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居心叵测(四)

    脚步声渐渐远去,屋里屋外又恢复之前宁静与冷清。

    顾射默默摘下腊梅花蕊,在食指与拇指之前慢慢地碾碎。

    母亲最爱此花。不管春夏秋冬,总爱放在窗台边。她说此花傲雪凌寒,最有风骨。她出身将门,是真正将门虎女。不过自从嫁入顾家之门,便放下手中金戈,心操持家务。

    父亲爱是苍松,认为稳健雍容,进度有度,心意坚定。他人如苍松。从不花天酒地,只与母亲风花雪月。

    人人都以为他们是金玉良缘,伉俪情深。连他们自己都是这般认为。若非后来舅舅失手打死吏部侍郎之子,兴许这个认定就会持续到他们死亡为止。

    桩英雄救美佳话却酿出英雄为恶霸陪葬惨剧。

    还记得舅舅行刑那日清晨,风很冷,如刀。母亲被父亲拒绝进宫向皇上求情之后,穿着身单薄素衣牵着他出门回了娘家。

    曾经门庭若市将府冷冷清清,显得格外凄凉。府里上上下下都换上了麻衣,装点好了灵堂。

    母亲并没有进灵堂,只是默默地跪在堂外。

    直到噩耗传来。

    举室嚎啕。

    他看着母亲眼睛,干得可怕。

    早就请来和尚道士开始诵经念佛,进行超度。

    母亲慢吞吞地站起来,步晃地带他回了府。这是他记忆中,母亲最后次踏进娘家门。

    后来,父亲被擢升至人之下万人之上相位。

    后来,母亲病不起。

    犹记得病榻前,母亲双眸黯淡如晨间星辰,曾经美丽面容如今形销骨立,再也不见赏梅时与腊梅交相辉映风华。她抓着他手,淡淡地问:“觉得你舅舅该死吗?”

    “不该死。”他回答得毫不迟疑。救人本是天经地义之事。

    母亲道:“但他死了。”

    他道:“我会勤读诗书,金榜题名,当个能保舅舅不死大官。我绝不会像父亲那样袖手旁观。”

    母亲沉默半晌,缓缓道:“杀人偿命,你父亲并没有做错。”

    “母亲认为舅舅错了?”

    “他也没错。”她幽幽道,“或许错,是天,是命。千错万错,错不该我是他心目中护短浅见之徒,他不该是这天地间少有公正公平之士。”

    尽管母亲说父亲没错,但顾射听得出她心中未尽怨怼之情。

    “阿射。”她手指缩紧,像是想将接下来话个字个字地钉进他心坎里去,“记住。情投意合不仅仅是两情相悦,梅与松看似相若,其实,也是南辕北辙。你记得,若你是大公无私之人,千万莫要找我这般心胸狭窄护短之妻。若你与娘样,也是个护短之人。那么,千万莫要找如你父亲这样六亲不认大义灭亲大丈夫。你记得了吗?”

    他记得。

    那时痛和母亲话,都记得。字字句句,历历在目。

    现在想来,陶墨与父亲虽然性格不同,却是更是真正大公无私之人。父亲眼中还有皇帝,还有前程,而陶墨眼中怕是只有公正了吧?

    他为何对此如此介怀?

    陶墨是官,虽然不够聪明,不够灵活,却不失为个正直官。在今日黑暗官场,能够看到这样官本应该是件值得庆贺之事。可他为何耿耿于怀。

    从陶墨判邱梁成婚伊始,他心中便隐隐感到窒闷,如今想来,竟不是为了输官司。

    莫非……

    他皱眉。

    花蕊自指缝间跌落,悄无声息。

    陶墨坐在花厅里等,看到顾小甲出来,立刻站起身,朝他身后看去。

    顾小甲道:“不必看了,公子在房里休息。”

    陶墨难掩失望,干笑道:“今日奔波了日,顾公子定然很累了。”

    顾小甲道:“你不是说马车寻到了么?我去看看。”

    陶墨蔫蔫地道:“好。”

    顾小甲边走边问道:“偷车贼可寻到了?”

