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射头也不回道:“既然无心,何必流连。”

    陶墨回头看棋局,呆呆地重复道:“既然无心,何必流连?”

    既然无心,何必流连……

    刷。

    郝果子翻身坐起,头痛地按着额头,忍不住道:“少爷。”

    “嗯?”

    “这八个字我听了晚上了。”闹得现在即使陶墨不说这八个字,这八个字也会自动在他脑海中不断回旋回旋……

    陶墨道:“你说,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呢?”

    郝果子道:“也许是看出少爷无心下棋?又或许……”是在指少爷对旖雨公子态度?他愣了愣,随即被自己这种想法所惊住。少爷对旖雨公子是何态度又关顾射什么事?他总不会吃醋吧?

    ……应当不至于吧?

    陶墨听郝果子只说了半句,就不接下去,追问道:“又或许什么?”

    郝果子拼命将刚才想法晃出脑袋,道:“顾射心思高深莫测,谁猜得到。”

    陶墨翻身,手掌贴着耳朵,继续烦恼地将这八个字翻来覆去地咀嚼。

    郝果子道:“少爷何必这么在乎顾射话?他兴许只是随口说罢了。”

    陶墨没有立即回答。

    郝果子想到陶墨对顾射心思,既想泼冷水,又不忍泼冷水,只能幽幽道:“老陶快回来了,少爷你与顾射还是莫要走得这么近好。”

    提到老陶,陶墨思绪终于从这八个字中钻了出来。他对老陶敬意并不只因为对方处处为自己着想,将他打点妥当,还因为老陶在很多时候替代了父亲所本该站位置。有些话他本不必说,有些事本无须他来考虑,但是他说了,考虑了,并非因为他是他少爷,而是因为这是陶墨父亲临终遗言。

    父亲……

    贴着陶墨脸颊手突然湿润。

    清晨出门,空气中浮着湿气。

    陶墨搓了搓有些发僵双手,目光被路边马车吸引。

    蓬香坐在马车上眼睛半眯,似乎在打盹儿。

    陶墨从郝果子手中接过裹着衣服油纸包,朝他走去。

    正要陷入梦乡蓬香被人轻轻推,顿时个激灵地醒过来,看到陶墨,忙揉着眼睛道:“陶,陶大人?”

    郝果子没好气道:“你大早在这里做什么?”

    蓬香道:“公子让我送大人去县衙。”

    郝果子道:“县衙多是马车,不劳烦你们。”

    蓬香反问道:“马车呢?”

    郝果子语窒。

    昨日下了公堂,陶墨是走着来,倒不曾驾马车。

    他狐疑地看着蓬香道:“你怎知少爷没有驾马车?”

    蓬香道:“我只是来碰碰运气罢了。既然陶大人真没有马车,不如就让我送你程?”他笑眯眯地对着陶墨道。他好歹也在群香楼摸爬滚打这么多年,身上怎可能不沾半点胭脂气。光是这样笑,已得那些小倌勾人时七八成神韵,端是妩媚又柔情脉脉。

    但陶墨并没有接话,而是将手中油纸包递给他道:“无功不受禄,你家公子之物,我完璧……”他瞟了好果子眼。

    “完璧归赵。”郝果子大声接道。

    蓬香并不接过,而是佯作疑惑道:“莫不是陶大人穿着不合身?可是我家公子说了,陶大人身材他是绝对不会估错。”

    陶墨道:“这礼物太重,我受不起。”

    蓬香垂头叹息,道:“陶大人何必拒人于千里之外。想当年陶大人在我家公子身上花银子又何止这件衣衫。如今公子只是投之以桃李,报之以琼瑶而已。”他语气放柔,“陶大人可明白公子心思。”

    “虎狼之心,谁能明白?”郝果子想起当年之事,气就不打处来。

    陶墨还是推拒道:“当日之桃李与琼瑶,都已两清。请旖雨公子不必耿耿于怀。”

    蓬香道:“陶大人何必这样伤人心。公子虽然从来不说,但我知道他这次来谈阳县其实是想找陶大人。”

    “哈!说实话了吧?”郝果子冷笑道,“果然是嫌以前害我家少爷不够,所以现在赶过来补送刀。”

    蓬香怒道:“你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君子?在哪里?”郝果子道,“当初若不是你串通黄广德,我家少爷又怎么会沦落到这番田地?”

    蓬香道:“我家公子也是身不由己。他身在群香楼,接是生意,是客人!难不成黄广德捧着钱上门,他能拒绝不成?”

    郝果子喉咙窒。

    陶墨道:“我当初提过为他赎身。”当年他曾为旖雨话伤过心,动过情,但如今再说起此事却再无半点情绪波动,只有就事论事感叹。

    蓬香声音顿弱,“公子也没办法。就算陶大人当初愿意出银子为公子赎身,但卖身契捏在姓章手中,他见黄广德如老鼠见了猫,哪里敢放我家公子离开。”

    郝果子正觉有理,转念想,又觉得不对,“既是如此,你家公子当初为何不对少爷说个清楚明白?偏要若即若离地吊着他?”

    蓬香道:“公子也是人,是人总有私心。他不愿意与心上人分离有何不妥?”

    “心上人?”郝果子嗤笑。若真是心上人,又怎么会眼睁睁地看着他步入险境不闻不问,视若无睹?

    得得得。

    晨雾中,马蹄声与车轮滚轴声由远自近。

    激烈争论声由此缓。

    马车破雾而出,顾小甲坐在车辕上,双手拉着缰绳,神情慵懒。

    郝果子从未像现在这般觉得他面容可爱过。

    顾小甲驾着马车在陶墨身边停下。

    马车帘布被桑小土从里面掀起,露出靠着狐毛毯子顾射来。

    顾射道:“上车。”

    于是,蓬香便见陶墨匆匆将油纸包塞进他手中,头也不回地上车了。

    郝果子跳上车辕,坐在顾小甲身边。

    顾小甲旁若无人地驾车而去。

    留下蓬香人沾着微潮晨雾发怔。

    53

    53、居心叵测(八)

    陶墨坐在车里有些局促。原本专属位被桑小土占了去,他只能挨着顾射坐。

    顾射闭着眼眸,似乎有些困倦。

    陶墨呆呆地看着他侧脸,心跳如雷。

    直到桑小土轻声道:“大人,到了。”他才蓦然回想起车里还第三人,顿时面红耳赤,不知自己刚才痴态让他瞧去了多少。他讷讷应声,起身下车,转头却见顾射已经醒了,正目光灼灼地看着他。

    “顾公子要不要来县衙坐坐?”他提出邀请。

    顾射道:“改日吧。”

    桑小土放下帘布,将陶墨失望眼神隔绝于帘布之外。

    看着马车踏着清晨冷意慢慢消失在街道尽头,陶墨转身进县衙。

    郝果子在他身后道:“今日顾射出现真是时候。”想起蓬香苦苦纠缠模样,他就觉得阵恶心。

    陶墨猛然收住脚步,懊恼道:“我忘了道谢了。”

    郝果子道:“等回去再说也不迟。反正我们现在就住在个屋檐下。”

    “谁与谁住在个屋檐下?”深沉沧桑声音从前面传来。

    郝果子惊抬头,叫道:“老陶!”

    老陶慢吞吞地走到陶墨面前,躬身行礼道:“少爷。”

    陶墨眼眶热,双手抓住他胳膊,“你平安回来了,真是太好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