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墨到的时候,大门正敞开着。

    从门口处就能看到门内特地扫了一块雪地出来,上面不知谁写了龙飞凤舞的“雪”字,十分应景。

    郝果子递了帖子,门房飞快去报。

    等陶墨走到园中,泰山书院的院长已经亲自迎了出来。

    “不想陶大人亲临,有失远迎,有失远迎。”院长五十多岁,保养得宜,红光满面。

    陶墨回礼道:“叨扰了。”

    院长不想他毫无官架子,就像个普通的后生晚辈,暗暗点头,道:“正好今日书院来了不少当地文士赏雪作诗,大人若不嫌简陋,招待不周,不妨一同入座。”

    “如此有劳了。”陶墨也不推辞,径自往园中走。

    事实上,他早已按捺不住了。刚刚进园子的时候他就看到顾射坐在亭中,如月生辉。他身旁坐着很多人,一个个围着他,笑容洋溢,直把他看得心痒难耐。

    院长见他目不斜视地往亭中走,忙道:“大人是否是冷了?”

    “不冷。”陶墨虽然不愿,却还是停下脚步。

    院长道:“那亭子虽然有盖,但四面漏风,并不保暖。大人不如去堂内坐坐?”

    陶墨道:“不用去堂内,我在亭中看雪就好。”

    院长心想那亭子里坐的都是讼师,平素最讨厌的就是官,你眼巴巴地上去,只怕要灰头土脸地下来,这也不打紧,莫要因此借故留难我们学院才好。

    陶墨哪里知道他的心思,正要继续往前,就被老陶漫不经心地挡住去路,道:“少爷,金师爷在那边。”

    他顺着老陶的手看去,果然,金师爷正穿着一件深蓝棉袄坐在石凳上,啜着小酒与人说笑。

    陶墨看了看近在咫尺的亭子,心中挣扎了下,终是抬脚朝石凳的方向走。

    从他一进来,园中人多多少少都竖着耳朵倾听他的动静,如今见他往石凳走,都引颈去看。

    那金师爷像是早料到他会来,坐在凳上敷衍地拱了拱手道:“县老爷安好。”

    陶墨叹气道:“不好,一点也不好。”

    金师爷拿眼睛斜睨着他,“莫不是我出了什么差错?”

    陶墨道:“我缺个师爷,金师爷可愿屈就?”

    金师爷道:“我年老体弱,早已不胜其位。”

    陶墨继续叹气道:“所以我一点都不好。”

    旁人听他们答得有趣,都静下来细听。

    金师爷道:“本县人才济济,想个师爷简直易如反掌,县老爷何必忧心?”

    陶墨伸出手掌,翻了一下,然后看着金师爷。

    金师爷也看着他。

    半晌,陶墨道:“我翻了。”

    “……”

    “所以,你跟了我吧。”陶墨认真道。

    金师爷嘴角微抽。他虽然不想承认,但眼前这个情况实在有点像……追求女子。“县老爷何必这样执着?”

    陶墨想了想道:“我记得曾经有一句很有名的话。”

    “哦?哪一句?”

    陶墨在嘴巴里咕哝了一遍,才信心十足地开口道:“弱水三千,我只取一瓢饮之。”

    金师爷:“……”早知道,他应该在家中等他的。

    作者有话要说:圣诞节快乐!(3)

    5

    5、新官上任(五)

    “金师爷,你就从了吧。”书生多是好事之人,不免起哄。

    金师爷脸色煞白,脑袋里兜兜转转那么多话,竟是一句都驳不出来。

    陶墨还眼巴巴地等着他的答复。

    老陶只好道:“少爷,纵然你求才若渴,这句话却是有些不妥。”

    何止有些不妥,简直是大大的不妥。金师爷只恨自己不能站在老陶身边,对他耳提面命。

    陶墨郁闷道:“用得不好?”

    “倒也不是不好。”大庭广众之下,老陶也不好点破,只是道,“只是有些用力太过。”

    陶墨道:“难道要说,弱水三千,我愿取两瓢饮之,金师爷,你可愿作这第一瓢?”

    瓢?还是嫖?

    金师爷已经不是脸色发白,而是发青了。

    其他书生闷笑不已。

    “好。”金师爷脸色变了数变,突然皮笑肉不笑道,“蒙得县老爷另眼垂青,金某受宠若惊。金某本非作势拿乔之人,这便应下了,愿为东家效犬马之劳。”

    前一个县老爷,后一个东家,态度上的转变已说明他是真的答应。但老陶总有几分不安,他看得出,金师爷是为着争一口而答应的,并非真心想为陶墨效力。只是事已至此,再解释也是徒然,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陶墨见金师爷答应,心中松了口气,脚步立刻一转,朝亭子走去。

    老陶眉头不经意地皱了皱,亦步亦趋地跟在身后。

    可惜等陶墨到时,亭中众人已经散了。

    陶墨不甘心地问旁人道:“刚刚亭中还坐满了人,怎的不见了?”

    那人道:“顾射要走,他们自然也跟着走了。”

    陶墨懊恼。按理说那么多人离开,自己断无不知之理。定是刚才人多嘴杂,众人有哄笑,所以才不曾注意。

    老陶见陶墨神情沮丧,轻咳一声道:“难得当地文人聚会,少爷应该多结交结交才是,也好为在此立稳根基打下基础。”

    陶墨一省。是了,来日方长,他又何必急于一时。

    想着,他便听话地朝众人聚集的地方走去。

    其他人对新来的县老爷也好奇得很。见他主动攀谈,无不欢迎。

    过了会儿,老陶注意到金师爷起身告辞,立刻拉着陶墨一路相送,甚至同轿至他家门口。

    对陶墨的殷勤,金师爷不置可否,只说年后一定到任。

    老陶见此,只能无奈。

    回到县衙,陶墨犹犹豫豫地不肯下轿,“要不,我们接着去拜访一锤先生吧。”

    “顾射另有住所,即便去见一锤先生,也碰不上的。”老陶道。

    陶墨“啊”了一声,神情失望以极。

    老陶看得直皱眉,“少爷,你随我来。”

    陶墨心里咯噔一声,又不好的预感。

    果然,进了书房门,老陶立刻不冷不热地丢来一句,“少爷,你还记得曾经在老爷坟前答应过什么吗?”

    陶墨脸色发白,讷讷不语。

    “断袖分桃,有悖伦常,你不可再执迷不悟。”老陶字字铿锵有力,直击陶墨心头,“老爷用性命付出的代价,难道还不够吗?”

    陶墨只觉眼前景物一晃,再回过神时,自己已经双腿一曲,啪得一声跪在地上。

    老陶吓了一跳,连忙扶起他道:“少爷知道便是,何以行此大礼?”

    陶墨撑着虚软的双腿站起来,摇头道:“我也不知。”只是刚刚一刹,他的肩膀与双腿仿佛是不堪重负。

    “少爷。”老陶微微提高声量。

    “我知道。”陶墨打断他的话,急匆匆道,“我答应过我爹,会做个好官的。我一定要做个好官。”他说得又亮又流利,不知是在向他保证,还是在向自己提醒。

    老陶见他面色苍白,神情凄楚,不忍再逼,“我也是为少爷好。那个顾射一看就不是易与之人。你与他结交,只怕要吃大亏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