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墨心头一动,道:“不如再备两份礼物,送给一锤先生和林先生。”

    老陶道:“那顾射顾公子呢?”

    陶墨张大眼睛,“他帮过我,理当也要送的。”

    老陶摇头。

    陶墨皱眉道:“为何?”

    “我虽然赞成少爷与他们交好,但这种交好乃是基于平等之上。若少爷一味讨好他们,反倒令他们心生轻视。”

    “轻视?会么?”陶墨想起郝果子之前还说过,若对顾射太千依百顺,便会令他感到无趣。如今老陶又加了一句轻视,他不免有几分紧张与迷茫。

    老陶见他心不在焉,知他又在想顾射,不由叹息道:“少爷。官场险诈,不知何时便会有人笑里藏刀,落井下石。你必须步步为营,不可轻易落下把柄与人。”

    陶墨道:“我会小心的。”

    “我听说这顾射来谈阳县的时间不长。他能够在短时间内越过谈阳县诸多讼师,一跃成为一锤先生的得意门生,想必本事不凡。而且听说他平日衣食住行十分讲究,即使不是名门望族之后,也定然是书香门第出身。这样的人物若牵扯太深,只怕会惹祸上身。”老陶语重心长。

    这几点陶墨又如何不知。只是情之所至,他便控制不住。

    老陶看他神色黯然,不禁松口道:“少爷若真是只好男风,倒也不是不可。”

    郝果子瞪大眼睛看他。

    “只是传宗接代还是必须的。娶妻之后,找两房家世清白的男妾藏在家中,莫要张扬就是了。”老陶叹息。

    陶墨嘴唇动了动,半晌才道:“我还未想得如此远。”

    老陶颔首道:“如今也的确不是着急的时候。还是先在谈阳县站稳脚跟要紧。”

    陶墨低头,心中却仍是惦记着顾射。

    只是这样的人,别说给他当男妾,哪怕是他送上门去当男妾都不肯的吧。

    老陶看他神色,还待再说,就见郝果子偷偷使了个眼色。

    两人悄悄出屋。

    老陶问:“何事?”

    郝果子道:“老陶,你对少爷的心性不如我了解得彻底。”

    “哦?”

    “我家少爷虽然痴情,却并不专情。你若真有意为他纳男妾,只管放手去找便是。若真是看对眼了,到时候少爷与新人新婚燕尔,如胶似漆,自会慢慢疏远那位顾公子。”郝果子笑道。

    老陶皱眉。

    “不信的话,想想那位旖雨公子。”郝果子提醒。

    老陶道:“旖雨公子要另说。”

    郝果子道:“总之,这比你强行让他忘记顾射要管用得多。”

    老陶沉吟道:“我知晓了,此事我会斟酌。”

    郝果子并不知他要如何斟酌,他的心思很快被到来的元宵灯会所占据。灯会人杂,陶墨原本不欲去,却经不起郝果子几番纠缠,只好应承。

    两人带着毡帽,穿着长袄出门,混在人群中,倒也不显眼。

    谈阳最大的特色是讼师多,因此谈阳灯会的特色之一便是讼师互辩。

    陶墨与郝果子赏了会儿灯,便被一处拥挤人群围观的巨大灯笼所吸引。

    郝果子身材瘦小,三两下便钻进人群。

    陶墨只得在外等候。

    过了会儿,郝果子钻出来,兴奋道:“里头正在吵架。”

    “吵架?”陶墨急道,“吵什么?厉害么?”

    “嘿嘿,只是斗嘴,不厉害。都是些满口子乎者也的人。”郝果子拉住他的手,“少爷跟我来。”他有了一次经验,第二次钻得更快。

    陶墨不如他灵活,跌跌撞撞进去,手腕都被捏出了淤青。好不容易钻到最中心,还未开口,便被场中之人的身影夺去了全部注意力。

    “咦,顾射?”郝果子皱眉。早知他也在此,他便不带着少爷来了。

    陶墨与他的心境截然相反,目光一眨不眨地落在那淡漠如天下无物的身影上。

    “顾公子,你做个仲裁,看看究竟是王公子说得好,还是陈公子说得对。”说话的是个中年人,一脸堆笑。

    被点名的王公子和陈公子同时看向顾射,眼中都是志在必得之意。

    顾射缓缓道:“各有千秋。”

    那中年人笑道:“这可真是难为我了。要知这灯王只有一个,可不能分开两家。”他说着,手指一指那场中最大的灯笼。

    王公子笑道:“陈公子的改嫁论令我叹为观止,这灯王理当由陈公子来拿。”

    陈公子皮笑肉不笑地回应道:“王公子的多夫论更是精彩绝伦,这灯王还是由王公子获得才是。”

    王公子笑容一收,“陈公子何以断章取义,我几曾说过多夫之说?”

