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墨终究没看成邱家围墙。他刚出门,就被等在门口顾小甲请上了马车。

    顾射坐在马车里,神态悠闲,慢条斯理地煮着茶。

    陶墨自发地在角落里坐好,然后安安静静地看着他。顾射眉眼如画,即使什么都不做,只是这样看着,便是种无比享受。陶墨出来时,心情还起伏不定,但此时此刻,却都平静了下来,仿佛可以这样辈子看下去。

    顾射煮完茶,倒了杯递给他。

    陶墨小心翼翼地接过来,喝了口,脸微微皱起,“有点苦。”

    顾射淡淡道:“是苦丁茶。”

    陶墨又抿了口,“不过再尝尝,又觉得有点甜。”

    顾射目光扫放在桌上纸包,似笑非笑道:“因为没放黄连。”

    “为何要放黄连?”陶墨不解。

    顾射道:“因为高兴。”

    陶墨道:“那没加是因为不高兴么?”

    顾射睨着他,“你觉得我不高兴?”

    陶墨仔细观他眉目之间神情,半晌,沮丧道:“我看不出。”

    顾射道:“你看上去很高兴。”

    陶墨愣,随即喜笑颜开,“看得出?”

    “想得出。”

    陶墨遂将今日堂上之事头头是道地说了遍。他有意讨好顾射,因此故意将原本枯燥之事画蛇添足,讲得罗里啰嗦絮絮叨叨才收尾。

    顾射只听不言。

    陶墨这才想起孙诺是他同门,金师爷曾说过,若孙诺当讼师,顾射必会相助,难道这次也是?他试探道:“你送信我收到了。”

    顾射道:“哦?”

    “那两字我虽然不识得,但幸好木春识得,他说是速审。”陶墨道。

    顾射道:“确是速审。”

    陶墨道:“我已按照你所言,速速审结了。”

    顾射半眯起眼睛缓缓睁开,转头看着他。

    陶墨心头别别乱跳。这是头次,他觉得自己身影映到了那双瞳孔里,不再只是浮在表面闪而过掠影。

    “很好。”顾射道。

    马车陡然停下。

    陶墨身体向前冲,顾射依旧面不改色。

    “我……”陶墨觉得气氛很古怪。

    顾射道:“到了。”

    陶墨愣了下。顾小甲从外打开门。

    陶墨又看了顾射眼。

    顾射视而不见。

    陶墨只好依依不舍地下了马车,然后愣住,“这里是……”

    顾小甲道:“这里不是陶大人县衙吗?”

    陶墨道:“是,但是……”

    顾小甲道:“既然是,那我们告辞了。”他说罢,径自跳上马车,头也不回地驾着马车就走。

    陶墨看着马车绝尘而去,心里不知为何有些空落落,连带走路都没什么力。

    郝果子见他神情恍惚,担忧地问道:“少爷是否是审案审得乏了?”

    陶墨摇摇头。

    “那是哪里不舒服?”郝果子紧张地问道。

    陶墨依旧摇头。

    “这,这为何无精打采?”郝果子不解道,“我听说,少爷将这件案子审得很好呢。”

    陶墨认真道:“真审得很好?”

    郝果子立即道:“当然,人人都竖拇指。”

    陶墨道:“可是为何我觉得……顾射不大高兴呢?”

    “顾射?”郝果子眉头皱,带着几分不以为然,嘀咕道,“他几时高兴过?”

    陶墨瞪他。

    郝果子扁了扁嘴巴,“要不少爷问问师爷,或许他们知道。”

    “师爷?”陶墨眼睛亮。

    金师爷今日回家得早,琐事俱推给了木春。

    陶墨找到木春时,他正站在窗边,隐约有鸽子飞走。

    “木师爷。”他在门外踌躇着喊。

    木春回身笑道:“东家,请进。”

    陶墨看他案上垒起来公务,到嘴巴话便又吞咽了回去。

    木春察言观色,微笑道:“东家有事?”

    陶墨支支吾吾道:“也没什么事。”

    “关于顾射?”木春针见血。

    陶墨吃惊地看着他。

    木春道:“若是公事,你不会吞吞吐吐。若说是私事……我能想到不多。”

    陶墨满脸通红。

    33、针锋相对(六)

    木春关上窗户,状若漫不经心地问道:“听闻顾射马车来过。”

    陶墨也无心理会为何他消息如此灵通,急忙点了点头。

    木春道:“可是顾射说了什么,令东家不悦?”

    陶墨飞快地摇头,叹气道:“他,他好像什么都没说,又……又好像说了什么,但是我领悟不到。”

    木春佯作为难道:“若是连东家都不知,我又岂能猜到?”

    陶墨直言道:“我觉得你比我聪明,或许想得到。”他顿了顿,捋章道,“不如我把我们对话都说遍,你听听。”

    木春做了个请姿势。

    陶墨道来。

    他记性极好,对顾射又上心,描绘起来头头是道,连顾射当时神态都活灵活现。

    木春微讶之后,便笑吟吟地听着。

    末了,陶墨收起各种表情,郁闷道:“马车只转了圈便回到了县衙,我也不知他是何意。是否是我在言谈之中得罪了他而不自觉?”

    木春道:“若要这样说,也可以。”

    陶墨见他果然知道,忙瞪大眼睛追问道:“说错了什么?”

    “东家可还记得那孙诺与顾射关系?”

    陶墨颔首道:“出自同门。啊,你是说,因为孙诺?”

    木春道:“梁家上公堂原意便是想让梁公子与邱二小姐结亲。如今东家遂了他们意,自然等于让他们聘请讼师卢镇学小胜局,代表邱家孙诺小败局。卢镇学师从林正庸,与孙诺、顾射恩师锤先生乃是多年宿敌,他打败孙诺赢了官司,顾射又如何能够高兴?”

    陶墨听得愣愣,半晌才道:“那邱二小姐与梁公子明明是两情相悦有情人,我只是让他们有情人终成眷属,何错之有?”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