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属性要如何保持平衡?我的道心如何去守护?”

    他失去了肉体,只见脑袋中的位置逐渐升起一团耀眼的土黄色光团,此时他摇头苦思,那团光芒随着他摇头晃脑,脑海格外清晰,对天地五行有更深刻的认知。

    那土黄色光芒不是其他,正是杨昭的精神力,在虚幻的道境中还原了他精神力的本源,从无形无质中解放了精神力的本质。

    “金生水,水生木,木生火,火生土,土生金。”

    “金克木,木克土,土克水,水克火,火克金。”

    他低着头一直嘀咕五行相生相克,能够画出五行五方血色图,并不意味着他能够在虚幻的道境中找到最佳平衡点。他的每一个动作都是对五行的理解。

    徘徊了许久,迟迟踏不出下一步,渐渐的,他不禁怀疑五行五方血色图能否应用到道境,心生怯意。

    剥离了五行土属性,外部的四个属性,金属性、水属性、木属性、火属性,如何能够保持平衡?

    当天地五行不再是五行,自然不存在相生相克圆润的状态,打破了平衡,如何完美。

    一步错,步步错,他举棋不定。

    时而头朝天,时而头看地,举起的手抬了又放,放了又抬,他仿佛身上压了一座大山,压得他喘不过气,他无法面对失败,因为失败的同时,杨野就会死。

    这不是危言耸听,而是他在进入道境之时,那道隐约的声音,再次提醒他一次。

    “一定是我忽略了什么。”

    他没有头绪,索性蹲在地上,盘膝而坐,两只手骨放到腿骨上静坐,下一刻,他思绪放空,让自己回到最初的状态。

    从无至有易,从有至无难,他要将脑海中关于五行五方血色图的记忆完全抹除,比他从一点一滴感悟出五行五方血色图更加困难。

    就像一面完整的镜面被重物打碎后,若要恢复成最初的状态,需要付出比制作多付出几倍,甚至十几倍的时间。

    如果他不能回到现在,只会迷失在时空长河中,终日只能面对黑暗的道境,他内心挣扎了很久,才决定放手一搏。

    他相信任何五行蕴意图,都能够在道境中完美阐释,只不过每次遇到关键的时候,总会有一股强大的意志阻碍自己继续前行。

    那股阻碍的意志非常强,强到只是分出一丝压力给他,都足以让他灰飞烟灭,可那又如何,我的路由我自己来走。

    少年的倔强在这一刻爆发,好不容易才得到同伴的认可,说什么也不愿放手,他觉得他不是为自己孤独而活,而是为了有更多同伴在身旁。

    他感觉时间一点点倒流,回到了昨日,回到了前日…忘记了杨野、忘记了杨易天、忘记了徐图、忘记了杨梦宁…

    枯坐三十年后…

    这三十年,对他来说不仅仅是忘记了五行五方血色图,还有拒绝自我,否定自我。

    他此刻的状态有点类似杨蓉进入梦境之时,却比她更纯粹,他现在对天地五行的感悟犹如白纸一般,脑海中只剩下豆粒般的光点。

    天地五行,水有形又无形,水有质而又无质,是杨蓉觉醒的契机,那么少年的契机是什么。

    “我在哪里?”

    少年恢复了神智,顿时被眼前的自己吓了一跳,惊出了一身冷汗,不过很快的,就恢复了正常。

    “怎么做了一个这么奇怪的梦,连肉都没有了呢?”他自言自语,一点都不害怕。

    在梦中,似乎他想要什么就有什么,脑中一念,随即他右手一晃,手骨之上便眨眼间出现了一根金属棒,他在黑暗中看了一眼,片刻后,熟练的放在上下颚之间,仿佛只有这样,他才能保持微笑,这在他看来,是习以为常的事情。

    金属棒上的齿痕,完全与头骨的牙齿吻合。

    微笑,会让世界因你而改变。

    从他看到这句话的第一眼开始,就被它深深吸引了,为了知道如何微笑,他便躲在暗处观察了无数种微笑,开怀大笑、喜开颜笑、回眸一笑…

    最后找到用金属棒放到上下颚之间,这么一个办法。

    他呆呆的看着天空,不知道自己该干嘛,不知不觉感到一股悲伤,可是却流不出眼泪。

    就在这时,脑海响彻一道冷漠的声音:

    “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

    陡然间,他被这冰冷的声音颤得站了起来,警惕的扫视了一边,然而四周只有一望无际的黑色,根本就没有除了自己以外的任何人存在。

    他一阵哑然,连做梦都会被吓一跳,有没有天理。

    饶了饶头,可是发现只有骨头与骨头之间碰撞的声音出现,他叹了口气:

    “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

    他以为是一句很寻常的话,没放心上,然而等他自己说完那句话之后,随之一愣,久久无法静下心来,因为这一句包含了太多太多自己无法理解的蕴意。

    内心刹那间激情千层浪,眼神充满了光芒,对于身边的一切都完全不放在心上。

    他迷迷糊糊的过了十年,始终无法悟透那一句话,一直在原地踏步。

    “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

    何为道,如何生?

