郝果子道:“那玉马既然是贡品,想必价值连城,你说顾射会不会……”

    “大人!”门房在外面喝。

    郝果子被吓得跳起来,拍着胸脯道:“干什么?!”

    “顾射顾公子求见。”

    “……”郝果子脸色有点白。果真是白天不能说人,晚上不能说鬼。

    陶墨忙道:“快快有请!”他说着,用手整了整自己发鬓。

    郝果子看不过去,从梳妆台上拿了梳子帮他重新打理起来。

    顾射进门时,陶墨头发已经被梳理得丝不苟油光锃亮。

    “顾公子。”老陶与他见礼,目光却瞄着他手。

    顾射身上带着些许湿气,外衣上还沾了些水珠,人越发显得清冷。

    陶墨眼巴巴地望着,却见他从怀中摸出封信,递给老陶,“送去凌阳王府。”

    老陶接过信,面色古怪道:“凌阳王府?”

    郝果子惊诧道:“难道你是凌阳王人?”

    顾射淡淡道:“我不曾卖身。”

    郝果子自知失言,忙补救道:“我不是那个意思。”

    老陶拿着信,并不收进怀里,而是别有深意道:“我记得顾府并不缺送信人。”

    顾射道:“他们武功不济。”

    老陶拿着信不语,似乎在掂量着值与不值。

    顾射道:“想要定黄广德罪,匹马是不够。”

    听到定罪两个字,郝果子和老陶眼睛齐齐亮起来。

    陶墨在旁也听得心怦怦直跳。

    郝果子忍不住道:“你意思是说……”

    顾射道:“封通敌密函岂非更加有力?”

    老陶皱眉道:“那个黄广德极可能是他亲信,凌阳王怎会乖乖就范?”

    顾射道:“凌阳王向来不管王府中事,想要他乖乖就范,疏通他身边人就行。”

    “谁?”老陶问。

    顾射朝信封上名字瞥。

    “岳凌?”老陶觉得极为陌生,“谁?”

    顾射悠悠然道:“个小胡子。”

    72、新仇旧恨(九)

    三月,转暖。

    陶墨终于脱去了厚重袄子。之前病数日让老陶与郝果子都担碎了心,连带他也不好过,但凡有点风吹草动,他身上衣服总要厚几层,乃至于走到哪里都像是堆棉球滚过来。

    话说他在床上养了五六日,又被“拘禁”在县衙五六日,才得了老陶首肯出来放风。

    郝果子不等他吩咐,便机灵地备好马车。

    陶墨上了车,却不是去顾府,而是去了街市。

    郝果子想,少爷病时,顾射来过两趟,每回都带送补药,虽说不是稀罕物,但算起来也不是笔小数。少爷定是想礼尚往来,只是不知临出门时老陶塞给自己银子够不够用。

    到了地方,陶墨掀帘下车。郝果子原本想跟上去,却被他摇手阻止。

    过了会儿,陶墨从里面出来,手里提着个小纸包。

    郝果子嘟囔道:“只给顾公子这点东西,会不会太寒酸了?”

    “顾公子?”陶墨愣道,“我几时说要送给他?”

    这下轮到郝果子愣了,“不是顾公子还有谁?”

    “去看看旖雨。”自从旖雨上次来过,陶墨心里头就像是憋着股什么气似,总觉得憋闷得慌,非要亲眼去瞧瞧,确定什么以换心安。

    郝果子是不赞同。只是陶墨病了这么久好不容易出来趟,他不想扫他兴头,便道:“顾公子和旖雨都来探过病,少爷为何厚此薄彼?要不我们去顾府叫上顾公子起去?”只要顾射在,他相信旖雨就算想使什么阴谋诡计也使不出来。

    陶墨道:“何必这么麻烦?我先去看旖雨,回头再去顾府便是。”

    郝果子装模作样地看了看天色,“那可不能太晚,不然倒显得我们赶上去蹭饭吃。”

    陶墨低应了声,念及自己病中顾射两次探望,言语温和,偶尔还会说些小故事逗趣,心里便抹了蜜似甜,因为旖雨而憋在心头气也散了不少,心情轻松起来。

    到了旖雨屋门口,郝果子下马敲门。

    他本来就不待见旖雨,敲门时自然不会很温柔。啪啪啪得几乎像是上门讨债了。

    门板震了半天,里头迟迟不见有人应门。

    郝果子皱了皱眉道:“莫不是不在家?”他脸上不悦,心里却欢喜得很,恨不得里面人辈子都别在家,省少爷牵挂。

    陶墨在他身后站了会儿,忍不住好朝附近人家走去。

    郝果子在后头喊他道:“少爷,人不在!”

    陶墨正想找人打听,临屋主人家就出来了,“你们找谁?”

    陶墨道:“隔壁屋子公子,这位先生可知道他们去了何处?”

    那人叹气道:“我是这屋屋主。那公子病得重,终于没熬过去,前几天过世了,与他道小厮匆匆替他操办了丧事,之后就不知去向了。”

    陶墨脑袋好似被棍子搅,下子晕乎乎,“几,几天?”

    那人想了想,“十天左右了吧?”

    十天左右?

    陶墨愣,竟是见了他之后吗?

    里头突然冲出个少妇,站在门槛里头往地上啐了口,道:“真是晦气!还以为租给了个读书公子,谁知是短命鬼。这下可好,以后再租就难哩!”

    屋主皱眉道:“他是病死,也不是他自己愿意。”

    少妇被他堵,冷冷哼了声,瞪了陶墨眼,转身就走。

    屋主尴尬地笑笑,“小妇人没见识,口无遮拦。”

    陶墨怔怔地看着他,好半天才挤出句话,“葬在哪儿了?”

    “这我可不知。不过我看那小厮办丧办得这样匆忙,想必也不会寻什么好去处。多半就是那万鬼山啦。”

    陶墨道:“万鬼山?”

    “就是云林山。”屋主指着路门前那条路,来来回回地比划,“也不远。出了城去,也不过是五六里路。你有马车,个来回也费不了多少时辰。”

    陶墨有些呆。

    屋主不耐烦起来,“你还有什么事没?”

    陶墨道:“他走得痛苦吗?”

    屋主被问住了,甩袖道:“这我怎么知道?!我又不是他家孝子,还要榻前侍候汤水!”

    直到门被从里面重重关上,陶墨才醒转过来。

    在旁看了半天郝果子忍不住走上来,轻唤道:“少爷。”

    陶墨低头捏着纸包。

    原本被包得平平整整,现在被自己捏得有些皱扁。

    “少爷?”郝果子又担心地唤了声。

    陶墨团抬起头道:“我们去云林山吧?”

    郝果子张了张嘴,默默点头。

    即便到现在,他仍不愿原谅旖雨。陶老爷是那样好人,如果不是他,陶老爷不会死。他不愿意怨恨陶墨,就只能怨恨旖雨。哪怕他死了,郝果子心里都没多少同情怜悯,反倒是舒口气。那团罩在少爷头顶上乌云终于烟消云散,从此风和日丽,多么美好。

    只是这样阴暗心思他是绝对不敢在这个时候泄露。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