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虚焰极其不同。

    对于其他武修来说,需要被斩一刀,空间都要禁锢,难以挥出全力,但对于凌风而言,凤凰虚焰则如泉水,可滋润他的血肉筋骨。

    凤凰禁土内,一片氤氲,岩石坚固,常年浸润于凤凰虚焰内,它们都变得不同了。

    古树、草丛等郁郁葱葱,五颜六色,簇拥而生,古河流徐徐流淌,斑驳着岁月痕迹,自岩石上流淌而过,几只鱼儿在游荡。

    这并不像是禁土,更像是一片神土。

    凌风游走于山河间,感受着这里的气韵,体会当初那只凤凰涅,这或许对他接下来至高涅盘有用,需要他用心体悟。

    很快,凌风便现了一些武修,实力皆被削弱,而今不过是天神,在没有被削弱的凌风面前,弹指便可诛尽。

    但他并没有接近,而是远远的躲开,由另一个方向进入更深处。

    “八灵神并没有完全被削弱!”

    凌风来到了一片山河间,望着一座矮山,其上溢出点点血迹,有一头可怕的妖兽被屠戮,尸两分,就其形态来说,像是一只狮子。

    在那狮子旁,留下了一只古兽的尸体,被活活咬死,颈项上有鲜明的伤口。

    同时,凌风还于空气中现了规则的波动,证明有人曾在这里动用过空间规则,不曾被完全削掉,只是没有先前那般强盛而已。

    而那头古兽尸体曾替一位灵神拉车,而今血肉模糊,勉强能够分辨出来罢了。

    “八灵神都不简单。”

    凌风做出这样的判断,虽然没有涅盘,但能够遏制凤凰虚焰,并没有被斩一刀,依旧保有空间法则等,足见八灵神的可怕。

    当然,以凌风现在的实力,根本无惧八灵神。

    不久后,他出现在第二道凤凰虚焰前,这道虚焰要明显一些,释放出淡淡波动,如轻灵光雨,自天穹上洒落下来,禁自劈开了一片空间。

    “八灵神应该都步入了这里。”

    凌风没有急于进入其中,而是在四周游走,最后做出了判断。

    “荣耀天子与小灵王的确就在里面。”

    凌风双目一闪,他对于凤凰台、凤凰虚焰等都没有太大的期待,反而是荣耀天子值得重视。

    他先要确定荣耀天子是不是在这里,否则怕是要竹篮打水一场空。

    “两人方向一致。”

    凌风的道目可要锐利许多,能够望穿凤凰虚焰,得见真相,这里有小灵王与荣耀天子留下的气息,虽然很淡薄了,但难逃凌风的神觉。

    他迈步向前,闯过了第二道凤凰虚焰。

    嗡!光雨烂漫,徐徐而落。

    即便是第二道凤凰虚焰对凌风都没有影响,这种级别的虚焰,相当于他五次涅盘而已,谈不上多么强大。

    接下来几日,凤凰禁土很热闹,不时便有武修闯入进来,导致凤凰禁土有种人满为患的感觉。

    然而。

    凤凰禁土不仅是一座神土,更是一座厄土。

    轰隆。

    人们才刚进入第三道凤凰虚焰范围,便生了意外,一只水缸粗的蛇王,对人们展开了屠戮,瞬息间便有十数人惨死,被蛇王生生吞食。

    那只蛇王常年处于三道虚焰中,虽然也被斩了三刀,削掉了空间能力,但绝对是顶级天神,堪称神王,其鳞甲坚固,宛若不朽,对于武修来说太致命。

    “孽畜,受死!”

    一位神王级人物飞出,携道器镇压而下,以盖世天威将那条蛇王生生击毙,这才瓦解了屠戮。

    扑通!忽的,一位天尊骤然消失,连惨叫声都没有来得及出,就被一块岩石吞噬了。

    “该死,是噬神石!”

    人们脸色剧变,竟然在这里遇到了这等可怕事物,噬神石诡谲无匹,可扎根巨山,如寻常巨山无异,没有任何气息,可一旦进行攻击,猝不及防。

    咚!人们向那块巨石攻击,无尽流光将其淹没,但那块灰突突很不起眼的石头,竟然消失了,原地留下了一个黑漆漆的洞口。

    “大家小心!”

    人们精神瞬间绷紧,噬神石太可怕了,竟然能够遁走,在这个神觉被瓦解,空间被禁锢的凤凰禁土内,噬神石就是武修们的噩梦。

    各大势力武修接班而行,一个个神色肃穆,变得空前警惕。

    砰!正在这时,一块巨石击破虚空,当空而落,将一位天尊遮蔽,令其悲鸣,而后便被吞噬。

    “啊,师兄!”

    一位清丽少女悲痛,双目流淌着清泪,人们提防着下方,却没有注意天空,鬼知道噬神石竟然能够自虚空中落下来。

    咚!噬神石神出鬼没,竟然打向了一位老人,其隐藏在树体内,要将那位老人吞噬。

    “找死!”

