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幽阁     “不.你错了.”战凛神秘一笑.“他虽然身材纤细.但骨骼精奇.而且底子极好.最重要的是过去的这么多年.一直是我亲自训练他.现在即使是我.要打赢他也不容易.战狱还太嫩.在黑暗世界里摸爬滚打.大意轻敌是最要不得的.有时候真正的敌人并非是看起來强壮魁梧的.反而可能是短小精悍的.”

    “你是说.御天不可能是他的对手.”郁梓还是有些不敢置信.毕竟在整个军火基地里.已经沒几个人是战狱的对手了.就连战凛有时候也……

    看出郁梓的怀疑.战凛轻笑着挑起郁梓的下巴.“我的小烈马对我这么沒有信心.你真以为我每次都把他往死里打吗.哪一次我不是看在你的份上.暗地里让着他.我不受点伤.你岂不是又要为了他生我的气.”

    郁梓散发着倨傲亮光的双眸中波光粼粼.战凛虽然霸道.却真的事事为他.为他想.为他做.

    战凛继续认真道:“那小子不可能是喻驰的对手.起码这两年内.他沒有赢喻驰的胜算.喻驰的力道与出手狠辣、精准都是那小子比不上的.他要学的还多着呢.如果轻敌.他会输得更惨.还有.当年.喻驰告诉我.他想留在那小子的身边.这么多年相处下來.喻驰是个可信之人.绝不会害那个臭小子……”

    郁梓沒说话.定定地看着战凛.良久后突然道:“其实你是个好父亲.你的严厉都是有道理的.轻敌的确是大忌.”

    战凛趴下來开始吻郁梓.边吻边道:“我是看在你的份上.我恨不得把他掐死……被那臭小子打搅了这么久.我的郁梓.我们继续……”

    郁梓手脚无力地睁着视线朦胧的眼睛.有些无奈地在心中低叹.这个男人还真是面冷心硬.明明是在教育自己的孩子.偏偏还得嘴硬地说是看在他的份上……

    “嗯~战凛.御天打败不了...喻驰的话.这两年.你是不是、是不是就不让他回來了.”郁梓甩着汗湿的黑发.忍不住问道.

    “你不是说.有空去基地看他吗.好了.不许再想他了.不然罚你明天下不了床.”男人霸道地截断郁梓的话与思想.一场爱的运动正如火如荼地进行中……

    而另一边.

    战狱闯了“祸”后难得老实了一回.随着两个雇佣兵搭乘直升飞机回到了军火基地.守着基地的人向战狱报告道:“少爷.遵照凛爷的指示.新的教官明天早晨就会到达基地.”

    战狱慵懒地点头.“知道了.來了再说.”

    次日.朝阳升起.

    才不过凌晨五点.喻驰已经穿着黑色的贴身劲装进了军火基地.他的身材并不高大.出乎所有人的意料.身高虽然也接近一米八.但身材却较为纤瘦.有力的小腿被包裹在贴身裤里.看起來爆发力极强.虽然看样子杀伤力不大.但那双眼睛却如鹰般锋利.鼻梁高挺.是一个很好看的男人.浑身带着令人热血沸腾的力量的美.

    这是守在门外的雇佣兵们对喻驰的第一印象.

    “喻教官.”几个雇佣兵恭敬地向喻驰鞠躬.

    喻驰淡淡地点头.“带我熟悉下基地.少爷呢.”

    “这个时间少爷还在休息.少爷每天早晨七点半会准时起床.喻教官请随我们來.这边是……”一个雇佣兵边带郁梓熟悉基地边介绍道.

    现在是凌晨五点.距离战狱起床还有两个半小时.足够他热身了.喻驰嘴角微微扬起.不自觉地抬手触摸自己手背上早已愈合的伤口.那是十年前.他与死神擦肩而过的时候留下的伤痕.

    喻驰知道战狱的身上也有当年救他一命所遗留的伤疤.

    一颗差点要了喻驰命的子弹.如今那弹孔的痕迹.却留在了战狱的身上.

    熟悉完基地后.喻驰开始自己每天固定的热身运动.跟在他身边的雇佣兵看到他如此高强度的热身内容.纷纷瞠目结舌.这是凛爷训练出來的人.毋庸置疑.但这个人的训练内容.远比他们更严苛.所以自然.这位新教官.能力远远高于他们.

    喻驰热身很迅速.两个半小时内已经做了十几种不同的运动.每一项都对身体素质要求极高.透明的汗水在挥洒.透过阳光仿佛能闻到令人心醉的味道.

    这是一种生命的力量.积极向上的.强大的力量的魅力.在喻驰的身上被施展得淋漓尽致.

    七点半刚过.战狱便准时从房间踏出.挑眉问身后的雇佣兵.“人已经來了.”

    “是的.少爷.新教官名叫喻驰.已经在您的训练场里热身两个半小时了.”

    战狱冷哼.往栏杆的方向走.训练场在一楼.战狱站在三楼的栏杆边往下看.一道黑色的身影在反复训练腹部绕杠.姿势十分标准.就像一头小豹般爆发力十足.这一个画面美得令人惊叹.喻驰的汗水在空中挥洒.每绕一圈.那收紧的腹肌若隐若现.充满男性的力量与魅力.

    战狱虽然惊叹.却忍不住质疑喻驰的能力.他微微挑眉.“就他.也配当我的教官.”

    虽然姿势和体力看起來很不错.但明眼人都能看出.喻驰的体型跟战狱相差较为悬殊.要当战狱的教官.这样的身型看起來未免太弱了些.

    “是的.少爷.他就是凛爷新派來的教官.”身后的雇佣兵恭敬道.

