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射从桌上拿出一叠红色的帖子。

    岳凌上前接过来,看着上面一连串的名字,越发吃惊,“你,你该不会真的要大张旗鼓,迎客进门,宣告天下?”

    顾射反问道:“有何不可?”

    “但,但是……”岳凌目光一扫,突然看到了顾射所作的画,又是一怔,“这画……”他仿佛明白了顾射的意图。

    顾射道:“喜事自然要欢欢喜喜地办。”

    105、幕后黑手六

    今夜,注定谈阳县许多人要失眠。

    一锤夫人看着一锤先生拿着张红色的帖子,坐在灯前不停嘿嘿地笑,忍不住戳他脑袋,娇嗔道:“笑笑笑,再笑就要成傻子啦。”

    一锤先生搂住她,将帖子递到她面前,“你瞧瞧是什么帖子。”

    “看你这么高兴,自己的喜帖不成?”一锤夫人戏谑地接过来,看了看道,“有什么了不起?不过是张画展的邀请函。谈阳县这地方什么都不多,就是才子多。一个小小画展也值得你如此高兴?咦,还要穿红袍子?这是什么破规矩?”

    一锤先生道:“你看看署名。”

    一锤夫人目光下移,“顾弦之?!”

    一锤先生的手在她屁股上轻轻一拍,“如今你总该知道我为何如此高兴?”

    一锤夫人道:“可是地点明明是……”

    “顾射顾弦之。”一锤先生意味深长道。

    一锤夫人恍然道:“你是说……”

    “没想到他还是承认了。”一锤先生笑得像只修行千年的老狐狸。

    一锤夫人瞪着他,“你早就知道了?”

    一锤先生笑而不语。

    “你既然早就知道了,为何不说?”

    一锤先生见夫人动怒,忙解释道:“只是猜到,不敢确定。”

    一锤夫人将帖子来回看了好几遍,“丹砂宴。你不觉得很蹊跷吗?”

    一锤先生道:“当然蹊跷。顾射为人不显山不露水,若非事出有因,绝不会以真面目示人。”

    一锤夫人道:“那你是去还是不去?”

    “去。当然去。”一锤先生道,“顾射是当今天下公认能名垂千古的才子,我若是不去,岂非辜负了与他同在当世?”

    一锤夫人摇头道:“知道的人,知道你是他师父。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是你的师父呢。”

    “学无先后,达者为先。在书画诗词造诣上,我叫他一声师父也不为过。”

    一锤夫人见他叫人师父还喜滋滋的模样,不由摇头,“我替你去翻找下当年成亲用的喜服。”

    一锤先生愕然道:“为何要喜服?”

    一锤夫人道:“除了喜服,还有谁会镇日里穿着红衣上街?”

    一锤先生若有所悟。

    一锤夫人小声抱怨道:“也就他鬼点子多,竟想出什么丹砂宴,要人人穿红袍,也不知葫芦里头卖的是什么药。”

    一锤先生忽然嘿嘿笑道:“夫人。你明日再替我办一份贺礼吧?”

    “贺礼?”一锤夫人疑惑道,“为何?”

    一锤先生道:“好歹是去赴宴,总不能空手去。”

    “以前可不见你如此客气。”

    “这,顾弦之比较有所不同。”一锤先生轻描淡写地糊弄过去,接着道,“记得,要一份大礼,厚礼。”

    天下第一才子在谈阳县的消息一出,举城皆惊!

    顾府一时之间门庭若市,慕名而来者络绎不绝。

    岳凌一边嘱咐人把守门口,将所有人拒之门外,一边向正悠然饮茶的顾射冷嘲道:“真是好主意,好想法,好点子!”

    顾射道:“莫非你还有更好的主意?”

    岳凌道:“我绝不会将自己身陷于这样的麻烦之中。”

    顾射道:“你若是能成亲,只怕更大的麻烦也会甘之如饴。”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