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喂?对了,你之前说过的那个尸体堆成的怪物,怎么解决来着。”

    “嗯?我什么时候跟你说过那个奇怪的事情?”对方一开口就让男人懵住了,当年就是这个家伙跟自己讲的,难道是自己打错电话了?男人将手机拿到眼前,一遍又一遍的核对着电话号码,确认无误后又将电话放到耳边:“就是你说的啊?现在我们遇到这个怪物了,现在很着急啊!你不要忽悠我啊!”

    “啊?那种生物怎么可能有啊!等等你说什么?你遇到了?看来还真的有啊!我想想啊!之前是有个人说能解决来着,但是我记不得是谁了,我去翻一下本子,问到方法了再告诉你吧!”对方挂断了电话,颤抖的手开始翻起了自己的记事本,嘴里还不停的念叨:怎么会有这样的事情。

    翻书的动作停止了,手指在句子之间的空隙中滑动着,最终停留在一个人名上。

    “就是这个了,谢天谢地,当年我居然还把这么荒唐的事情写在本子上啊!”

    “喂?你好,是杨先生吗?是朋友遇到了你说的那种怪物,现在情况十分紧急,需要你的帮助!”电话才接通他就十分着急的对着对面喊着。

    “嗯?奶奶!电话那边的那个人说了一些奇怪的话!”一个稚嫩的声音传了出来。

    “我看看。喂您好,您找哪位?”电话似乎被拿走了,是一个老奶奶接的。

    “你好请问杨先生在不?我们这边遇到了尸体堆成的怪物,现在情况十分紧急!”

    “啊?你说那个杨先生啊?他几年前就没在了啊?”

    !!!

    对方淡淡的说出这句话,让打电话的人心拔凉拔凉的,但是他还是不死心,又继续问着:“那您知道怎么对付那个尸体怪物吗?”

    “哦!你是不是打错电话了啊?”对方着急的挂断了电话,在电话挂断之前,他听到了类似于:这个人有毛病吧!一天怪物怪物的,没事多读点书吧!

    他心凉了,垂头丧气的给男人打电话:“那个,人是找到了,但是是他家里人接的电话,说他几年前就不在了......”

    “啊?那怎么办啊?算了算了,我们先看看能不能解决吧!”男人说着直接挂断了电话,在原地愣了一下:这个事情应该不是那么好解决啊!到时候就算打不过,也要全力撤退。

    “告诉你们一个不好的消息,人是找到了,但是处理这件事情的人几年前就死了!”男人整理好自己的情绪,站在士兵门身后大声通知着:“我们全力攻击,尽量将对方杀死,要是杀不死的话就用最快的速度撤离!”

    “好!”士兵门满脑子都是将对方杀死,但是又不知道怎么办,因为对面真的是怪物,连子弹都不怕,一点疼痛也没有。

    “不过难道我们就要赌在那些孩子身上吗?我们什么也不能做吗?”一个士兵在队伍中站了起来,大声的问着,让士兵们反思自己的作为。

    “目前的我们就只能赌在他们身上了......战场上全是浓雾,什么都看不见,也不知道情况怎样了。”

    “是啊,是啊!我们唯一就只会用这些枪支弹药,但是这个怪物完全不怕这些,我们已经失去作用了啊!”

    “这样吧!到时候打不过的必须撤退的情况下我们掩护他们的逃走,算是我们还能派上一点用场。”

    士兵们纷纷议论起来,最后一个士兵说的话得到的全体士兵一致赞同,大家都做好了这样的准备。

    “谁来报告一下战场上的烟雾是怎么回事啊?”男人发起了疑问。

    “报告,我们正在用枪支掩护那些孩子们的进攻,一个女孩子不知道放出了什么黑色的物体,直接打伤了怪物,怪物要袭击她的时候战场上就突然起了烟雾。”

    “嗯,这样说来,可能是有人为了保护那个女孩子吧!情况我们也不清楚,期待这个是好事情吧!”

