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别胡思乱想。”陶墨道。

    旖雨笑笑,“不过还好,我做了什么,但还能让别人做什么。”

    看着他笑吟吟眼睛,陶墨心底却什么绮念都没有。

    旖雨很快将话题岔开去,只说了点过去事。

    陶墨默默地听着。

    旖雨很快就说不下去。因为他发现,其实他和陶墨之间并没有很多美好回忆。

    陶墨坐了会儿,就借口衙门有事告辞了。

    旖雨没有挽留,只问他明天来不来。

    陶墨不敢看他充满期盼眼睛,低声道:“最近衙门事多,怕时来不了。”

    旖雨点点头,没说什么。

    蓬香送他们走,很快回来,看着躺在床上旖雨焦急道:“公子,他们不上钩,怎么办才好?”

    旖雨半晌没搭话。

    “公子?”蓬香上前步。

    旖雨道:“我病了。”

    “我知道,你不是说暂时不要请大夫吗?”蓬香有点摸不清他意思。明明是自己冲冷水故意病,现在又副难以忍受样子。

    旖雨道:“很难受。”

    蓬香道:“那我给你请大夫去。”

    “不必了。”旖雨慢慢地闭上眼睛,道,“再病两天吧。”

    蓬香摸着自己脸,想到自己脸上肿了这么大块他也没有在意,心里很是委屈,也懒得在理会他。

    59

    59、来者不善(五)

    陶墨回县衙后心事重重。

    郝果子上了药,脸上抹得黑乎乎,心情也不大好。他磨完墨,见陶墨仍提着笔半天不动,忍不住道:“少爷还在想那个旖雨?”他心里很不是滋味。自己这样挨了个巴掌,没想到少爷不但不替他出头,还老惦记对方。

    陶墨迟疑着问道:“你觉得,旖雨如何?”

    郝果子愣,随即冷笑道:“如何?还能如何?不是变着法子害人,就是变着法子勾引人。他要真是关心晚风,该听到噩耗时候痛哭流涕。你看他当时有多难过?也就是普普通通!现在倒猫哭耗子假慈悲,假不假?”

    陶墨沉默。他觉得旖雨躺在床上那番话并非虚情假意,或许是见识过他以往风光,因此看到他今日田地,难免动恻隐之心。

    “少爷不会心里还放不下他吧?”

    陶墨缓缓地摇摇头,道:“即便是陌生人,看到此情此景,恐怕也会动……何况我是本县县令。”

    “恻隐之心?”郝果子没好气道:“少爷,你不会是担心他会寻死吧?你放心,他这样人什么都敢干,唯独不敢去寻死,少爷少替他操心了。”

    陶墨叹息。

    郝果子道:“少爷有空想他,还不如想想会儿回去怎么向顾公子交代吧。”

    陶墨提笔手僵,墨汁顺着笔尖终于落下来,滴在纸上。他看着那点墨迹慢慢晕开,突然道:“我想我们还是搬回县衙吧。”

    郝果子皱眉道:“好端端,少爷怎么会想到要搬出来?”

    陶墨道:“总是打扰他,我心头过意不去。”旖雨之事本就与顾射无关,不该将他扯进来。“更何况,我到底是县县令,直寄居在他人府邸中,终是不妥。”

    “少爷舍得?”郝果子击命中。

    陶墨确不舍。想到日后不能再夜夜与顾射同桌进膳、对弈,心就像被无数根小针扎着似。但是从晚风尸体出现那刻起,他就隐隐觉得曾经牵扯着自己旧事又要聚拢来了,再这么寄住下去只怕会连累到顾射。旖雨与蓬香不是什么大事,却像个引子,将过去恩恩怨怨重新翻腾出来。

    想到黄广德手段,他捏着笔杆犹豫了半晌,狠狠心落笔,划出条长横,“搬出来吧。”

    听说他要搬回县衙,最高兴莫过于老陶。

    他立马道:“屋顶已经修缮好了。我立刻让人再打扫遍。”

    郝果子道:“少爷行李还在顾府,是派人去取,还是……”

    陶墨连忙道:“我自己去取。”他心里偷偷设想了顾射听到此事后反应,或许生气或许漠然,又或许殷勤挽留?

    ……他很快将这个想法逐出脑海。应当是漠然吧?顾射极少为事动怒。只是,为何他心底竟隐隐希望顾射是生气?

    怀着这般惴惴不安之心,陶墨在路上反复联系说辞。好不容易到了顾府,却适逢顾射不在。

    陶墨忐忑心霎时松弛下来,但下刻又不免担心。莫不是因为他今天去旖雨,惹恼了他,所以避而不见?

    郝果子看陶墨站在门口,脸色变又变,如走马灯般,开口道:“少爷。我们是进去收拾行李?还是等顾公子回来再说?”

    “等他回来。”陶墨想也不想便答道。

    郝果子也是如此想,便往里走,走了半天,发现陶墨不但没有进来,反而在门口石阶上坐下了,慌忙折回来,“少爷坐在这里作甚?”

    “等他回来啊。”陶墨说得理所当然。

    郝果子道:“这,去里面等也是样。”

    陶墨道:“我想在这里等。”

    “……”他原先还担心陶墨离开顾府是不是因为被旖雨打动了心,如今看来,完全不必担心。他叹了口气,跟着坐下来。

    “你不必在这里陪我等。”陶墨道。

    郝果子道:“你是少爷。哪里有少爷在门口,小厮去里面坐道理?”

    陶墨个人坐在这里,也觉得有些寂寞,便默许了他。

    郝果子坐了会儿,便觉得地上凉气飕飕得从下面往里钻,再加上顾府门前道同东西,不时有风往来,更觉阴冷刺骨,原本挺直脊梁越来越弯,几乎要将整个人抱成只球。

    陶墨看得于心不忍,道:“你先进去吧。”

    郝果子搓着手,“少爷不冷?”

    陶墨摇摇头道:“不冷。”他觉得自己已经僵了。

    郝果子伸手摸了摸他手,被冻得吓跳,“少爷还是去里面等吧。”

    陶墨固执地摇头。

    郝果子叹气,转身回房去拿暖炉。

    陶墨轻轻捶着腿。

    马蹄声渐近。顾射马车缓缓从远处驶来。

    陶墨想立刻站起来,但是脚不听使唤,努力了两次才颤巍巍地起身。

    马车停在面前,顾小甲看到他,显然余怒未消,冷冷地哼了声,下车开门。

    顾射从车里面色淡然地下来,似乎他在与不在并无区别。

    陶墨身体僵,陪笑道:“顾公子。”

    顾射道:“来收拾行李?”

    虽然他确是来收拾行李,但是听到顾射这样直白逐客令,陶墨心里头顿时就像浇了冰水似,冷得他直想打哆嗦。

    顾小甲何等机灵,见他脸色苍白,下子就猜中原因,嘿嘿笑道:“你家总管都说县衙已经修缮好了,难不成你还想继续赖着?”

    陶墨怔忡道:“你几时见过老陶?啊,难不成……”他反应过来,顾射并不是下逐客令,而是去了县衙听老陶说他来收拾行李,所以才这样问。他脸色血色渐渐回来。

    顾小甲不想自己句讥讽反倒帮了他忙,心有不甘地瞪着他。

    陶墨对顾射道:“这几日我叨扰了,我……”他身体轻轻颤抖着。

    “进来吧。”顾射打断他话,径自往里走。

    顾小甲冲陶墨做了个鬼脸,立马追了进去。

    陶墨深深地舒出口气,下意识地抹了抹额头并不存在冷汗。

    书房里放着暖炉,进去,陶墨身上冰霜就开始慢慢解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