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墨道:“那他怎么会……”

    老陶道:“少爷在未发现之前,可曾想过自己会是?”

    陶墨默然。这个问题他无法回答。因为他发现时候太早了,早到……在这之前他根本不曾考虑过男女之事。而他第次考虑,便发现了自己对女子毫无兴趣。

    老陶对两人前景还是颇为乐观。只要顾射有意,陶墨各种心情便全然不在话下。如今唯可虑是,顾射意是否真有意。

    门外响起脚步声。

    老陶在对方敲门之前,抢先开门。

    门房愣了愣,递出封信道:“是覃城知府来信。”

    “他?”老陶皱眉,接过信打开看。

    陶墨晃了晃晕乎乎脑袋,凑过去问道:“何事?”

    老陶道:“信上说,史太师侄子要来。”

    陶墨茫然道:“哪个史太师?”

    老陶道:“史太师是当今贵妃之父,深得皇上信任,是当朝权臣之。”

    陶墨道:“那他侄子又是谁?”

    老陶道:“听闻史太师曾有子,却惨遭横祸。如今史太师膝下空虚,准备从亲族中过继人继承家业,这位侄子想必就是人选了。”

    陶墨道:“那他来谈阳县与我们何干?”

    老陶折起信,叹气道:“相安无事便无干,若是有事……那就是大大干系了。”

    93、姻缘我定(三)

    他们之中无人见过那位史太师之侄,更不知他何时来,如何来,覃城知府信也没有后续,因此这桩事就这样自然而然地搁浅,然后抛诸脑后。

    陶墨依旧每日在衙门呆几个时辰,与金师爷同处理公务。再去顾府呆几个时辰,练习书法与下棋。

    郝果子忍不住问老陶道:“你有没有发现少爷呆在顾府时间越来越长了。”

    老陶道:“是吗?”

    郝果子道:“有几夜甚至彻夜未归。”

    老陶道:“那几夜恰逢下雨,路上湿滑,不归实属正常。”

    郝果子纠结道:“但是少爷最近都不坐县衙马车。”

    老陶道:“金师爷日趋年迈,县衙备辆车以防不测也很正常。”

    郝果子皱了皱眉。为何他觉得这个理由听起来十分牵强?他撇了撇嘴角,又道:“可是少爷最近都不叫我同过去。”

    老陶道:“县衙事多,你留下来帮手更好。”

    郝果子目光诡异地看着他。

    老陶淡定自若。

    “为何我觉得你在为少爷开脱?”郝果子问道。

    老陶道:“少爷与顾公子发乎于情,止乎于礼,乃是正常交往,何必开脱?”

    郝果子面色变得极为古怪,“发乎于情,止乎于礼?”

    老陶继续做账,心里想着少爷俸禄不多,撑着这么个大家子实在吃力。虽说陶府败落之前,陶老爷十分有先见之明地转移了部分家财,但家财再多也经不住坐吃山空,看来是时候告诉少爷这笔钱存在,顺便再与他商量商量如何让这笔钱活起来。

    郝果子见老陶心不在焉,忍不住凑过去道:“老陶,你不是最反对少爷与顾射在起吗?”

    老陶面无表情地将他凑过来头拨开,“我几时反对过?”

    郝果子道:“你明明心意想着为少爷讨个少夫人,生群小少爷!”

    老陶叹气,“你认为我愿意,少爷便会愿意吗?”

    郝果子想起近几日陶墨提起顾射时死心塌地模样,就阵心凉。

    老陶道:“再说,天下女子又有几个比得上顾射?”

    “这怎么比?”比容貌?比家世?比才华?……他想不出谁能比得上。真要比,恐怕也只有皇亲国戚家小姐,只是那些人又怎么看得上陶墨。“不对,你说顾射对少爷,也有意思?”他脸震惊。

    老陶拨算盘,懒得理他。

    郝果子急得从老陶这边跑到另边,“可是我有时候会看到少爷对着墙根发呆,然后唉声叹气……难道是在为两人将来发愁?”

    老陶道:“如果你再继续吵下去,那么我们都要为将来生计发愁了。”

    郝果子愣了愣道:“我们很穷吗?”

    老陶道:“我不知道我们是不是很穷,但是我可以让你变得很穷。”

    郝果子很委屈,“我只是关心少爷。”

    “那就去看看少爷参汤熬好了没有。”老陶道,“我们顾好少爷身体就是了,至于其他,我相信少爷有分寸。”

    郝果子讪讪地去了。

    等他脚步声走远,老陶才抬起头,双眉蹙起。

    对着墙根发呆,唉声叹气?

    心结还未解开吗?

    陶墨觉得这几日自己直游走于幸福与惊恐边沿。

    顾射越是对他温柔,他就越是害怕这份温柔不能长久,于是战战兢兢地承受着每份关怀,如同怕吃了这顿没有下顿乞丐。

    老陶说他这几日瘦了,不停给他喝各种补汤,但是他自己知道,夜不能寐虚耗不是补汤能够挽回。他也想将自己从这种惊恐中拉出来,甚至对着顾射将自己心事剖白,但每每看到顾射那清冷眼眸中倒映出自己身影,话就像掉进湖里石头,下子沉下去,挣扎不出来。

    “这里力道不对。”顾射声音将他从沉思中拉回来,“要略提提。”

    陶墨忙颔首。

    顾射放下纸,抬头看着他,“有心事?”

    陶墨慌忙摇头。

    顾射没有再问,“将我朝律例拿来。”

    陶墨转身去拿。自从他字写得有些像样之后,顾射便开始为他讲解我朝律例。他讲解得极为生动,不时拿出各种案例做附注,简单易懂又津津有味。不仅如此,顾射有时还会说些讼师诡辩技巧,指出其中疏漏,让他加以小心。

    陶墨知道他是怕日后他遇到讼师以此诡辩,被误导,因此听得十分用心。

    顾射拿了律例并不翻开,而是问道:“对于樵夫案,你有何看法?”

    陶墨愣了愣道:“樵夫是代人顶包,虽说无杀人之罪,却妨碍办案公正,也当同治罪。”

    顾射道:“你如何证明他是代人顶包?”

    陶墨道:“这,或许等卢公子病愈之后,我们再与他同商议?”观音庙别,卢镇学便在家抱病,只在翌日差下人送了份信函道歉。

    顾射道:“只怕他病暂时好不了。”

    陶墨惊道:“这般严重?”他这几日忙着在顾府与县衙之间穿梭,不曾抽空去卢府探望,如今想来,也有几分歉意,便道,“不如我明日去探望探望。”

    顾射看了他眼,唇角微扬,“也好。明日未时,我来县衙接你。”

    陶墨心头甜丝丝,随即又暗暗提醒自己不可陷得太深。

    顾射默不吭声地看着陶墨脸上神情变幻,眼中闪过抹深思。

    顾射想来守时,说未时便是未时。

    陶墨未时不到便拿着郝果子准备礼物在门口等,看到马车来,正要上车,就听郝果子从后面钻出来道:“少爷,我与你同去吧。好歹有个人提提东西。”

    顾小甲冷哼道:“我不会提吗?”

    郝果子道:“我这不是心疼你个人提太辛苦吗?”

    “谁要你心疼!”顾小甲撇头,身体往旁边挪了挪,在车辕上让出个位置来。

    郝果子笑呵呵地坐上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