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小甲正要赶车,手中缰绳就被郝果子接了过去。

    “这几日辛苦你了,不如歇歇让我来。”郝果子表现得分外殷勤。

    顾小甲狐疑地看着他,“你怎么了?”

    郝果子道:“我只是看你每天这么辛苦,过意不去而已。”他必须要在少爷面前证明自己用处,绝对不能让自己被闲置!

    论赶车技术,郝果子与顾小甲可说是不分上下,同样路四平八稳。

    到卢府门口,顾小甲将事先准备好拜帖往门房送,门房立刻溜烟地跑进去报信了。

    陶墨与顾射从车上下来。

    陶墨不自禁地想起当日自己来卢府赴宴,遇到顾射情景。那日,是他第次与顾射说话。

    顾小甲似乎也想起来了,道:“我当日见到你,还在想这个县官怎么傻乎乎,恐怕当不了多久。没想到,你居然熬过开春了。”

    陶墨脸上微红,干笑两声。

    郝果子挺身而出道:“我家少爷向来是厚积薄发。”

    顾小甲嗤笑声,转头看到顾射正望着自己,立刻缩头不敢说话了。

    卢府门房好半晌才出来,陪笑着将他们引入花厅。

    出来招待是卢府总管。他满脸歉意道:“我家少爷抱恙在身,不便见客,还请陶大人和顾公子海涵。”

    顾射道:“在下略懂岐黄之技,可否让我为卢公子把脉?”

    卢府总管道:“我已经请人来诊过脉了,是风寒,要休养。”

    陶墨道:“不知卢公子几时能好?”

    卢府总管道:“这我却不知了。或许三五日,或许半个月,这可说不准。”

    顾射道:“也是。有人得病三五七年也未必见好。”

    卢府总管听得不舒服,却还不得不赔笑。

    陶墨将先前备下礼物送上,又安慰了几句,便与顾射同出来。刚出门口,顾小甲就不顾卢府门房在场,大声嚷道:“这病还真是来得巧。”

    94、姻缘我定(四)

    门房也是好功夫。明明顾小甲嚷得这般大声,他偏偏能当做没听见,低着头小声道:“几位走好。”

    顾小甲撇嘴角。

    郝果子十分配合道:“所谓无巧不成书,谁让卢公子是个读书人呢。”

    顾小甲道:“看来卢公子还真是书读……得多了。”

    郝果子嘿嘿笑。

    陶墨用身体将他拦在身后,对门房脸歉意道:“还请卢公子安心休养。”

    门房道:“多谢陶大人关心。”

    陶墨便与顾射同上了车。

    郝果子与顾小甲在前面赶车。

    陶墨坐在车厢门口,对郝果子道:“卢公子只是病得不巧,你何必挖苦他?”

    不等郝果子回话,顾小甲就冷笑道:“什么叫病得不巧,我看他病得很巧才是!前脚才说要接樵夫案子,赚了个大人情,转背就病不起。好坏全让他占全了,世上哪里有这么巧事情!”

    陶墨默默转头看向顾射。

    顾射道:“言而无信,非君子所为。”

    顾小甲面露得意。

    顾射道:“但他也不像个伪君子。”

    顾小甲笑脸垮,“公子之意是?”

    顾射道:“他虽然不聪明,却还没有笨到出尔反尔地步。”

    顾小甲道:“难道真这么巧?前天上完香,回来就病了?”

    顾射沉默不语。病恐怕不是真病,但出尔反尔只怕是事出有因。

    郝果子突然道:“会不会是黄广德暗暗动了什么手段?”

    顾小甲皱眉道:“黄广德哪有这么神通广大?卢镇学在观音庙里说要接官司,他在千里之外就知道了。”

    郝果子也觉得不太可能。但是卢镇学事又确确透着诡异。

    顾射道:“卢镇学家中有什么人?”

    顾小甲回想了下道:“有传闻说卢家有两位老爷在京城当官,而且祖上还出过太傅和尚书。”

    郝果子咋舌道:“真看不出他还有这样家世。”

    顾小甲冷哼道:“京城官多了去了,有什么了不起!”

    郝果子想起顾家那位京城当官大老爷,无声地扁了扁嘴巴。

    陶墨听他们分析来分析去,越听越糊涂,忍不住道:“其实真病也好,装病也好。他既然不愿意打这场官司,我们又何必强人所难?”

    顾小甲道:“若是能强他所难,我定乐意为之。”

    郝果子在旁小声道:“这算不算是强抢民男?”

    顾小甲啐了口,“少胡说八道!”

    马车就这么晃晃悠悠地回了衙门口。

    陶墨下了马车,心中还有些恋恋不舍。他察觉自己对顾射依恋越来越深,是贪婪顾射温柔,二是害怕下次再见,顾射不复温柔。

    如此矛盾心情让他下了车之后,还拖拖拉拉地不肯走。

    顾小甲有些不耐烦,但看顾射不催促,也只得将话咽了下去。

    县衙衙役见陶墨回来,早溜烟地回去禀告老陶。

    因此当陶墨与顾射约定明日再会之期,正要告别,就见他匆匆忙忙地跑出来,将陶墨拉到边,小声道:“少爷,大事不妙!”

    顾射掀帘看到金师爷出来,眼波微动,开口让顾小甲停车。

    顾小甲刚刚看到老陶神情凝重出来,心中就按捺不住好奇,不等顾射吩咐,马就已经被勒停。

    老陶附着陶墨耳朵说了句话,陶墨脸色蓦然白。

    顾射从马车上下来,缓步走到陶墨身侧,“何事?”

    陶墨深吸了口气道:“樵夫在狱中自尽了。”

    顾射皱眉。

    樵夫死,这桩案子就成了无头公案,再要翻案谈何容易。

    堂中诸人脸色都不大好看,犹如被人当头瓢凉水,又冷又冻又气又急。

    金师爷在官场混迹多年,这种事又岂会是头次耳闻?他叹了口气道:“我听说邻县县官将这案子交上去之后,迟迟没有音讯,拖了段时间。邻县县官几次三番派人去打听,都石沉大海,不想没过多久,樵夫就在牢房中撞墙自尽了。”

    顾小甲道:“哪里有这么巧事情!我看多半是那个邻县县官怕夜长梦多,所以不做二不休,把樵夫逼死在牢中!”

    金师爷道:“无凭无据,不可妄加揣测。”

    顾小甲道:“难道你真信天下有这样巧合之事?”

    郝果子道:“我只觉得最近巧合之事未免也太多了些。”

    老陶问道:“还有何巧合?”

    郝果子遂提了卢镇学抱病不起之事。

    老陶道:“听起来,倒像是有什么人在背后操纵。”

    顾小甲道:“就是这样。”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