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居心叵测(五)

    顾府灯火通明。

    陶墨看到顾射时,他正在煮茶。古朴茶桌前面放着张凳子。他转头看顾小甲,却正好看到他拉着郝果子离开背影。

    门半掩着。

    地上月光角,有点亮,有点凉,有点说不出得叫人心慌。

    “坐。”顾射淡淡道。

    陶墨在凳子上坐下,腰板笔直。

    炉里火不安地跳跃,细碎温度在面上轻晃。他看着顾射修长坚定手指,低声道:“马车找到了。”

    “嗯。”

    “在城外。”

    “嗯。”

    “没丢东西。”

    “嗯。”

    “但我会努力找到偷车之人。”陶墨信誓旦旦。

    顾射抽空抬眸看了他眼,“偷车之人?”

    陶墨愣了愣,想不出这几个字有何不妥。

    顾射道:“偷窃者,不应该谓之贼吗?”

    陶墨低头,凝神静思,半晌鼓起勇气道:“我想,他偷了车却又分文不取弃之城外,定然是有他原因。”他看着顾射脸色,生怕自己有只字片语又犯了他忌讳。

    顾射不愠不火道:“你认为是何原因?”

    陶墨道:“或许,他需用马车。”

    顾射嘴角微扬。

    陶墨小心翼翼地问道:“我说错了。”

    “不。有理。”顾射道,“马车本就是用,只是太多人人心复杂,想得复杂。”

    陶墨听他赞同自己,不禁胆大起来,又道:“我是这样想。那人或许是有急事,万般无奈之下才借用马车。”

    顾射道:“他将马车弃之城外。”

    陶墨眼睛亮,道:“也许他就是急于进城!”

    顾射未答。

    陶墨又想了想,“啊,他既然急于进城,为何不干脆将马车赶入城内呢?”

    顾射在茶壶中添新水。

    陶墨埋头想了许久。

    顾射突然开口道:“你先去何处找失车?”

    “城中。因为金师爷说顾府马车若进城定会被人认出来……啊!他也知道。他认得这辆是顾府马车。”陶墨觉得思路下子畅通了,“马车是在笼山丢,而他知道那辆车是你。那人,那人是桑头村人?”

    顾射侧头,看着门前东移月光,“夜深了。”

    陶墨怔,下意识地看向他手中茶壶。

    “我困了,你也该歇息了。”顾射直接下逐客令。

    “哦。好。抱歉,我说案子说得太入神了。”陶墨慌慌张张地站起来,往外走,深恐走得慢了冒犯到他。

    顾射看着陶墨出门,伸手拎起被火炉烤得发烫茶壶,将其中清水统统倒进旁边水桶之中。

    陶墨这头才因顾射提点而茅塞顿开,那头崔炯便直接将犯人押上了公堂。

    陶墨接到消息,匆匆换了官袍从顾府赶回县衙,与他同来还有作为原告顾小甲。

    金师爷见识过几次陶墨审案,终于忍不住在闲暇给他念了几篇坊间流传破案传奇小说。虽说不尽靠谱,但在他看来,再不靠谱也比自家县太爷要可靠得多。

    因此陶墨上堂之后并不似以前那般慌张失措,不知所为,而是气定神闲地问道:“堂下所跪何人?”

    那人颤巍巍地正要答话,却听啪得声,惊堂木拍,当即惊得匍匐在地,慌乱道:“小人桑小土,小人,小人请大人开恩!请大人开恩!”他说着,就这样啪啪啪得磕了三个响头。

    陶墨原是在问完话之后才想起小说中县太爷在问话之前都会拍惊堂木,以壮声势,所以才慌忙补上,却不想吓到了堂下之人。他连忙柔声道:“你莫怕,先将事情原原本本道来。”

    桑小土听到陶墨声音平和,稍稍定了定神,低声道:“小人是桑头村村民,家里头原本有几亩地,但前几年为了给我爹凑钱买药,都给卖了。如今在城里做点短工。”

    顾小甲道:“你说做短工该不会是梁上君子吧?”