    他不断的感慨,这个梦似乎太长了。

    “从无到有,便是一。”十年后的某一天,那冷漠的声音又从他脑海传来一句话。

    这一次,他俱喜参半,苦苦等待十年再次听到了那个冰冷的声音,他摩拳擦掌,仔细感悟这一句话所隐藏的蕴意。

    十年后…

    他发现自己完全就没有办法思考下去,以自己的机智,竟然无法参透表面,实在太奥妙了。

    “以前怎么没发现自己这么笨,难道不适合修道吗?”少年哭笑不得的说道。

    二十年后…

    “万物负阴而抱阳,冲气以为和,便是二。”脑海中传来冷漠的声音。

    少年听到这一句的时候,差点兴奋得哭了出来,这一句等了足足三十年,整日除了苦思就是等待。

    他迫不及待的将脑海中蹦出来的三句话串联在一起。

    “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

    “从无到有,便是一。”

    “万物负阴而抱阳,冲气以为和,便是二。”

    他激动了半晌,还是无法静下来心来,等待几十年,心绪怎么可能在短时间内平复,随后,他没有立刻进入思考的状态,反而尽量让自己不去思考所谓的道。

    脑海中冒出的三句话,对自己有利还是有害?他一直持有怀疑的心思去考虑,更关键的是,那仅有的三句话并没有完结,绝对还有第四句、第五句…

    所以他只是浅尝即止,并没有过度的深入,可是字面上表现出来的深奥,都难以捉摸,唯有用心感悟,方有一丝可能。

    冒冒然然的去思考其他人给予的道,这不是他的风格,为了不陷入他人的陷阱,他眼巴巴的抛开所有的心念,枯坐十年。

    这十年还是风平浪静,找不到一丝阴谋诡计的破绽,他右手托腮,思绪万千。

    正向思考既无头绪,何不反向思考试试。

    他一拍脑袋瓜儿,有点懊恼,为什么没有早点想到。

    那个冷冽的声音,是从自己身上发出的,片刻后,脑中回忆起几十年前,那个冷冽声音出现的场景。

    一点点融入到过去,他口中不断重复那三句话,可是自己却没有办法模拟出那人的声音,一时间,很是苦恼。

    他为什么一直尝试发出那道诡异的声音,还是源于仅有的那三句话出现的时候,他身上有一个共同点,就是他自己的意识被弱化,思维被一瞬间压制,所以那三句话,是用他自己的身体发出的。

    等到那三句话说完以后,一切又回归正常,这期间维持的时间很短,所以他一开始并没有注意到。

    他震惊?不震惊,都已经见怪不怪了,他原本以为只是一个梦,可是这个梦长得超出了他的想象。

    “这声音出现绝非偶然,同时必有所图,我这么弱小,图我什么呢?”他苦笑一番,又陷入了沉思,空间一片宁静。

    坚持了数十年的苦思,磨平他身上的棱角,这是他自己都没有发现的事情。

    他从不缺乏耐心,此时他对时间已经完全没有概念了,不知过了多久。

    多年后,他决定深入了解那三句话,既然身边没有感觉到危险,那么自己还有利用价值,这个年头虽然令他很不舒服,但还是坦然面对。

    “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

    “从无到有,便是一。”

    “万物负阴而抱阳,冲气以为和,便是二。”

    随着他深入,他脑海中那豆粒般光点疯狂闪烁,口中振振有词的说道:“从无到有,便是一,无从何来…”

    他无心之说,在平淡了不知多少年后的今天,越飘越远,荡起微绵波纹,道境,顾名思义,大道之境,万千小道凝聚而成的大道,只有道能够引起道境的变化。

    道境能够显化世间一切的本源,就像世间一切都是由道境裂变而出,只有这样,才能解释道境的存在。

    道境本源是意志,还是循环法则,这一点无从得知。

    “无即没有,既是没有,又如何能得?本就没有,就是空。”

    “即无法得,怎能生?”

    “道…不存在。”

    他逐渐深入,像是发现什么有趣的事情,乐此不疲的思索,偶尔看到上下颚开合,传出大笑之声。

    最初都是无,哪来的有,他锐利的思维,犹如一柄锋锐的剑锋,直指道境本源,质疑大道的存在,一出口便否定万千的道。

    此乃大逆不道之举。

    若是平时说出这番荒谬的话语,顶多算是自娱自乐,旁人听了,无非就是斥责一两声,毕竟要觉醒伴生武器,必然要依托大道本源。

    倘若质疑大道,否定万千小道,相对的也就否定自身觉醒的伴生武器,因此,无人可以既否定大道本源,又能够觉醒伴生武器,因为本身就是自相矛盾的见解,一个无法自圆其说的理论。

    但是,这里不是他处,而是由无数小道组成的一片封闭空间,无人知晓道境如何出现,何时消散。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