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陶拉住他,“你今日若是不问,怕是不能安心。”

    陶墨僵在车前。

    老陶道:“人之一世,不过活个明白。伸头一刀,缩头一刀,何不豁出去一试?”

    陶墨深吸了口气,转身走到门前,抬手叩门。

    门房见了他,大吃一惊道:“陶大人,你怎么来了?你现在是不能见我家公子的。”他们要结亲的事外头风声走漏得少,但顾府上上下下都已经传遍了。

    县衙倒还蒙在鼓里。

    陶墨道:“我有话要问弦之。”

    门房道:“这,那您稍等,我去替您通报。”

    老陶道:“你让你家公子来,只是把门掩上,有什么话隔着门说,也不算是见面了。”

    门房应着声去了。

    陶墨按着胸口,转身蹲下来。

    老陶道:“顾射虽然是文人,却比大多数的武人更加说一不二,少爷不必杞人忧天。”

    陶墨道:“何谓杞人忧天?”

    老陶遂将杞人忧天的典故细细解释了一遍。

    正说着,就听门后响起一阵不紧不慢的脚步声。

    老陶识趣地坐上马车,留下他们单独交谈。

    “舞文?”顾射清冷的声音响起。

    陶墨心头一紧,慢慢地站起来,“我有话要问你。”

    顾射道:“问。”

    “你,你为何要下聘?”陶墨说出口,呼吸就难以维系,胸口的气几乎要将憋闷得炸裂。

    顾射道:“你怎的到今时今日才想起问。”他话中带着浅浅的笑意,悠闲又惬意。

    陶墨心却跳得更快了。

    少顷。

    顾射才缓缓道:“我下聘,是因为想娶你。”

    陶墨几乎站不稳脚跟,身体像浮云一般,一点点变轻,几乎要飘起来。他结结巴巴地问:“为,为何?”

    “结伴共度一生,不好吗?”顾射问。

    怎会不好?

    怎会不好?!

    他简直想不到有什么比这更好!

    陶墨捂着脸,泪水从指缝渗出。

    有了顾射的这两句话,缘由是何又有何要紧?要紧的是,今后他与他将结伴一生,白手偕老。

    身后的门发出轻微的摇摆声。

    自己突然被拥入一个温暖的怀里,鼻息间是熟悉的淡香。

    “啊,你……”陶墨担忧地叫起来。

    顾射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无妨。我闭着眼睛。”

    陶墨慢慢地放下手,闭起眼睛,将头轻轻地后仰,靠在那将要相互扶持一世的人肩上。

    100 幕后黑手(一)

    随着婚期越来越近,岳凌操办婚事的动作越来越大,越来越急,多多少少泄露出了些风声.于是,引来不少人明着暗着来顾府打听新娘的来历,连一锤先生夫人都忍不住亲自出马。奈何顾府上下似乎同一时间聋了哑了,一个个都是一问三不知,让他们败兴而归。

    一时之间,顾府新娘成了谈阳最时新的话题。

    陶墨自顾府回来之后,心头疑问尽释,也不管外头为此事闹得如何热火朝天,径自躲在书房里边练字边傻笑边数着时辰一点点过去。

    咚咚咚。

    县衙外鼓声如雷。

    陶墨一怔搁笔。

    郝果子急匆匆地推门进来,喊道:“少爷!有人击鼓鸣冤!”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