    “那我难道叙述的中心便是改嫁么?”

    两人对望,渐有火气。

    顾射在中年人的暗示下,终于开口道:“半斤八两,无须胜负。”

    原本怒目对视的王公子和陈公子同时将怒火掉转至顾射身上,“顾公子此言何解?”

    顾射道:“你们争论之言早有朝廷法令约束,细则条款,密如牛毛,各种情形,皆有公断。你们所论之题,不过泛泛而谈,无凭无据,不计因果。无论孰高孰低,都不过一腔废话,又何必分胜负?”

    “你……”王公子和陈公子被说得满面通红,双双甩袖而去。

    那中年人急忙将大灯笼取下,送至顾射面前,陪笑道:“今年的灯王看来又是顾公子莫属了。”

    顾小甲跳出来道:“你年年都送,我家公子却是年年不收,你又何必?”

    中年人笑道:“昨日不可留,今日又翻新。昨日不肯收,今日未必同。”

    顾小甲正要反驳,就听顾射淡淡道:“既然如此,你便送给他吧。”

    中年人顺着他的手指望去,正好对上陶墨呆呆的眼神。“这位是顾公子的……”

    顾射嘴角微扬,转身便走。

    陶墨心头一动,正要追上去,就被中年人拦住,硬是将那只挂在高处的大灯笼取下来给塞给他,“恭喜这位公子。”

    郝果子七手八脚地抱着灯笼,又怕把他戳坏,又怕碰掉了,轻不得重不得,很是苦恼,“这是什么?”

    中年人一愣,“两位不是谈阳人?”

    郝果子道:“再住上几年就是了。”

    中年人笑道:“这是灯王,每年都只有一个,只给互辩大赛的胜利者。其实顾公子虽然年年不取,却年年都来,至今为止,我还未曾见过有人从他手中拿走灯王的。”

    郝果子嘀咕道:“自己不要,又不给别人,真是霸道。”

    中年人道:“顾公子虽然不上公堂,但他师承一锤先生,说起来,也算是名讼师,看不得其他人拿走灯王,情有可原。”

    陶墨突然问道:“这灯王的规矩是谁想出来的?”

    中年人自豪道:“我。”

    郝果子道:“你是谁?”

    中年人挺胸道:“我便是玉兔灯笼坊的老板。”

    “……”

    郝果子颔首道:“我终于明白为何除了顾射之外,没什么熟悉的面孔来参加这什么灯王大赛了。”赢了无趣,输了丢人。

    中年人:“……”

    郝果子原本想将灯笼丢掉,但陶墨执意不肯。在他心中,这灯笼乃是顾射馈赠,珍藏还怕不及,怎会丢弃?他见郝果子抱着灯笼姿势随意,怕灯笼有损,干脆换自己来拿。

    偌大灯笼抱在怀里走在街上煞是惹人注目,沿途路路纷纷回望。

    陶墨毫不察觉,边走边问:“你可瞧见顾射往哪里走了?”

    郝果子随手一指,“好像那边去了。”

    陶墨快走几步,至拐弯处,一个人影突然闪出来,他收势不及,几乎撞在对方身上,却被对方扶腰滑过。

    “抱歉。”对方声音清雅如流泉。

    陶墨移开灯笼,眼睛顿时一亮。

    只见眼前之人俊雅出尘如雪月,气质风华不输顾射半分。

    “适才冒昧,请兄台见谅。请问,去县衙如何走?”

    郝果子从陶墨身后窜出来,“你要去县衙?做什么?告状么?”

    “不,去找人。”青年从容道。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