    烟雾里冲出一个人影,让对面的士兵一顿慌张,纷纷拿出枪支对着这个身影。

    “慢!怪物是很大的,这个不是怪物,这个是在里面的孩子!”男人大声制止着士兵的举动,生怕误伤了自己人。

    “诶?士兵?你们.......啊?难道是我走错路了嘛?”方小路拎着镰刀冲了出来:“我的小伙伴呢?”

    正当方小路拎着镰刀准备回去的时候被男人叫住了:“小姑娘!里面什么情况啊!这个烟雾是怎么回事啊?”

    “情况?里面的情况十分不好的,你们快撤退了,这里交给我们就好了,那个怪物不是一般的难对付啊!”

    “我们不会走的,要撤退的话也是我们掩护你们撤退啊!”其中一个士兵站了起来。

    “???”方小路也不知道这些人是怎么回事,自己已经让他们逃走了,但是这些人居然不逃走?

    “嗷——!”

    随着烟雾的消散,一个巨大的黑龙腾空而起,它悬浮在半空中不停的煽动翅膀,低着头和下面的怪物对视着。

    “那是什么?”士兵们的注意力全部被吸引住了。

    “龙?真的有龙这种东西?”

    “是敌还是友啊?”

    “可恶啊,这个家伙还真是难对付!要是我们在空中这个家伙就没有办法了吧!”烟坐在小龙的脑袋在付下身子去看着地面上那个从未见过的恐怖的怪物。

    “烟!你们小心啊!”方小路冲着天上的龙喊着。

    “我知道,我们在空中应该不会有什么事情,危险的是你们啊,小路?”烟也对着方小路大声喊着。

    “嗯,这下可麻烦了啊!”小黑在旁边仔细观察着怪物的动静,想着这个怪物成千的头,那么多眼睛,一定很难逃过这些家伙的注意力去攻击它,但是偶,要是自己不在这边不就好了嘛?

    想到这里,小黑立马给自己的机智点了赞,他说做就做,悄悄的消失在战场上。

    “嗯?那个男孩子是不是消失了?”还是有士兵主要到他了,立马警觉起来。

    “我好像看到了啊!是不是以前失踪的人们都在这个家伙面前这样消失的?”

    嗯?我是不是忘记了什么?小黑在另外一边看着这个世界看出去不一样的怪物,在那边看来是一堆尸体组成的怪物,但是在这边看来是上前的冤魂组成的怪物。

    “我大概知道什么了,原来过来这边想要杀死这个怪物的同伴,应该是死在这边了,真是少见呢!这个怪物居然同时存在两界,而且还有不同的形态。”小黑自言自语着,他做出了一个十分正确的决定,那就是趁战斗还没有开始直接退出。

    “诶?那个男孩子是不是又回来了?”

    “你去干什么了啊?”方小路看见刚才失踪的小黑回来了,着急得问着。

    “我知道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到时候再说吧!我们从这边进攻好了,那边打不了。”小黑大致说了一下,方小路更是一头雾水。

    “算了算了,下次不能乱跑了,我可不希望我最好的小伙伴出问题啊!”方小路拿着镰刀就到了战场的另外一边,打算在这个怪物不知道的情况下袭击它,看看能不能打出更大的伤害。

    “嗷!”小龙很是气愤,可能是在迷雾之中那个家伙狠狠的刺激额小龙,烟看起来也开始慌张了,只是知道要是小龙察觉到自己的慌张也会慌乱的吧?

    “吼!”小龙似乎感觉到地上有个极具威胁性的家伙,对着它吐出了黑色的烟雾,烟都愣住了,自己没有让小龙攻击啊?但是小龙的这波攻击很准啊?

    “这个龙在攻击那个怪物诶?看起来是自己人!”士兵们叫着,似乎看见了胜利的曙光。

    “喝!”方小路又挥出一道刀波,刀波随着距离的增加攻击力开始锐减,打出的伤害比之前的弱得多。

    “诶?怎么回事啊?不应该是距离越大攻击越大吗?我已经站那么远了,按理来说这个家伙应该被我的刀波打穿了才对啊?”方小路站在原地,完全不知到这是是什么情况,思考了一下后呆住了,这个武器的意思让我贴脸打?贴脸打的话这个刀波有可能贯穿?

