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墨道:“这倒不是。只是他的确是此意。”

    老陶道:“不知顾公子是如何说的?”

    陶墨将话一一复述。他记忆力极强,原话转述,竟是一字不差。

    老陶看着郝果子。

    郝果子神情怪异。

    老陶干咳一声,语带双关道:“少爷切莫辜负顾公子一片心意。”

    陶墨点头道:“当然!”

    老陶拉着郝果子从陶墨的房间里出来。

    郝果子怔怔道:“你为何不告诉少爷,顾射其实并非此意?”

    老陶道:“还不是时候。”

    郝果子狐疑地看着他,“你该不会是反对?”

    老陶道:“我反对有用吗?”

    “其实,”郝果子踌躇了下道,“若少爷非短袖不可的话,我倒觉得,顾公子是难得的人选。”

    老陶道:“这句话我记得我上次对你说过。”

    郝果子道:“那是真的不反对?不是障眼法?”他见老陶点头,又问道,“既然如此,你为何不告诉少爷?”

    老陶道:“既然顾射有意,便应该拿出诚意来才是。”

    郝果子道:“你不怕顾射跑了?”

    老陶慢慢地抬起胳膊,发出清脆的咯咯声。

    郝果子吞了口口水,“我明白了。”

    茶上,热气袅袅。

    岳凌与顾射对弈。

    “你当真决定北上求助顾相?”问归问,岳凌下手却半点不慢。

    顾射掏出白子落下,“嗯。”

    岳凌道:“我还以为你与顾相会老死不相往来。”

    顾射道:“我曾预备出海。”

    “哦?该不会是想去寻仙山隐居?”岳凌笑道。

    “如此说,也可。”

    岳凌道:“这才是真正的魔怔了。海外荒芜,莫说灵丹妙药,只怕连鸡鸭鱼肉都没有。”

    顾射道:“女娲造人之前,神州大地有什么?”

    岳凌笑道:“原来你要去海外造人。真不愧是顾弦之,果然与众不同。”

    “不过我改变主意了。”顾射缓缓道。

    岳凌道:“看得出来。我还看得出,你是为何要改变主意。”

    “哦?”

    “情之所钟,不能自拔。”

    顾射道:“你还欠我一个忙。”既然岳凌对黄广德之事袖手,那之前那个低声下气的请求自然不成立。

    “你还不曾说,画如何?”岳凌以眼神暗示,“这似乎是我们的交换条件。”

    顾射道:“灵气天成。”

    “笔法如何?”

    “自成一格。”

    “意境如何?”

    “画如其人,心胸宽广。”

    岳凌满意地点头,嘴角不住上扬。

    顾射手指在桌上轻轻一敲。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