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家老爷在么?”顾射道。

    门房道:“在。”他目光依旧流连在陶墨身上。

    陶墨道:“我们见过。”

    门房道:“大人的英姿小人至今难忘。”人都下葬了还想开棺验尸的大人他还真是难忘。

    陶墨羞涩道:“其实我也挺普通。”

    顾小甲扑哧一声笑出来。

    顾射正抬脚进门,突然回头,对陶墨道:“在普通人中,你算是较不普通的一个。”

    “……”

    顾射……是在称赞他?

    陶墨脚底一轻,整个人几乎是飘着进府。

    佟老爷听到下人通报说顾射与陶墨一同到府,不由一惊,忙迎出门来。

    “顾公子,陶大人。”称呼的前后之别,足可见他心中二人的先后之差。

    陶墨拱手道:“佟老爷。”

    佟老爷敷衍一笑,冲着顾射道:“还请里面上座。”

    顾射当仁不让。

    三人落座,确是顾射坐于陶墨的上首。

    陶墨也不以为意,反以为乐。

    佟老爷等下人奉上茶,才试探道:“不知顾公子因何而来?”

    顾射道:“陶大人昨日来我府中,想要为佟姑娘开棺验尸。”

    佟老爷脸色蓦然一黑。这件事门房已经禀告于他,他原以为棺材下葬,此事作罢。不想陶墨竟然找了顾射一同上门,难道真是不验尸不罢休?

    他心中不免踌躇起来。打发陶墨容易,只是这个顾射……却是不可得罪的。

    陶墨忙道:“现在无须再验了。”

    佟老爷淡淡道:“是何令大人手下留情?”此句其实分外不留情。

    陶墨道:“是我鲁莽。未收蔡丰源的供词,便莽撞前来,还请佟老爷见谅。”

    佟老爷见他服软,脸色一缓,道:“好说好说。只是不知这位蔡丰源又是何人?”

    陶墨道:“是佟姑娘的心上人。”

    佟老爷脸色又是一黑。

    18

    18、名师高徒(九)

    顾射眉头一挑,似惊讶于陶墨的直言不讳,转而放松身体,饶有兴致地看向佟老爷黑白不定的脸色。

    佟老爷似乎感觉到他的注视,半天才一字一顿道:“大人说笑了。小女不曾出阁。”

    陶墨道:“那人说他叫蔡丰源。”

    佟老爷眉头一皱,“什么蔡丰源肉丰源,老夫都不曾听过。坊间传言不可轻信,大人身为一方父母官,怎可人云亦云,不分青红皂白。”

    陶墨道:“可是那蔡丰源说得极为动情。”

    “动情?!”佟老爷眼睛猛然闪过厉光,手掌下意识地抬起,却慢慢握成拳,轻轻地放在大腿上,沉声道,“蔡丰源此子破坏小女声名,居心叵测,还请大人明鉴。”

    陶墨道:“可是……”

    “大人!”佟老爷喝止他。

    陶墨心头别得一跳,瞪大眼睛望着他。

    佟老爷道:“既然那个蔡丰源这样信誓旦旦,就让他上我家来对质!”

    佟府下人突然跑进来道:“老爷,外头有个叫蔡丰源的求见。”

    佟老爷一怔,随即强忍着怒火道:“让他进来!”

    陶墨看着他的面色,隐隐感到不安,转头看顾射,却是老神在在。

    似乎感觉到他的目光,顾射的视线淡淡地扫过来。陶墨心头的不安顿时冰消瓦解,化作臀下的坐立不安。

    少顷,外头终于传来脚步声。

    陶墨引颈而望,果真是蔡丰源。

    此刻的他一身素装,低垂着路,脚步微显局促,跨门槛的时候差点绊了一跤。

    佟老爷冷哼一声。

    “晚生蔡丰源见过佟老爷。”他双手抱拳,深深揖礼。

    佟老爷高坐堂上,一动不动,“蔡公子客气,老夫与你素未蒙面,怎经得起大礼?”

    蔡丰源身体微颤,半晌方道:“晚生是来请罪的。”

    “何罪之有?”佟老爷语气僵硬。

    蔡丰源扑通一声跪倒在地,“晚生未经三书六聘之礼,便,便与佟姑娘私定终身……”说到这里,他已面红耳赤,口不能成言。陶墨看着不忍,帮腔道:“他与佟姑娘是两情相悦。”

    佟老爷的目光刷得望过来。

    陶墨面上一凉,不敢再说。

    蔡丰源猛然伏在地上,痛哭道:“是我害了英红,是我害了英红!”

    佟老爷面色铁青,胳膊轻轻颤抖,放在腿上的拳头松了又紧,紧了又松,好半晌才憋出一句。“你这个……个,混账!”

    陶墨想开口,但看着他的神情又不敢,只好求救般的看向顾射。

    顾射懒洋洋道:“这其中怕有误解吧。”

    “误解?”佟老爷突然抓起手边的茶杯就朝蔡丰源的脑袋砸过去。

    茶杯擦着蔡丰源的脸颊过去,滚烫的茶水飞溅上左脸,让他整个人哆嗦了下。

    “如果误解,英红两个月的身孕是怎么来的!”佟老爷的恨意终于突破坚冰,带着冰渣子射得蔡丰源无地自容。

    陶墨半晌反应过来,“身孕?”

    “你干的好事!”佟老爷不解气,拍桌而起,冲着失魂落魄的蔡丰源就是一脚。

    “脚下留人!”陶墨大惊,猛地飞扑了过去。

    蔡丰源只觉头顶被阵冷风刮过,再抬头,陶墨正压着佟老爷,双双倒在左前方。“佟……老爷?”他无措地看着陶墨。

    陶墨挣扎着想起来。

    “别动!”佟老爷差点被摔断骨头,此刻说话都觉得喉咙里含着血腥气。

    陶墨当下不敢再动。

    佟老爷喘了口气道:“起来。”

    陶墨又挣扎起来。

    “别动!”佟老爷又是猛然一喝。

    陶墨汗水下来了。

    佟老爷又道:“快,起来。”

    陶墨小心翼翼地挪了下。

    “别……动!”佟老爷的声音开始虚弱。

    这次陶墨早有准备,很快又静止下来。

    佟老爷深呼吸,慢慢道:“起来,但手不要按我的腰。”

    “……哦。”陶墨打量双方的姿势,最终一个翻滚,从佟老爷身上翻了下来。

    佟老爷这才长舒一口气,觉得又活了一回。他看到旁边伸过来一只手,想也不想地搭住,借力站起,“多谢。”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