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新仇旧恨(四)

    同样房间,顾射住得便与别个不同。

    盆栽是修剪过,床上铺盖全是崭新。香炉摆在茶几上,冉冉地冒着香气。

    顾射在桌旁坐下,悠然地斟了两杯茶。

    若非他臂膀上绷带太过惹人瞩目,陶墨几乎以为他们并未离开谈阳,顾射如往常地邀他下棋,而他也如平常那样地来赴约。

    “你有心事?”顾射将其中杯推到桌子另边。

    陶墨犹豫了下,终究在桌子那边坐下。“没有。”

    顾射道:“说谎。”

    陶墨支支吾吾说不出话来。在顾射面前,他总是无所遁形。老陶话成了他心结。尽管他心中再说服自己,顾射是顾射,顾射之父是顾射之父,但每每他找借口逃避时,父亲含恨而终样子便浮现在眼前,叫他。

    “老陶对你说了什么?”顾射眉头几不可见地皱了下。陶墨这样反应略出他意料。

    陶墨惶然抬首,“你怎么知道……”

    顾射道:“与我有关?”

    陶墨慌乱地别开双眼,不敢与他正视。

    顾射道:“因为我是顾弦之?”

    陶墨愣,不明他所言何意?

    顾射缓了口气道:“你不必口口声声称我为顾公子,叫我弦之。”

    陶墨心不由自主地狂跳起来。他讷讷道:“我字舞文。”他从未觉得自己字起得这般可笑,明明大字不是个,却偏偏叫了舞文。

    顾射不以为意,低声唤道:“舞文。”

    陶墨脸上红,低头望着茶杯,“弦之。”

    “朋友之间互称对方字,实属平常。”顾射漫不经心道,“我们应当是朋友吧?”

    “自,自然是。”陶墨激动不能自已。想茗翠居初见,他如众星捧月,傲立人群,自己没于暗处,暗淡不可见,两人如皓皓明月与幽幽萤光,天差地别,怎料到今日能把茶言欢,互道友朋?

    顾射淡淡反问道:“是么?”

    句“是么”呼应之前“说谎”,如当头盆凉水,浇得陶墨浑身冰凉。他手紧紧地握茶杯,杯中水轻晃。

    顾射垂下眼睑,缓缓起身。

    陶墨心头紧,脱口道:“你父亲……”

    顾射动作微顿,不动声色问道:“我父亲如何?”

    陶墨喉咙像被卡住似,半天才道:“若是你父亲知道你受了伤,定会很担心。”

    顾射目光朝他脸上轻轻扫,“这便是你要对我说话?”

    陶墨只觉头有千斤重,想要点下去,又怕点下去之后便再也太不起来。

    “我与我父亲久未联络。”顾射缓缓道,“我受伤与否,他知道与否,都毫无关联。”

    陶墨怔怔地听着。

    顾射道:“你是我朋友,只是如此。”他原想说,不必顾忌他人,但想起老陶、旖雨,他心中动,后半句话终究作罢。

    只是如此?

    莫不是说,他与他只是普通朋友,既是普通朋友,自然不必牵扯彼此家世,更无须介意双方父母了。

    陶墨百般滋味齐上心头,说不出是喜是悲。

    他也不知自己是怎么出房间,又怎么回房间,只知看到了床,便头栽倒下去。

    也不知睡了多久,郝果子声音如蚊子般在脑袋旁晃悠起来。

    眼皮千斤重,他好半天才缓缓张开。

    “少爷!”郝果子脸忧色,伸手贴在他额头上,“你额头好烫。”

    陶墨眨了眨眼睛,正在想他是何意,就见郝果子跳起来往外跑。

    房中又剩下他人。

    陶墨侧身,手枕在颈下,这才发现自己身上烫得惊人。

    莫不是病了?

    他不安地支着手肘坐起身。

    “起来做什么?”老陶推开门,大步跨进来,径自到床前,摸了摸他额头,“果然烧了。”

    陶墨低声道:“我没事。”

    “先躺下再说。”老陶推着他肩膀让他躺下。

    陶墨原本力气就比不过他,何况病中?只能就势躺下。

    老陶帮他掖好被子。

    陶墨偷偷地瞄了他眼,“今天,顾射问我……”

    “好了。”老陶淡淡地打断他道,“此时你什么也不必想,只要好好休养。”

    陶墨本不知如何开口,听他这样讲,正好就驴下坡,闭上嘴巴。

    老陶坐在他床边,担忧地看着他。

    恍惚间,老陶面容与陶老爷重叠起来。记得年幼时,他生病,父亲也是这样坐在床边照看他。他自幼失恃,父亲也未再娶,至六岁之前,他衣食住行应有父亲亲自把持。只是后来父亲生意越做越大,才不得不交给旁人。饶是如此,父亲也是经常垂问,不曾冷落过他。

    想到过去种种,陶墨眼角清泪滑落。

    老陶皱眉道:“很难受吗?再忍忍,郝果子很快便回来了。”

    “嗯。”陶墨答应时候带着浓浓鼻音。

    门被轻敲两下。

    老陶问道:“谁?”

    “顾射。”

    老陶迟疑地看了陶墨眼,松口道:“请进。”

    门推开,顾射清雅身影出现在陶墨模模糊糊视线里。

    “我病了。”陶墨低声道,“你莫要靠近,免得染上。”

    顾射目光朝老陶扫。

    老陶道:“我是习武之人,身体自然比般人要好得多。”

    顾射慢慢走近,淡淡道:“我还年轻。”

    老陶:“……”

    顾射走到床前,低头看了陶墨眼,伸出手,按在陶墨额头上。

    陶墨红通通脸更是红得要烧起来。明明郝果子和老陶都摸过他额头,却偏偏没有顾射这般让他脸红心跳。

    顾射转而去握他手腕。

    陶墨缩了缩,却依旧被按住了。

    原来是把脉。陶墨不知自己心中那股失望从何而来。

    老陶看顾射沉吟着放开手腕,道:“如何?”

    “体虚,多思。”顾射皱眉,“需调养。”

    老陶道:“怎么调养?”

    顾射道:“我头回看病,要斟酌。”

    “头回?”老陶转念想。也是,以顾射身份为人,只怕是不会主动却为他人把脉诊治。

    过了会儿,郝果子和顾小甲道将大夫请了进来。

    那大夫见他们,愕然道:“怎又是你们?”

    老陶疑惑道:“又是?”

    顾射道:“我伤口要换药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