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墨皱眉道:“何为正中她的下怀?”

    刘保自知失言,脸色顿时一白。

    122、番外之争嫁妆(五) 识汝不识丁结局番外

    金师爷冲陶墨摆着敲惊堂木的手势。

    陶墨顺手拿起来重重一敲,“刘保,你若是不据实以告,那本官迫不得已只能……”

    金师爷见他顿住,忙用口型提醒:用刑。

    陶墨看了他一眼,却摇了摇头道:“本官只能收回之前让杨天远交出嫁妆的判决,不再管你们的家务事。”

    此言一出,杨柳氏、刘保和邹琼俱是大惊失色,异口同声道:“万万不可!”

    陶墨道:“我是谈阳县的父母官,但不是你们手中傀儡。你们若是有理,我自然会帮你们。你们若是有所隐瞒,想借我之手谋取私利,我却万万不能让你们得逞。究竟如何,你们且想想清楚。”

    堂上顿时静下来。

    杨柳氏等人三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交换各种眼色。

    邹琼突然小声道:“大人,我愿意将我娘接回去。”

    杨柳氏嘴角一撇,似是十分不愿,却也不说什么。

    陶墨摇头道:“刘保还不曾交代他适才那句话是什么意思。”

    刘保道:“小人只是一时失言,并无……”

    “既然你们不愿说实话,我也只能收回之前的判决。”陶墨拿起惊堂木,正要拍,就看到在堂外围观的人群中有一张面孔十分眼熟,不由朝金师爷招招手。

    金师爷道:“东家?”

    “你看那人可是杨天远?”陶墨道。

    金师爷看了半天,苦笑道:“大人,我上了年纪,老眼昏花,如何看得清?东家若想确认,却也不难,只需传他上堂便是。”

    陶墨一拍惊堂木道:“传杨天远上堂。”

    那人果然是杨天远。他是听说案子重审才特地赶来的,后来又听陶墨说要将嫁妆判决作废,心中喜不自胜,自然是乐颠颠地上堂跪下。

    “如今你们四人俱在,有事不妨说个清楚。若是不说,本官也不勉强,只是先前所判不得已要作废了。”陶墨说完,静静地等着他们做决定。

    刘保一咬牙道:“大人,其实讨嫁妆一事乃是岳母所出的主意。她恐杨天远拿了嫁妆另娶小妾,这才唆使我们与她一同做戏告状。她还说,若是事成,要我们分一半嫁妆与她。”

    杨柳氏身体一颤,伏地不敢说话。

    杨天远怒从心起,忍不住破口骂道:“贱人!”

    陶墨拍惊堂木道:“不得出口伤人!”

    杨天远强忍怒气,却又实在忍不住道:“大人。不是小人贪财好色,小人如此做实在是有不得已的苦衷。柳氏嫁入我杨家十余载无所出,我辛辛苦苦养的女儿到底是别人家的,自从嫁到刘保家之后,就再也没有同我说过话。大人,你说,我如何不为自己日后谋划?难不成我娶了她柳氏便活该落得无子送终的下场不成?”

    陶墨迟疑道:“这……”

    刘保见陶墨动摇,忙道:“大人千万莫受他蛊惑。那嫁妆本是邹家之物,他强不归还就是强抢。”

    杨柳氏也哭诉道:“大人。民妇自从嫁入杨家,一直恪守妇道,无所出也未必是民妇之过。”

    杨天远怒上加怒,“贱人,你说什么?!”

    陶墨见他们闹成一团,头痛欲裂,连拍三下惊堂木道:“肃静!”

    杨天远等人这才收声。

    陶墨看向金师爷。

    金师爷也是一脸为难。

    堂下,顾小甲冲他招手。

    陶墨眼睛一亮,干咳一声道:“我先离开一下,你们等等。”

    “东家这……”金师爷想说可以暂且退堂,但陶墨已经一溜烟得没影了,只得冲还跪在那里的四个人干笑两声。

    到后堂,陶墨心急火燎地问道:“可是弦之有什么断案良策?”

    顾小甲摇头道:“没。公子说晚上有你喜欢吃的红烧肉,让你早点回家。”

    “啊?”陶墨呆住。

    顾小甲道:“少夫人决定什么时候回来?”

    陶墨想了想道:“先把案子判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