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墨屁股抬了抬,很快又跌了回去,苦着脸道:“要进京告御状吗?可是,听说这样越级上告,是要滚钉板的。”

    老陶、郝果子和顾小甲都转头看他。

    顾射道:“到时候让郝果子或顾小甲滚就是了。”

    郝果子、顾小甲:“……”

    陶墨忙道:“不,此事乃是因我而起,应该由我来滚!”

    老陶看陶墨说得情真意切,信誓旦旦,干咳道:“我想有顾公子在,应当不至于如此。”

    陶墨恍然想起顾射父亲乃是当今顾相,不由面上一红。

    老陶道:“刺客与黄广德之事,我会继续追究下去的。至于武氏夫妇……”

    陶墨见他一脸为难之色,问道:“他们怎么了?”

    老陶道:“金师爷已经送他们回了村子,但是路上他们一言不发,不肯说出真相。”

    陶墨道:“莫非他们有什么难言之隐?”

    顾小甲道:“照我看,他们就是刁民!想要讹诈史千山,谁知史千山也不是什么好东西,所以狗咬狗,一嘴毛。”

    郝果子道:“这件事与史千山又有关系?他明明是受害者。”

    顾小甲道:“焉知史千山不是见色起意?”

    老陶道:“若是按史千山的说法,这就是一场耍人的游戏。九皇子拿武氏夫妇戏弄史千山,史千山碍于九皇子的身份,只能是明知前有坑,偏偏往里蹲。但他心里又仗着史太师在朝中势力,有恃无恐。说来说去,只苦了武氏夫妇和自尽的武姑娘。”

    顾射道:“苦是苦,自尽倒未必。”

    老陶道:“难道你怀疑武姑娘尚在人间?”

    顾射道:“若非尚在人间,为何武氏夫妇交不出她的尸首?”

    老陶与陶墨对视一眼。

    老陶道:“依你之见,武姑娘未死是九皇子的意思,还是武氏夫妇自己的意思?”若是九皇子的意思,就说明一开始武姑娘自尽就是个无伤大雅的玩笑。若是武氏夫妇的意思,那么这从头到尾就成了一个不折不扣的阴谋。

    顾射斜了他一眼,道:“重要么?”

    老陶一怔。

    顾射道:“损失了谁?”

    老陶若有所思。

    陶墨插口道:“若是武姑娘未死,那这桩案子自然不成立,史千山理当无罪释放。目前只看武姑娘是否未死,以及,史千山是否要追究武氏夫妇诬陷之罪。”

    顾射道:“这也不难。只需放出消息,说已查明杀害武倩的凶手并非史千山,而是武氏夫妇便可。”

    老陶道:“武姑娘会不会回京城向九皇子求助?”

    顾射道:“那便叫她鞭长莫及。传出消息说武氏夫妇在牢中绝食不吃,只怕时日无多,她自会现身。”

    老陶眼睛一亮,笑道:“好!我即刻告诉金师爷。”

    111、安居乐业三

    刺客与武氏夫妇的案子算是告一段落。

    陶墨看着外头发黑的夜色,回忆起今日白天种种,不由自主地偷笑出声。

    “少爷。”

    “公子。”

    郝果子与顾小甲同时开口。

    陶墨一惊,忙收起笑容,干咳道:“何事?”

    顾射未答,却也看着他们。

    顾小甲撞了撞郝果子的胳膊。

    郝果子只好开口道:“少爷准备今晚在哪里歇下?”

    陶墨怔了怔,显然未曾想过这个问题。他与顾射虽然偷偷摸摸地成了亲,但到底是偷偷摸摸的,两人一个住在县衙一个家在顾府,自然不能与其他夫妇那般日日夜夜相对。想到此,他不禁难过起来。

    顾小甲与郝果子见陶墨不说话,只好眼巴巴地看着顾射。

    顾射道:“自然是顾府。”

    顾府上上下下都知道添了个夫人,而县衙却还瞒着。若是他留下来,进进出出也不方便。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