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

    38、千丝万缕(二)

    紧紧张张地穿好衣服,陶墨站在外间,看着顾小甲端着盆子进进出出地伺候顾射洗漱,犹豫着怎么进去向顾射告辞,就听到有家丁在外头轻声呼唤顾小甲。

    顾府大小事务几乎都是由顾小甲人包办,顾射只做他想做事情。因此顾射和顾小甲对于这种在外人看来算是逾越行为都觉得稀松平常。

    顾小甲端盆出来,道:“做什么?”

    家丁道:“外头有人求见。”

    “大清早?”顾小甲皱眉。这个时间找上门多半十万火急,而他对十万火急之事向来没有好感。“谁?”

    “县衙人。”

    “……我知道了。”顾小甲挥退家丁,就转身朝里奔。此时此刻,他脑海中只有个念头,谁说两个男人不能仙人跳?后续这不就来了吗?怪不得昨晚他见到陶墨时就觉得不对劲,果然是准备挖个陷阱想让公子跳!

    顾射听完之后倒没什么大惊小怪,淡淡道:“请进来。”

    顾小甲急道:“我怕他们来者不善!”

    顾射抬眸,“怕?”

    顾小甲愣,懊恼道:“也是,有什么可怕。我这就去叫他们进来!”

    “稍等。”陶墨在外间听得分明,终于忍不住站出来道,“他们大约是来寻我,此事还是让我亲自出面解释好。”

    顾小甲道:“亲自出面解释?你准备如何解释你来顾府缘由?”

    陶墨被问得窒。

    顾小甲不肯放松,“你又如何解释你为何在顾府过夜?”

    陶墨道:“这,是顾府好客,所以……”

    “我们公子从来不留客住宿,你这样说,倒好像我们故意巴结县太爷大人。”顾小甲嘴里不饶人,几句话完全将陶墨堵得全然无声。

    顾小甲自觉出了气,踩着略显轻快脚步朝门口走去。他倒想看看那个木春究竟想做什么。

    陶墨尴尬地留在原地,眼睛时不时地看向坐在床边整理衣袖顾射。

    若是可以,他倒愿意天天这样看着他,哪怕只是整整衣袖,或是什么都不做。但是当顾射冷然眼眸望过来时,他便知道这不过是他厢情愿。

    “多谢你夜收留,还有衣服。”陶墨视线左右移动,怕自己与他对上便再也移不开去。

    “你为何不反驳他?”顾射问。

    陶墨愣,“反驳?谁?”

    顾射没答。

    陶墨想了想,试探着问道:“你是说顾小甲?”

    顾射道:“你在公堂上不是口齿伶俐么?”

    陶墨不知道他这句话是褒是贬,亦或是还在为输了邱家官司而耿耿于怀,只好就事论事地接下去道:“他说也有道理。我本来就是莫名其妙地闯进来,又莫名其妙地给你们添了麻烦。”

    顾射站起身,“既然如此,便起来看看究竟是何等麻烦吧。”

    陶墨有些二张金刚摸不着头脑。他惹得麻烦不是擅自入顾府住了夜,又穿了顾射衣裳么?怎听他口气,似乎还有下文?

    不过疑惑归疑惑,他还是乖乖地跟在顾射身后走了两步。

    顾射突然驻步,回头。

    陶墨抬头便看到他容貌近在咫尺,霎时失了说话本能,只能睁大眼睛眨不眨地望着他,心头怦怦直跳。

    “茶几上有昨日过夜茶,去漱漱口。”顾射说完,便自顾自离去。

    陶墨在原地呆站了会儿,才恍然回神,顿时羞得满面通红,飞奔进内间,连喝了两大杯冷茶,然后又就着手掌呵了两口气,发现嘴里没什么味道之后才松出口气。

    就这么会儿耽搁工夫,顾射已经走得不见踪影了。

    陶墨只好在府里摸索着前进。他原想找个人问问路,奈何顾射喜静,府中并没有请太多家丁。他大约走到了炷香时间才见到人。

    好不容易赶到正厅,里面却是片寂静。

    木春与顾射各坐边,温冷,却同样出色。

    郝果子和顾小甲站在他们身后,却同样怒目而视,势均力敌。

    陶墨迈进门槛,在他们望过来刹那,突然有种奇怪感觉,仿佛自己是多余之人,本不该出现在这里,打扰他们。不过这个想法很快在木春让人如沐春风笑容中消失殆尽。

    木春微笑道:“东家昨晚去了哪里,倒叫我们夜好找。”