    老人双目一凝,手臂内飞出一柄天刀,上面交织着日月星辰,惶惶而不可直视,迎击噬神石,出铿锵战音,当场就把噬神石轰飞而出。

    噬神石虽然鬼魅与坚固,但只有在近距离时,噬神的力量才最是可怕,远距离对于武修不惧威胁,而老人很莫测,能够提前现噬神石的动向,闪电出击。

    呛!那柄天刀出璀璨神虹,以迅疾之,冲向了噬神石,凶狠的劈落其上,出震天巨响,令噬神石都剧颤。

    “今日,劈了你!”

    老人怒,闪电飞来,一步踏足九天弯月都凋零,他当空而落,要禁锢噬神石,将其掠夺。

    同时,那柄天刀闪电劈落,再次轰击噬神石,令巨石都变得沉闷巨响,要瓦解一般。

    最终。

    老人并没有禁锢噬神石,只因噬神石非凡,竟然自禁锢中突围,消失于远方。

    “竟然让它逃了,还真是麻烦!”

    老人嘀咕道,有些头疼,而今处于凤凰禁土内,噬神石可是相当危险的凶物。

    许久,人们才放松下来,那块巨石应该不会回来了。

    ……“第五道虚焰。”

    凌风在这里现了更多痕迹,荣耀天子与小灵王都是由此进来的,八灵神非凡,也现了这里,早已深入进去了。

    显然,八灵神没有凌风这等神觉,虽然没有彻底被禁锢,但有这等能力,的确令人吃惊。

    前方是一片泥沼,散出蒙蒙死气,其上有几具枯骨,空气中飘散着淡淡的血腥气息,令人作呕。

    十几位人物正在泥沼前,一个个脸色凝重,对那片泥沼非常的警惕。

    当凌风出现在这里时,自然引起了他们的注意。

    但凌风并没有要与其交谈的意思,要绕道离开,他的主要目的是荣耀天子,八灵神已经进去了,要是荣耀天子与小灵王被其屠掉,那他可就要后悔了。

    然而,那十几位人物双目一闪,并不想让凌风离开。

    “嘿,这位道兄。”

    一位黄袍中年飞来,挡住了凌风,他眉宇如剑,散出点点威仪,颇有皇家近亲的气质。

    “有什么事情么?”

    凌风停了下来。

    “道兄,相见便是缘分。”

    那中年人笑了起来,说道:“我等在此地现了一座道宫,就在那泥沼下方,初步怀疑为古凤凰瑰宝。”

    “那真是可喜可贺!”

    凌风拱了拱手道喜,就要离开。

    “道兄,切莫着急离开。”

    那位中年人再次拦住了凌风,笑着说道:“那泥沼有点诡谲,因而我等想请道兄共谋大事。”

    “哦?”

    凌风双目间隐晦的闪过一道冷光,他问道:“怎么个共谋法?”

    “道兄不需要做太多,而且是最容易的。”

    那中年人笑着说道:“只要道兄走进泥沼,为我等劈开便可。”

    “走进泥沼?”

    凌风望了望那片泥沼,又打量着了中年人片刻:“那片泥沼太可怕,还是算了吧。”

    说完,凌风就要离开。

    “道兄,我等诚意相邀,愿与你共享那座道宫,你这般可就没有诚意了吧?”

    那十多位人物围了过来,神色不善。

    “那泥沼很危险,飘着浮尸,并不像古尸,应该刚死不久。”

    凌风眼底闪烁着讥笑道:“要么,那浮尸是你们的人,要么,那浮尸就是如我一般被你们盛情相邀,共谋大事的人。”

    “这就是你们的诚意吗?”

    他们将凌风当成白痴,可凌风觉得自己不是个白痴。

    “成大事者不拘小节。”

    那中年人冷笑着说道:“想要得到道宫总要付出一些代价。”

    “所以,我不想得到!”

    凌风摊手,很坦然想要离开,不愿意成为他们的炮灰。

    “怕是由不得你了!”

    十几位人物向前逼迫而来,眼底有森冷的杀意,泥沼太诡异,先前仅仅是露出了些许煞气,便令一位天尊陨落,其强可想而知。

    他们自然不愿意涉险,因而就想驱使一些武修,替他们涉险,进而可以看出泥沼危险何在。

    “莫要逼我!”

    凌风双目冷厉,以他先前的做事方式,这十数个武修早就悲剧了。

    如今,他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因而没时间打理这些阿猫阿狗,但并不代表凌风就不愿意动用屠刀。

    “呵呵,一个落单的武修而已,在凤凰禁土,大家实力相差不多,今天你愿意或者不愿意都要过去!”

    十几位武修皆是天尊、天道级别的人物,实力非同小可,而今被压制在天神境界,但其他人也都差不多,除非是八灵神等天骄奇才,否则谁敢与他们敌对?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