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4、先发制人(二)

    覃城不远,与谈阳县来往不过半日工夫。陶墨起了个大早,换上官服,由郝果子将自己好好地拾掇了番,才带上金师爷和老陶出门。

    金师爷虽然身在谈阳,但是跟着以往县太爷进出过几次知府衙门,在城中也有些人脉,万有什么事还能帮上手。老陶更不必说,魔教长老绝非浪得虚名,纵观谈阳县附近,只怕挑不出能与他过上百招之人。再加上跑腿郝果子,便是那知府来意不善,陶墨也吃不了什么亏。

    不过人到了门外,却被顾小甲给拦住了。他瞪大眼睛看着陶墨道:“大早做什么去?”

    从上次安葬旖雨之后,陶墨心里将顾射又拉近了几分,闻言也不隐瞒,老老实实地答道:“去覃城见知府。”

    顾小甲狐疑地看着他,“做什么?”

    陶墨道:“知府要见我。”

    老陶不耐烦顾小甲打破沙锅问到底,打断道:“少爷,时辰不早,该启程了。”

    陶墨见顾小甲大早候在衙门口也十分惊奇,“你是来找我?”

    顾小甲心不在焉道:“公子怕你还在伤心,着我来看看你。”

    陶墨心下暖流澎湃。

    顾小甲也不顾他多么澎湃,说完便溜烟地跑了。

    陶墨等人兀自上车。

    金师爷在上车时,自言自语般地嘀咕句,“也不知顾射会不会来。”这几日顾射对陶墨如何,他都看在眼里。虽不知向清高顾射顾公子为何突然青睐于陶墨这样个当官当得摇摇晃晃又目不识丁县令,但是顾射对陶墨事事上心,事事参与总是不假。

    顾射是何来历,顾府与锤先生都讳莫如深,但是依他看来,只怕是卢镇学远远不及。

    马车行了大约半个多时辰,便听来路有马蹄声越来越近。

    老陶掀帘往外看,竟是顾射与顾小甲。

    只见顾射青衣广袖迎风招展,说不出肆意张扬。

    两匹马很快追上马车。郝果子见是他们立刻勒停了马。

    陶墨探出头来,见是顾射,又惊又喜。原先他也听到了金师爷嘀咕,虽有期盼,但心中却无甚把握,不想顾射居然真来了。

    顾射翻身下马,走到车前。

    陶墨想下车,却被他按住,径自上了马车。

    老陶看得大为皱眉。

    这马车本不宽敞,老陶、金师爷和陶墨三人已经坐得紧巴巴,再加上顾射,几乎是比肩接踵了。

    金师爷看着老陶。

    陶墨看着顾射。

    老陶看着顾射。

    顾射也看着老陶。

    两人眼里隐隐闪烁着其他人看不到火花。

    车厢内气氛有些微妙。

    外头郝果子突然加了声,“你上来做什么?!这样马车会垮!载不动这么多人。”

    顾小甲道:“那你骑马去。”

    郝果子叫道:“这是我家马车,凭什么我去骑马?要去也是你去!”

    顾小甲吃吃笑道:“莫不是不会吧?”

    “不管会不会,我都不去!”郝果子赌气道。

    “你去把那两匹马拴到马车上,这样拉得快些。不然就凭你家这两匹老马拉到何年何月是个头?”顾小甲难得没和他计较。

    郝果子道:“我家马与你家马不熟,贸然放到起只会添乱。”

    “你没放过又怎么知道会添乱?”

    “我不放也知道!”

    车厢内众人都默默听着,谁都没有开口。最后还是老陶听不下去,从车里钻出去,翻身上马,“莫耽误行程!”

    金师爷见顾射看着自己,苦笑道:“顾公子好意我心领了,不过我不会骑马。”

    陶墨尴尬道:“我而不会。”

    顾射开口道:“去骑马。”

    他没说是谁,但顾小甲在他跟前这么多年如何不知他意思?乖乖地下了车,骑上另匹马。

    调好座位,行人总算消停,继续朝覃城行去。

    从谈阳到覃城,金师爷是老马识途。他最后干脆与郝果子道挤在车辕上。外头风虽大了些,天虽冷了些,但好歹没有顾射在旁,总算轻松自在。

    这样来,车中便只剩下陶墨与顾射。

    陶墨心里紧张羞涩欢喜纠结成团乱麻,只能尽量不去看顾射,以免暴露自己心绪。

    “睡好了么?”顾射问。

    “好。”陶墨将个字说得波三折,结结巴巴。

    顾射道:“可知知府找你何事?”

    说到正事,陶墨定了定神,道:“我也不知。只是收到他邀请。”

    顾射对各城各县官员并不熟识。谈阳县离覃城虽近,但由于谈阳县讼师众多,是公认硬骨头,所以覃城知府对这里向来是能不管就不管,能不问就不问,若是非问不可,就将人带去覃城问。陶墨如今状况看上去倒有几分像是非问不可。

    郝果子突然在外面叫道:“会不会是想升少爷官?”

    金师爷嗤笑道:“异想天开。知府哪里有决定升官权力?顶多是举荐。东家初来乍到,无资历,二无政绩,三无背景,知府除非是猪油蒙了心,不然怎么会举荐东家?”他说完,猛然察觉自己说话听起来颇像讥讽,不由暗责自己失态。大概是陶墨平时为人太过随和,让他调侃起来竟无丝毫违和之感。不过陶墨随和归陶墨随和,他身边人从老陶到顾射,却没有个是省油灯,若是因时失言让他们对自己起了芥蒂,那可大大不妙。他忙补充道:“等东家在谈阳呆上年半载,知府看考核政绩突出,自会举荐。”

    郝果子道:“要不是想先考核考核?”

    金师爷道:“这倒是有可能。”他想考核却和郝果子想考核不同。大凡地方官员都喜欢发展亲信以巩固势力,确立属于自己地盘。他想是这位知府是否就是这个意思。

    顾射在里面似乎说了什么,由于他说轻,金师爷和郝果子都没听清。

    唯二听清就是在外骑马老陶与坐在车里陶墨。

    老陶是内力绝佳,兼之直关注马车动静。

    而陶墨却是因为,顾射说这句话时候,脸离他极近。他似乎只是为了让自己坐得舒服些而调换姿势,毕竟这辆马车不似顾府马车舒适豪华。只是顾射将姿势调整到这个位置之后,偏偏不动了。

    “见了他之后,我带你走走。”

    陶墨心扑通扑通地乱跳,头不由自主地点了好几下。

    顾射道:“我睡会儿。”

    陶墨又点头,然后感到肩膀沉,顾射头正看在肩膀上。身体几乎僵硬成石头,陶墨甚至连动下脚趾都不敢。不过炷香,他就觉得整个人又酸又痛,但心里满是甜蜜,恨不得就用这刻天荒地老。

    坐得久了,他终于撑不住,稍稍动了动腿。

    顾射没什么反应。

    他又挪动屁股,向后移了几寸。

    顾射依旧没反应。

    陶墨舒了口气,想动动,却不料肩上重量突然消失。他转头,便见顾射正面无表情地看着他。

    “好了吗?”顾射问。

    陶墨愣了下,才知道他指是什么,立刻贴着车壁盘膝坐好,然后点头道:“好。”

    顾射看了看他,倒在他肩膀上继续睡。

    大概被靠得太久,久得已经麻木,陶墨觉得这次肩膀上重量似乎比上次要轻了些。

    又坐了会儿,陶墨恍惚想起自己还未问顾射为何而来。他侧头,看着顾射俊美睡颜,突然觉得对自己而言,这个答案已不重要。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