    陶墨道:“我也不知怎就来了顾府,累得你们担心了。”

    木春还未说话,郝果子就脸郁闷地走过来,用极轻声音抱怨道:“少爷,邻县与谈阳县相距数十里,你如何能不知不觉地从邻县跑回来?”他言下之意是不信陶墨说辞了。

    陶墨苦笑。他也不知该如何解释,但他确确不记得自己究竟是如何来到了顾府。郝果子不说他还不觉得,如今细想,此事确蹊跷之极。以谈阳县与邻县距离,莫说他喝醉酒不省人事,就算是头脑清醒如同现在,也不可能靠双脚走个来回。

    “我真得不知是怎么来。”他无奈地解释。

    郝果子在来之前已经认定陶墨是借酒装疯,故意来顾府亲近顾射,因此他说什么都觉得是借口,何况,他说辞又着实可疑。试问天下有谁会吃饱了撑着没事将个男人千里迢迢地送到另个男人家里?

    吃饱了撑着没事某人笑眯眯地开口道:“东家身上这身衣裳,好似不是昨天那身。”

    郝果子定睛看,果然不同,心里立时冒出各种猜测,看顾射目光也是大大不同。

    顾小甲越听越觉得发展势头不对头,忙出声道:“他昨天那身衣裳臭得要命,我拿去洗了。”

    木春看着顾射,笑得意味深长,“臭啊。”

    顾射淡淡道:“确有味道,我想或许屋檐上也还未散尽。”

    木春故作不知,道:“哦?味道都蔓延到了屋顶,确是很大味道。”

    陶墨被他们口个臭,口个味道说得无地自容,讷讷道:“我下次再也不喝酒了。”

    木春笑道:“东家何必作茧自缚?饮酒乃是人生大乐趣。岂不闻天宫有琼浆玉液,可见即便当了神仙舍了七情六欲,也舍不了这杯中之物啊。”

    陶墨道:“可是饮酒也有诸多弊端,譬如说,酒能乱……乱,乱性?”由于不太肯定自己说得是否正确,所以他将最后个字说得极轻。但这样语气落到别人耳中又是另番滋味。

    木春道:“东家何出此言?莫非你昨晚做了什么……事?”他话是对着陶墨说,但眼睛却对着顾射看。

    顾小甲心里咯噔声,暗道:来了来了,果然仙人跳!

    顾射脸坦荡道:“以木兄看来,他能做何事呢?”

    木春见好就收,“无事自然最好。”

    陶墨听着他们两人谈笑自若,总觉得话中有话,但他偏生听不出其中玄机。他见顾射和木春都笑而不言,主动插话道:“你们怎知我在顾府?”

    木春面不改色道:“我们寻了东家夜,几乎将两县地皮都翻了过来。最后还是郝果子想起东家与顾公子有些交情,所以才寻到了顾府。”

    陶墨大为愧疚道:“都是我不好,连累你们夜奔波。”

    就算是平素看他不顺眼顾小甲此刻也有点儿同情他了。被人卖了还替人数钱大约指就是他了。

    木春干咳声道:“其实今日前来,还有事相求顾公子。”

    顾射道:“说。”

    “县衙正准备修葺……”

    木春才说了半,就被陶墨打断道:“好端端地,为何要修葺?”

    说起这个,郝果子就肚子苦水,“少爷,你房间今天无端端地塌了。”

    “啊?”陶墨眼睛瞪得滚圆。

    顾小甲盯着木春。虽然这样想来毫无依据,但他就是感觉这事与木春脱不了干系。

    郝果子道:“不但你房间塌了,连老陶和几间客房屋顶也漏了。”

    陶墨呆道:“怎会如此?”

    “这,”郝果子望向木春,“木师爷说或许是半夜有谁来县衙踩盘子,不幸把屋顶踩坏了。”

    顾小甲扑哧笑。

    郝果子怒目而视。遇到这种事他竟然还幸灾乐祸。

    顾小甲自知失态,忙补救道:“我是在想,那个贼人定身肥如猪,不然怎么能踩得坏屋顶。”他边说,边拿眼睛瞟木春。

    木春气定神闲。踩盘子这等小事又何须他亲自动手?至于其他人是否身肥如猪又与他何干?他只要确定那个人听命行事便可。

    陶墨道:“那损失大不大?修修要多久?”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