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凌抿唇,却意外地没有反驳。

    顾射放下茶杯,道:“对史千山的案子,你作何看法?”

    岳凌嗤笑道:“我做总管替你打点成亲事务不够,难不成还要当师爷替陶墨破案?”

    顾射道:“我只是问问。”

    岳凌道:“九皇子和史千山那点子破事在京城早就传得满城风雨,栽赃陷害也不是第一次了,想来也知道是谁动的手脚。还有何看法可说?”

    顾射道:“之前是京城,这次是千里之外的谈阳。”

    岳凌眼珠子左右一晃,道:“你怀疑有人从中作梗?”

    顾射道:“嗯。”

    岳凌道:“怪不得你迟迟未出手。原来是想对方露出更多的马脚和破绽,好引蛇出洞。”

    “案子已成定局,早结晚结都是一样。”顾射放下茶杯,淡淡道,“如今就看,他下一步会如何走了。”

    “你还是老样子。”岳凌摇头感慨。喜欢解惑,喜欢难解的题。“不过狗急会跳墙,你要小心。”

    顾射嘴角一勾,“你可曾试过用这句话来劝解凌阳王?”论局势,凌阳王面对的比他凶险得多。

    岳凌道:“如果我说,我很期待这一天,会不会太唯恐天下不乱了?”

    顾射道:“会。”

    岳凌笑眯眯地摸了摸胡子道:“所以,我从来都说,希望天下太平。”

    顾府因为顾射自曝身份之事闹得沸沸扬扬,相形之下,县衙倒像是被冷落了。

    想着明日便是成亲的日子,陶墨连想起案子都有些心不在焉。

    “那具尸体是小倌馆一名新买的小倌的,因为事后想不开,所以撞柱自尽。小倌馆的东家怕惹祸上身,就让人将他抛尸在乱葬岗。关于此事,我已经让崔炯去求证了。尸体我也派人安排下葬了。”金师爷见陶墨双眼无神地看着窗外,忍不住一笑道,“也罢。明日是东家大喜的日子,这些事便暂且搁置一边,不说也罢。”

    陶墨慌忙回神,脸上有显而易见的红晕,“我,我只是……”

    金师爷道:“我听郝果子说顾公子送来了喜服,不知东家合不合身?”

    “合身。”陶墨尴尬地低头。

    金师爷道:“顾公子既然决定大张旗鼓,那么东家明日一定会很繁忙,不如先去休息一会儿,以免明日没精神。”

    陶墨咬着下唇,犹豫着开口道:“我觉得这样,不太好。”

    金师爷挑眉。

    陶墨道:“我们毕竟皆为男子,如此大张旗鼓,怕是要惹人非议。我倒是无妨,只是他是相府公子,又是天下闻名的才子,以后不知道要遭受多少闲言碎语。说起来,这都是我的不是。”

    金师爷道:“东家以为你与顾公子谁更聪明?”

    “自然是弦之。”陶墨毫不犹豫道。

    金师爷笑道:“那东家为何以为你想到之事顾公子会想不到?”

    陶墨一愣。

    金师爷道:“你莫忘了,顾公子办的是丹砂宴,并非喜宴。”

    陶墨脸上渐渐茫然。

    金师爷也不点破,只是笑道:“反正东家只要安安心心上花轿便是,至于其他,自有顾公子烦恼。”他心中猜到顾射如此作为的意义,不由暗暗钦佩他的心思。不过天下间,大概也只有顾射能用这种方法做出如此效果。

    老陶从门外进来,“少爷。顾公子明日大摆筵席,我怕会叫有心人有机可趁,因此找了几个朋友帮忙,明日会守在顾府周围和你的车队里,以便就近保护。”

    陶墨担忧道:“依你之意,是怕明日有人前来捣乱?”

    捣乱只怕还是轻的。他前阵子派人搜集黄广德的罪证,让他有所察觉。依他狠毒的作风,怕是会狗急跳墙,先下手。老陶虽然不惧对方,但若真在喜宴上闹起来,只怕会不可收拾。

    老陶如此想,却不点破,只是道:“不过以防万一。明日这么多人,即使没人来捣乱,客人自己乱起来也是桩麻烦。毕竟顾公子身份不同。”

    陶墨颔首道:“还是你思虑周详。”

    在旁的金师爷诧异道:“原来你有江湖朋友在谈阳县附近,却不曾听说过。”

    老陶打了个哈哈道:“我之前是个跑江湖的,天南地北都有些朋友。何况这些人都不是白来的。”

    金师爷一脸恍然。

    106、幕后黑手七

    这一日却是格外漫长。

    因着陶墨与顾射皆为男子,因此也没有喜婆守着新娘说规矩。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