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老爷冷哼道:“这可没法子,要怪只能怪他父亲视财如命!”

    邱老爷羞得满面通红,但有些话他又说不出口,只能僵在堂上。

    陶墨看看这边,又看看那边,最后目光落在站在前面两位讼师上。

    孙诺和卢镇学上了堂之后直没有发言,就好像入定般,见陶墨看过来,才动了动。

    孙诺抢先道:“婚姻乃是终身大事,不可草率马虎。如今两家都无此意,我们也不必再纠缠下去,就如邱老爷梁老爷所说那般,作罢吧。至于邱二小姐以后所托何人,这恐怕也与梁家无关了。”

    梁文武道:“若邱老爷不愿重新考虑,我也不愿解除婚约。”

    邱老爷不屑道:“左右还有半月之期,你若不愿解除,我便等到到期那日。”

    梁文武皱了皱眉,似在思量。

    梁老爷反过来劝他道:“儿啊,你既不娶那丫头,就不必再理会她事了。她以后高攀低就,都与我梁家无关。”

    梁文武抬头,定定地看着陶墨道:“还请大人施恩。”

    陶墨为难道:“这,这恐怕不由你来做主。”

    “民女邱婉娥拜见县令大人。”清朗女声从堂下传来。

    众人惊,齐齐朝外看去。

    只见素装女子盈盈跪于堂外,在两旁衙役衬托下,显得尤为楚楚可怜。

    “胡闹!你来做什么?”邱老爷第个跳起来。

    金师爷懒洋洋道:“大人,惊堂木。”

    陶墨下意识地拍。

    重了。

    堂下人齐齐惊得回头。

    陶墨自己也吓了跳,干咳声道:“请上前来。”

    邱二小姐这才起身,轻移莲步上前,重新跪下。由于她带着面纱,所以旁人只能隐约从面纱轮廓揣测她相貌,应是不俗。她朝陶墨拜,轻声道:“民女来此,乃是有事相求,请大人成全。”

    陶墨道:“可是为了你婚事?”

    邱婉娥摇头道:“并非婚事。其实,民女已决意出家为尼,因此想请大人为民女作证。”

    邱老爷惊叫道:“什么?你……”

    邱婉娥叩头,声音平静无波,“请大人成全。”

    邱老爷连道胡闹,若不是碍于这里是公堂,他几乎就要冲过去扯着她回家了。

    陶墨呆道:“你好端端,为何要想不开?”

    金师爷连连咳嗽,低声道:“出家是为了修正果,悟正道,乃是真正想开,怎能说想不开?”

    陶墨道:“可她正值青春,这……”

    金师爷当然知道她正值青春,说出家不过是为了激将,但知道归知道,说出来却要另套才行。

    “你这又是何苦?”梁文武终于开口了,话中带着丝丝无奈和凄凉。

    邱婉娥不理他,又叩了个头,“还请大人成全。”

    邱老爷气得眼睛都红了,手猛然捶地道:“当初是你非要在婚期未到之前让你娘去物色城中欲娶亲男子!也是你千挑万选选中了佟老爷。为何现在出尔反尔?!”

    邱婉娥缓缓抬起头,“我挑佟老爷,不过是因为我知道梁文武纵然不想娶我,却也会念着过去情分来阻止。可惜我只猜到他阻止,却没有猜到他始终还是不愿意娶我。”这样费尽心机孤注掷,甚至赔上自己清誉,却仍是竹篮子打水场空。她想到此处,顿时阵心灰意冷。

    邱老爷恨声道:“你,你竟然还对这个残废不死心?”

    邱婉娥道:“死心了,所以我决定出家。”

    邱老爷猛拍胸口,“造孽,造孽!你要气死我是不是?!”

    梁文武低声道:“你不必如此。我双腿已废,以后再不能行走。”

    邱婉娥转头,定定地看着他,冷冷道:“你若是我夫婿,自然可以阻止我。你若不是我夫婿,又何必来阻止我?”

