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武姑娘的尸体呢?”陶墨问。

    武有菜慌忙地爬起来道:“我去找。我这就去找。”

    “等等。”陶墨忙用惊堂木在桌上拍了拍,道:“我还没问完。”

    武有菜扑通又跪下了。

    看着足以当自己父亲的人这样跪在自己的面前,陶墨于心不忍,口气放缓道:“只要你们一五一十如实招来,我一定会为你们讨回公道的。”

    武有菜低着头不说话。

    武郭氏更是从头到尾都没有抬过头。

    陶墨不禁想起金师爷的好处来。若是师爷在这里,一定会提点自己如何做的。

    他正想着,就看到金师爷从外头走进来。

    104、幕后黑手五

    “大人。。”金师爷从堂外走来,漫不经心地看了跪在地上的武氏夫妇一眼。

    武氏夫妇全身一抖,汗如雨下。

    金师爷走到陶墨身边,低声道:“大人。武家村的人说武氏夫妇离村已经十多年,半个月前才突然回村的。他们的女儿武倩足不出户,从未有人见过,只有几个村民从武郭氏口中听过。村里曾有两家人听武郭氏吹嘘自家女儿容貌出众,上门提亲,都被拒绝了。”

    陶墨也压低声音道:“他们认回了尸体,但是个男的。”

    金师爷讶异道:“男的?”

    陶墨道:“嗯。”

    金师爷沉吟道:“可是头上有撞伤?”

    陶墨道:“这,我也不知。”他这才想起自己竟然忘记问这最最关键的问题,“仵作只说他脚上有冻疮,身上有吻痕。”

    金师爷道:“多半头上有撞伤,不然武有菜怎么会认错?”他口中说的是认错,心里想得却是另一回事,只是目前没有证据,他不便说出来。

    陶墨点点头,对武有菜道:“你口口声声认定史千山逼死你的女儿,要为她讨回公道,可如今,你竟然连自己女儿的尸首都认错,实在令人生疑。你有何解释?”

    武有菜砰砰地磕头,“小人知错小人知错小人知错……”

    陶墨听着声音都觉得一阵心惊肉跳,忙站起来道:“你莫要这样。”

    不等啊下令,两个有眼色的衙役已将他搀扶起来。

    武有菜头上红通通的,磕破了皮,有血顺着脸颊滑下来。

    陶墨看看金师爷。

    金师爷无奈地摇摇头。

    陶墨道:“请个大夫为武有菜看看伤势。”

    金师爷突然道:“武姑娘的尸首还是今早找回来的好。”

    陶墨颔首称是,便对武郭氏道:“就由你去找。”

    武郭氏原本还担心地看着自己的丈夫,闻言身体立刻抽搐起来,一张脸吓得刷白,一下子跪坐在地。

    金师爷别有深意地看着她,“武夫人应当不会连自己的女儿也不认得?”

    武郭氏求救般地看向武有菜。

    武有菜捂着伤口,不忘狠狠地瞪她一眼,低骂道:“蠢货。难道我不在,你就连自己的女儿也不认识了吗?”他眉毛攒动,神气活现,哪里还有刚才狼狈委屈的模样。

    陶墨和金师爷看在眼里,心里不由又信了史千山几分。

    武有菜被带下去请大夫养伤,崔炯带着武郭氏去乱葬岗继续寻武倩的尸首。

    陶墨想起那句被误领的尸体,对金师爷道:“也不知惊动了哪位的魂灵,连累他在地下也不安生。你派个人去打听打听他的身份,若是没有家人,我就请人为他下葬,入土为安。”

    金师爷叹气道:“此事交给我。东家后天成亲,要讨个大吉大利。案子也不急在这一时半会儿的,东家还是想想后天花轿怎么出县衙。”

    “啊?”陶墨呆呆地看着他。

    金师爷抚额道:“东家难道未曾想过此事?”

    陶墨这两天想的不是案子,就是顾射,倒是不曾细想过成亲之事,因此听金师爷问起,不由怔住。

    金师爷道:“其实你们两个都是男子,不坐花轿倒也无妨。但是迎亲总是不能少的,你们准备如何迎亲?”县衙与顾府虽然不远,但中间也隔着几条街。陶墨和顾射无论谁穿着一身喜服从街上穿过,都很引人注目。

    陶墨挠头道:“要不,改在夜里头……”

    金师爷道:“良辰吉日怎能说改就改?更何况娶亲要大张旗鼓才是。你们两个都是明媒正娶,纵然不至于敲锣打鼓,闹得满城皆知,也该堂堂正正从正门出入才是。”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