    战狱将视线转移回到喻驰的身上.黑色的身影十分矫健.也许是因为太热.从杠上跳下來后.喻驰大大方方地脱去上身的贴身黑色衣服.露出积蓄着力量的胸膛与腹肌.并沒有纠结成块状的肌肉.相反.隐约的线条为那结实的胸膛与腹部添上另类的美感.这个男人.并不强壮.

    战狱嗤笑.不屑地轻声道:“这个男人.我打败他.十分钟就够了.”

    下一秒.喻驰猛地抬头.双眼与战狱的视线对上.时隔多年.喻驰终于又见到了战狱.在他的梦境里.反反复复地回放着战狱奋不顾身救了他一命的场景.从跟了战凛后.他就发誓自己要变强.强到有一天能让身为军火基地下任继承人的战狱看到自己的存在.

    十年过去.战狱也从当年的小孩长成了阳刚味十足的少年.喻驰从战狱的眼里看出了惊叹.还有一丝不屑.唯独沒有那份熟悉感.喻驰有些失落地低下头.看來战狱已经将他遗忘在记忆的角落了.

    无妨……喻驰扬起一抹冷笑.他有的是时间与耐心等战狱想起自己到底是谁.他的誓言.他九岁就立下的要站在战狱身边的誓言.绝不会轻易改变.

    至于战狱竟然已经将他遗忘.正好……就让他好好教训战狱一次.

    “少爷.下來陪本教官打一场如何.”喻驰的脸上挂着狂放不羁的冷笑.漆黑如点墨的双眸散发着自信的光芒.黑发下是一张不错的脸庞.

    气焰上很嚣张啊.就像一只不乖的张牙舞爪的小豹子.战狱挑眉.哟.这个教官跟以往恭恭敬敬的教官不同.脾气够辣.居然在明知道自己的身份的情况下还敢公然挑衅自己.好.他定要打得这个喻驰跪地求饶.

    战狱撑着栏杆.矫健的身躯一跃而起.从三楼越到二楼的栏杆边缘上后又直接落到了喻驰的眼前.喻驰打量着身前的男人.很好.比他还高了几公分.一张脸坚毅有型.喻驰往下打量着战狱宽阔的胸膛.不错的身材.宽肩窄腰.当初战狱的胸膛还很小.却将他紧紧抱在怀中.为他挡了要命的子弹……

    战狱看着面前纤细的教官盯着自己一脸出神的模样.不由升起恶作剧的逗弄之心.带着枪茧的手指快速地擦过喻驰的脸.还沒有时间感叹这教官丝绸般柔滑的皮肤.战狱整个人就已经被喻驰快准狠地一个过肩摔摔到了地上.

    战狱皱眉.不由对喻驰刮目相看.好家伙.居然敢把他扔地上.

    战狱快速地站起身.刚站起來又被喻驰打趴下了.喻驰下手极为快速、狠戾.而且每拳的攻击角度都十分刁钻.令人很难躲过.喻驰身型虽然比不上战狱.但力量方面却是战凛专门训练过的.一拳下去会让战狱感到很疼.却又不会真正伤到战狱的筋骨.

    喻驰永远不会伤害战狱.只不过是惩罚战狱将自己遗忘了而已.

    “有意思……”战狱吐出一口血沫.真正拿出正视对手的态度.很好.这个新教官够辣.有意思.而且攻击性很强.

    喻驰目光坚定.阳光透过窗户洒进训练场.战狱趴在地上只能看到一团模糊的光影.但他却能想象出喻驰此时的目光.

    “少爷.请站起來……”

    “少爷.请继续……”

    ……

    一天一天又一天.战狱真正敬佩起这个教官來.喻驰是战狱第一个用正眼看待的教官.不仅因为喻驰暂时比战狱强的原因.更因为喻驰眼中闪烁着的光.

    那是一种象征着希望的.只有在看到他的时候才会发出的耀眼的光芒.充满着男性的力量以及难以言喻的魅力.

    他的声音.如悦耳的溪流般清清淡淡.却在战狱心上划下温柔的痕迹.那一句一句的“少爷.请继续”.从喻驰到來的第一天开始.便一直在战狱的耳边响起……

    他的父亲.战凛.给他找了一个很有意思的教官.战狱不经意地瞥了正在优雅用餐的喻驰一眼.那双好看的手分别拿着刀叉.看似柔软无力.却能快准狠地命中需要攻击的目标……

    转眼半年已经过去了.战狱依旧无法将喻驰打败.有谁知道喻驰为当战狱的教官曾经付出了多少.如果能如此轻易便被战狱打败.那他的努力就都白费了.喻驰喜欢看战狱专心致志跟自己对打的目光.虽然.战狱还不曾想起他到底是谁.

    战狱盯着喻驰.这个已经超过了他打败之前所有教官所花的时间的男人.心里燃起熊熊的斗志.

    终有一天.他一定会将喻驰打败.

    终有一天.他一定会将落败的喻驰狠狠压在自己身下.他要仔细地看看喻驰眼中的那抹光.

    这抹光.是他的.

    是他战狱的.

    【全文完】

    PS:本來战狱的番外只打算写一章的.奈何让战凛与郁梓秀了秀恩爱后.就一章变三章了.嘿嘿.战狱的小番外到这里结束.之后的故事各位慢慢脑补YY吧.可以肯定的是.喻驰就是战狱的受受君.嘻嘻.全文已完.感谢各位的支持.么么哒.(明天的完结感言暖暖写了五千多字.里面有很多暖暖对这本书的看法.看在字数如此惊人的份上.希望能有读者花几分钟看一下.不收一分钱的.手机网直接点进《相关》就可以看到了.当然.电脑网更方便.明天直接戳最新章节就OK.)

    本站访问地址 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紫幽阁 即可访问!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