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春道:“我与陶大人是老乡。”

    陶墨诧异道:“果真?”

    木春不动声色道:“当然。咦?这位可是佟老爷?”

    陶墨和崔炯同时回头,果然见佟老爷从里面出来。

    经过佟英红之事,佟老爷对差役对县官都打从心眼里反感,何况此事发生在他的府门前,极丢面子,因此人虽出来,却是黑着一张脸。

    崔炯知道佟家与一锤先生的关系,忙赔笑道:“佟老爷,不想还是惊动您了。”

    佟老爷道:“好说好说。倒是老夫的小事惊动各位了?”

    崔炯道:“佟老爷哪里的话。此事与您有什么干系?不过凑巧发生在您家门口罢了。”

    佟老爷要的就是这句话,嘴角终于上扬了几分,“那就请崔典史多多照应了。”

    “一定一定。”崔炯忙不迭答应。

    佟老爷看到陶墨,犹豫了下,还是走过来,道:“陶大人。”

    “佟老爷。”陶墨开门见山地问道,“佟老爷真要娶邱二小姐吗?”

    佟老爷刚刚放晴的脸色一下子拉下来,沉声道:“不知陶大人此话何意?”

    木春先前听说陶墨的种种事迹,还觉得传闻夸张,如今亲眼一见,却是叹为观止。论一言之威,他所认识的人中只怕只有辉煌门门主方能与他一比。但难得的是,他自己竟然毫无所觉。

    陶墨道:“邱二小姐只有一位,不能许给两家,我想问清两家的情况,再做定夺。”

    “不敢劳烦大人。”佟老爷硬邦邦道,“此事我们自会解决。”

    “谁说不劳烦大人?”梁家钻出一个人来,“我偏要将这事告上公堂,请县太爷大人定夺!”

    佟老爷皱眉。佟家先前还因佟英红之事闹得满城风雨,在这个关口,他不想再惹是非,只是邱二小姐……他想起画像上的花容月貌,又觉不舍,心中一阵左右摇摆不定。

    巷子那头,传来骨碌骨碌的滚轴声。

    正和梁家争执的崔炯突然跑过来,拉了拉陶墨的袖子,低声道:“是杨府的马车。”

    “杨府?”陶墨一时没反应过来。

    “一锤先生。”崔炯压低声音道。

    陶墨恍然。那一锤先生之女姓杨,一锤先生自然也姓杨。

    马车停下,下车的却是顾射。

    只是一日不见,陶墨看着他却有种如隔三秋的思念。

    顾射也看到了他,目光极快地扫过木春,最后落到佟老爷的身上。

    佟老爷如今看到顾射却甚为头疼,又因不敢得罪,不得不强作笑颜,迎了上去。“顾公子。”

    顾射道:“师母听说你要纳妾,特地让我送几样东西过来。”

    佟老爷素知自己妹妹的个性风风火火大大咧咧,怕她拿出什么东西让自己更难以下台,便道:“这,不如里面去说。”

    顾射点头道:“也好。”

    “公子等等我。”顾小甲从马车上跳下啦,愁眉苦脸道,“这一车的虎鞭牛鞭该如何处置?”

    顾射道:“听佟老爷的,去里面再说。”

    佟老爷一张老脸涨得通红。这还需要去里面说吗?什么都在他刚才那声叫唤中说得一清二楚了。

    木春见陶墨的目光紧随着顾射和佟老爷入门,提议道:“不如我们也进去听听他们说什么?”

    “这不请自入……”

    “不过问案。”木春帮他找好了借口。

    陶墨立刻点头道:“应当应当。”他抬脚要走,梁家一男子却唤住他,“大人!”

    作者有话要说:好困,我去睡了,大家也早点睡。晚安!(3)

    27

    27、祸不单行(九)

    陶墨虽急着进门,却也不得不驻步回身。

    梁家男子越过正要阻拦的崔炯,朝他远远抱拳道:“此事还请大人多多周旋!”