    “不知廉耻!”邱老爷喝道。

    邱婉娥充耳不闻。

    陶墨终于反应过来,“那么,通知梁家,邱家与佟老爷商谈婚事,也是你了。”

    邱婉娥点头道:“是民女。”

    梁老爷见梁文武仍无反应,有些急了,向陶墨拱手道:“大人,邱二小姐如此情深意重,又与我儿情投意合,实是天作之合。还请大人做主,为他们二人定下婚期吧。”

    邱婉娥道:“梁老爷番盛情婉娥心领。只是我注定与梁公子有缘无分,强求无益,还是请大人为我作证,让我可无牵无挂地出家为尼。”

    32、针锋相对(五)

    “好好好,你既然要出家,就出家去!我邱家只当没有你这个女儿!”邱老爷开始怒极攻心,口不择言。

    梁老爷道:“万万不可,万万不可,此事还待从长计议。”

    邱婉娥道:“我意已决,只求大人成全。”

    “何须成全,你只需剃了头去尼姑庵里坐就是!”

    “邱二小姐,你……”

    “胡闹!”陶墨忍无可忍地拍惊堂木!

    举堂皆寂。

    金师爷对他刮目相看。这可是陶墨头次在毫无提醒之下,拍出记重响。随即他又对陶墨和自己无语,从何时起,只是拍下惊堂木也可让他刮目相看了。

    陶墨看向梁文武,“我且问你,你是愿意让邱二小姐嫁给你,还是让她出家?”

    梁文武眉头紧锁,“以邱二小姐……”

    “只选个!”陶墨道,“不许选其他。”

    梁文武呆了呆,踌躇许久,仿佛下定决心般,“若,若她真不嫌弃我双腿……我愿与她白首生,决不负她。”

    邱婉娥从上堂以来,直表现得十分坚强,哪怕邱老爷谩骂也不曾让她动摇半分,如今听到梁文武话却猛然红了眼眶,串串泪珠止不住地落下来。

    陶墨啪得又拍了下惊堂木,道:“既然如此,本官判你与邱二小姐三日后成亲!若再拖延,人五十大板!”

    “这……”孙诺刚想开口,就见听陶墨架势十足道,“你们也起打!”

    “什么?”卢镇学不可置信地看着他。

    陶墨不管他,径自起身道:“退堂。”

    下了堂,陶墨兴冲冲地走到书房,心仍极速跳动。他连灌几杯冷水,才让全身沸腾血液稍稍平静。刚刚阵呵斥乃是时冲动,如今平静下来,就忐忑起来,不知后果如何。

    过了会儿,金师爷和木春才进来。

    他们进门,就被陶墨抓住问:“如何如何?他们表情如何?”

    金师爷道:“大人既然判定他们三日后成亲,他们自然无话可说。”

    陶墨这才放下心来,又觉此事自己办得不错,成全了对有心人,心中不由高兴,“我看得出,那梁公子与邱二小姐是两情相悦,若是不能结为夫妇,就太可惜了。”

    金师爷踌躇道:“只是三日之期,未免有些太短了。”

    陶墨愣道:“短了么?”他还未成亲,因此并不知道娶亲需多少时日来准备。

    木春笑道:“大人这是别有用意。”

    金师爷撇嘴道:“哦?愿闻其详。”

    木春道:“大人如此判固然是遂了梁家与邱二小姐愿,却定会让邱老爷怀恨在心。他不能翻案,不能拿梁家如何,却能将气出在邱二小姐身上。大人快刀斩乱麻,定下三日之期,纵然那邱老爷有心向刁难邱二小姐,只怕也腾不出手来。”

    金师爷恍然,随即又觉得自己若静下心来,定然也能想到这层,只是让木春抢先罢了。

    陶墨听木春如此说,不禁有些迷糊,“这,邱二小姐不会有事吧?”

    木春道:“虎毒不食子,我看那邱老爷还不至于为难她。”

    陶墨还是有些不安,怕她步佟英红后尘,道:“我们是否要看着点儿?”

    金师爷呆住,“大人想要如何看着……点儿?”

    “这,就是……”陶墨顿了顿道,“邱家围墙有多高?”

    “……”金师爷看木春。

    木春拿茶壶倒茶。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