泡芙,关心的检查她的身体,就怕她有什么闪失。

    “我没事。”田泡芙摇头,让官冷焰帮她解开绳子。

    “别动!”没多久,警察也迅速进入,制住李心颖。

    “住手,别抓她!”田泡芙赶忙出声阻止,“她是我的朋友,只是想试探焰是不是真的在乎我,才假装绑架我,只是开个玩笑罢了,心颖,你说是不是?”她看向李心颖。

    “你……”李心颖愣然看着她。

    “泡芙。”官冷焰皱起眉。

    “焰。”田泡芙摇着官冷焰,请他开口帮忙。

    官冷焰叹了口气,“对不起,请你们放开她,让你们白跑一趟,真的不好意思。”没辙了,谁叫他就爱这小笨蛋呢。

    “焰,谢谢你。”见官冷焰开口了,田泡芙开心的抱住他。

    “你喔,就拿你没办法。”官冷焰点点她的鼻子,低头吻住她的唇,藉以平抚自己担忧的心。

    李心颖静静看着泡芙,笑着低下头,她想,她明白她输在哪了。

    人美又如何?比不上心地善良的她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