    陶墨郑重道:“本官自当尽力。”

    梁家男子还待说什么,却被崔炯和几个差役带走了。

    陶墨觉得不妥,正要上前,就被木春有意无意地拦住去路道:“大人。这边请。”

    陶墨见崔炯虽然带人走,但举止还算斯文,便放心地转身入门。

    郝果子在外面看着马车。他见木春悠悠然地跟在陶墨身后,心中不由生出几分嫉妒来。这个木春虽说是老陶介绍的,但是他看他的气度谈吐怎么也不像是久居人下的,也不知究竟是什么来历。

    他的心思陶墨自然不知。他此刻正全神贯注地听着顾射和佟老爷说话。

    顾射向来寡言,因此两人交谈,倒是佟老爷开口的次数多。

    顾小甲指挥着佟府下人将虎鞭牛鞭搬进佟府之后,便老老实实地站在顾射身后。

    佟老爷表达完感谢,又问完一锤先生夫妇的近况之后,不免词穷。

    顾射老神在在地坐着,既没有另起一话头解围的意思,也没起身告辞的意思。

    佟老爷无奈,只好将话头引到陶墨身上。

    “陶大人,关于邱二小姐的婚事,还请大人在其中多多周旋。”佟老爷道。

    这是陶墨今日第二次听到“周旋”,便道:“虽然常言道婚姻大事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但也要讲究个先来后到……”

    佟老爷一听他的话不利于己身,很快截断道:“邱家与梁家约定的是两年,两年期至,梁家违约不来,却不能怪邱家将二小姐另行婚配。”

    陶墨支支吾吾道:“其实按理说,另行婚配也没什么,只是……”

    佟老爷眼睛一亮,“大人也是赞同邱家的?”他故意说邱家,没说他,就是不想过早地将自己牵连进去。

    陶墨道:“但是佟老爷已经有了佟夫人……”

    提到佟夫人,佟老爷就想起那红颜薄命的佟英红,脸皮一紧,又是一黯,“老夫不会亏待她的。”

    陶墨不知他说的她是指佟夫人还是邱二小姐。

    顾射突道:“若我没记错,邱二小姐似乎比佟姑娘还要小几岁。”

    佟老爷脸皮再厚,在这样三位年轻后生面前提起此事也有些尴尬,道:“十九岁,也该出嫁了。有了英红前车之鉴,我又怎能让她重蹈覆车。”

    陶墨小声道:“其实,找个年龄相当的岂非更好?”

    佟老爷沉下脸色,“这恐怕就不是陶大人说了算的。”

    顾射道:“我听说邱家想要将女儿从正门送进来。”

    佟老爷正要说是,猛然想起什么,脸色一变。

    陶墨茫然地看着顾射。他隐约感觉到顾射似乎抓住了什么,却又想不出究竟抓住了什么。

    “停妻再娶,在我朝似乎是犯禁的。”木春终于开口。

    佟老爷脸色更加难看。他要再娶,佟夫人原是不同意的,但有了佟英红之事,佟老爷也下了狠心,直言道她若再闹,直接一纸休书断了个干净。也因这狠话,佟夫人才忍气吞声不再说什么,只求保住这正房的地位。那邱家若不是急于替子偿债,原本是不打算将女儿嫁过来当偏方的,毕竟是清白人家,嫁给一个父辈男子已经是大大的委屈,何况是偏房?所以两家商谈再三,总算在三书六礼从正门迎娶上敲定了下来。

    原本以为不过纳个妾,简单得很,谁知先牵扯出个梁家,如今又闹出个停妻再娶。要知道停妻再娶是个罪,一个闹不好,是要吃官司的。

    他想着想着,冷汗就从额头冒了出来。

    顾射朝木春投去好几眼,似乎在想他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佟老爷直接将这个想法问出了口。

    木春拱手道:“在下木春,是县太爷新请的师爷。”

    陶墨一愣,但没有否认。他原先是想让木春继任老陶的总管之职,如今看,却是委屈了。这个木春不但一表人才,而且看起来对律法也很了解,的确是当幕僚的人才。

    “哦,原来是师爷。”佟老爷在这么个一来二去之时已经相处辩驳之道,“我不知顾世侄是从哪里听来的消息说我要停妻再娶,我好歹也是一锤先生的妻舅,又岂会做这等知法犯法之事?怕是又是哪个市井小民乱嚼舌根,陷我于不义。”他对顾射称呼从“顾公子”到“顾世侄”一是拉拢关系,二是提醒两人的辈分。

    顾射挑眉道:“听说是从邱府里传出来的。”

    佟老爷笑容一僵。从佟英红自缢之事,他就能隐约感觉到顾射有些针对他。只是那时的感觉还不如现在这般强烈,所以只是隐约,如今却是褪去那层遮掩的薄纱,明明白白的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