    试一试吧!要是这样的话有可能打败这个家伙,到时候自己的小伙伴就不用受苦了。

    方小路趁着小龙胡乱向怪物发起进攻,将怪物的注意力全部转移到这边的时候,方小路鬼鬼祟祟的向着怪物靠近,最后贴着怪物狠狠的劈了一刀,释放出的刀波在怪物的身体里移动着。

    “咩!”怪物上千的羊头细心裂肺的叫着,在怪物的后方,一股恶臭的液体喷了出来,在后面的士兵都看呆了,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这个女孩子居然有这般的力量,将这么大的怪物打穿。

    怪物承受住了这股疼痛,所有的羊头都盯着方小路,方小路感觉头顶一凉,似乎知道发生了什么,不敢看直接拿着镰刀跑路了。

    不过也许是因为这些都是尸体的缘故,这些伤口一直在流恶心的液体,发出阵阵恶臭。

    “我靠,这个家伙这个玩意实在是太难闻了......”

    “.......”大狐狸虽然在符纸里但是还是被熏昏了。

    “加油攻击啊!这个家伙被方小路重创了,我们加油攻击啊!”怪物的伤势在半空中的烟看得一清二楚,要是在一般的怪物身上,应该撑不了多久了。

    “这个怪物是怎么回事啊?感觉像完全没有痛觉一样,明明那个小姑娘给它砍开了那么大的口子,但是这个家伙还在进攻啊!”

    “是啊,这个和我们上次见到的怪物完全不一样啊?上次我们见到的应该是丧尸怪?那个家伙虽然没有痛觉但是伤口还是会导致对方行动的缓慢,这个怪物完全不是那样的啊?”

    “嗯,真是的,既然一个穿透的刀波不行,那么我就多打几下吧!让更多的刀波穿透你,看看你还站得起来不?”方小路很快又移动到了别的位置,小龙还在半空中愤怒的咆哮着,烟看起来一直在安抚它的情绪。

    “咩!”羊头似乎知道刚才那黑雾攻击不是来自地面上,抬头去看着上面,果然看到了一个巨大的生物,所有的羊头眼睛里全是悲伤。

    “好奇怪?为什么被打了这些羊头居然是这样的表情?像是求我们停手一样的,难道不是它们率先进攻的吗?”烟看着羊头流露出的表情觉得很是奇怪。

    “喝!”

    很快方小路就找到了进攻这个家伙最佳的方案,那就是跑到一个地方,对这个怪物释放一个刀波,然后又立马移动到别的地方释放刀波,嗯!真是完美的进攻方案啊!

    “呼呼呼——!”

    跑了几次后,方小路发现不对啊!这不是打怪,这是体力活啊!真是的,怪还在一直攻击,但是自己已经累到不行了。

    该死!明明已经找到完美的攻击方案了,但是自己的体力完全不允许啊?怎么办啊?诶?但是这个怪物除了长得可怕,血厚就没有别的了,好像这货完全不会打人啊?可能唯一的招式就是让对方心理恐惧致死?那有什么好怕的嘛!再说了前面进来的处理委托的家伙都是掉到所谓的暗河里了吧!不然要是被吓死的真的很丢人诶!

    “诶?不知道你们发现了没有,这个家伙就看起来可怕了点,但是不会攻击人啊?我们要克服心里的恐惧上去帮忙吧!”一个士兵怂恿大家一起上前攻击,但是很快就被那个男人拦住了。

    “你怎么就指挥起来了?这个怪物要是那么好对付,前面来这里处理它的家伙就不会失踪了啊!”

    方小路歇歇打打,终于将这个怪物打败了,就在大家松一口气的时候,怪物引起了大地的颤抖。

    “打掉了吗?不愧是boss啊!打败了气场都那么强吗?”七小鱼带着灵洛先跑开了。

    “为什么我有种不祥的预感呢?”方小路站在原地看着颤抖的怪物,伤口里的液体不断的喷出,最后它身上的羊头接连掉落在地上,羊头脱离了怪物身上就瞬间失去生命力一样,很快腐烂了。

    <!-- csy:24236400:162:2019-08-06 04:59:59 -->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