    陶墨摇摇头,“马车是被丢弃在城外,并不见人。”

    顾小甲道:“他定然是拿光了车中值钱之物,才将车弃之路边。他却不知,其实这辆车本身也值钱得很。”

    陶墨叹气道:“若我没有清点错,车中物不缺。”

    顾小甲嗤笑道:“定然是你点错了。要知道这马车中有不少值钱小东西。”他说着,手脚并用地爬上车厢。

    陶墨在外面等。

    过了会儿,顾小甲满面疑惑地下车来,“他不偷东西,将马车牵走作甚?难不成是为了逗我们玩?”这乐子都逗大了。他立刻想到林正庸门下。想来想去,整个谈阳县敢这么逗他家公子玩,应该也只有他们了。没想到公子只是在邱老爷官司中失利,便让人这样欺负到头上。他想着想着,忍不住狠狠地瞪了陶墨眼。

    陶墨被瞪得莫名其妙。

    顾小甲道:“马车虽然找回来了,但也不知这段时间被什么人坐过,我先去让人里里外外打扫干净才行。”

    陶墨看着他自顾自地走,踌躇在原地,不知如何是好。

    直为插话郝果子忍不住道:“顾射呢?”

    陶墨面色紧,半晌才干巴巴地笑道:“多半是累了。”

    “那我们今晚是回县衙还是住在顾府?”若换做之前,陶墨愿意搬回县衙,郝果子绝对是欣然从之。但如今外头还有个旖雨虎视眈眈。顾射倒成了遮风挡雨打伞,他还不想让他家呆少爷这么快从伞下脱离出来。

    陶墨却总是与他想得相左,“回去吧。总是打扰他,也不好。”

    当初也未见就好了,也不是样住下了。郝果子想归想,终没有逆他意,去雅意阁随手收拾了东西,便与他同回了县衙。

    县衙中少了老陶,少了木春,金师爷又回了家,便显得格外冷清。

    郝果子边帮陶墨铺床,边嘀咕道:“怎还没入夜呢,人就都没了。”

    陶墨知道他说是金师爷,道:“外头冷,天黑早,早些回家也好。”

    郝果子道:“也好,我陪少爷说说话。”

    陶墨道:“说什么?”

    “什么都好。”郝果子屁股在他旁边坐下来,“不如,说说今日少爷与顾射踏青之事?”

    陶墨道:“也没什么好说。”

    郝果子道:“也是。顾射惜字如金,只怕闷得很。”

    “他不闷。”陶墨反驳完,猛然想起事,问道,“你可曾听说过顾弦之?”他直觉得耳熟,却怎么也记不起在哪里听说过,便想碰碰运气地问问郝果子。

    郝果子惊讶道:“少爷怎会问起他?”

    “他?”

    “当然。”郝果子正要打起精神,慷慨激昂地番介绍,就门房在外头道:“大人,顾府马车在外头候着。”

    郝果子疑惑地站起来,开门道:“这大晚上,他们来做什么?”

    门房道:“说是接大人过府下棋。”

    郝果子道:“今晚太晚了,让他们明天再……”

    他话音未落,陶墨就窜出去了。

    “……”郝果子转身拿起还未来得及打开包袱,关上门,跟着跑。

    马车依旧是那辆被盗过马车。

    驾车是顾小甲。

    他见陶墨出来,不甘不愿地抱怨道:“住得好端端,跑回县衙做什么?屋顶修好了吗?”

    陶墨干笑道:“还不曾。但木师爷走了,我便想去他屋子凑合凑合,以免叨扰。”

    “堂堂县老爷住师爷屋子像什么话?”顾小甲看郝果子抱着包袱出来,满意地点头道,“反正我们顾府什么都多,自然也不缺两间房子。”他更不想在不缺房子情况下还要睡厨房。

    陶墨听他如此说,心想必定是顾射意思,不禁欣喜地上了车。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