    桑小土茫然道:“没搬过梁,倒是搬过箱子,大箱子。”

    金师爷干咳两声。

    听得正入神陶墨立刻关心道:“师爷哪里不舒服?要不要先下堂歇息?”

    金师爷没好气道:“多谢大人关心。”

    陶墨见他面色红润,确没什么病痛,才放下心来,对桑小土道:“金师爷不宜久坐,你还是挑要紧来说。”

    ……

    什么叫他不宜久坐?

    金师爷脸上阵青阵白。虽说陶墨也算顺了他原意,但这缘由实在让他“汗颜”。

    桑小土唬得连连点头,“那日,我爹咳得厉害。我就背着我爹来县城看大夫,但是走到半路,我爹就不行了,脸色蜡白蜡白,我怕他赶不及到县城,半路上就……就……”他双目湿润,啜泣道,“我当时啥都想不出来了,看到旁边有辆马车,车上又没人,就想着先救人,大不了救完再偷偷送回来。后来我把我爹放上马车,才发现这马车漂亮得像,像……花样。我猜是顾公子马车,但我爹眼看着就不行了,我啥也没敢想,就,就驾着马车去了县城。我知道顾公子是城里大人物,不敢进去,就把车丢在外边。我想着,也许就被人发现了。顾公子找回了车,大概就不计较了。如果没发现,我就偷偷地再送回去。谁知等我回头去看时候,就看到很多官差。我怕得要命,我不知道,不知道会这样。爹没了,我,我又……”

    县衙片寂静,只闻他人伏地嚎啕声。

    金师爷兀自唏嘘了番,转头想提醒陶墨继续审案,却只看到他正趴在案头悄悄地抹眼泪。“……”

    堂上堂下暗明哭得欢,案子反倒搁浅了下来。

    啪啪啪。

    三声鼓掌。

    陶墨愣,睁着双红通通眼睛往堂外看。

    只见卢镇学穿着身暗红长袍,施施然地从人群中走出来。

    金师爷暗暗皱眉,提醒陶墨道:“这是公堂,闲杂人等不应入内。”

    陶墨点点头以示明白,转头对卢镇学道:“你来公堂作甚?”

    金师爷恨得想捶桌。

    卢镇学经过几次相处,对陶墨个性早已了然于胸,这样结果也是意料之中,微笑道:“打官司。”

    “谁家官司?”陶墨愕然。

    卢镇学手指朝趴在地上哭得抽抽噎噎桑小土道:“他。”

    金师爷忍不住亲自跳出来道:“卢讼师与桑小土事前有约定?”

    卢镇学道:“事前我与他素未蒙面。”他是听闻陶大人又升堂审案了,才好奇来看看,不想案子竟与顾射有关。顾射来谈阳县不过短短两载余,从未上过次公堂,风头便时无双,将原本独占鳌头他比了下去,他早想找机会与他较量番。上次梁府邱府之案是小试牛刀,如今机会难得,他不信顾射被人踩到头上还不出来!

    金师爷道:“毫无干系?”

    卢镇学摇头道:“非亲非故。”

    “那么还请卢讼师在堂外听审。”若不是卢府在谈阳县算得上数数二大户,他说话绝不会如此客气。

    卢镇学不理他,径自看向陶墨道:“陶大人,桑小土目不识丁,对我朝律法更是无所知,还请大人恩准我当他讼师,为他申辩。”他知道陶墨看似愚钝,审案却是难得公正,因此他心中对他同意此事有着十成把握。

    不想陶墨皱眉道:“你与他非亲非故,与此事又毫无干系,如何为他申辩?”

    卢镇学道:“凡事都讲究个理字,非亲非故,毫无干系也可以理服人。”

    陶墨道:“那你又怎知我不会以理服人?”

    卢镇学愣。

    陶墨道:“还请卢讼师暂且站到旁,若本官真有偏颇之处,再出来申辩不迟。”

    顾小甲看到卢镇学讪讪退出堂外,故意哈哈大笑。他认识陶墨这么久,还是头次觉得听他说话竟能大快人心。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