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小时后,直升机到达了仓州城,进行了燃料的补充。之后,弥卡莎和艾妮尔与江枫辞行,他们乘坐其中一架直升机飞往了欧陆。

    贝恩打算先去西川见见凯丁和尼亚,所以也向江枫辞行。

    江枫提出用直升机送一下贝恩,但贝恩拒绝了,他只要求一辆千里马就知足了。

    “马没有直升机快。”江枫说道。

    “仅仅只是送我一人,没这个必要特地用直升机。另外,我打算沿着北冥边界线去往西川,主要是想看看地形,为接下来建造万里长城做个准备。”

    “好吧,那你只身一人,一定要小心。”

    “谢谢,告辞。”

    贝恩就这样骑马而去,马包里有十几份压缩食物,还有五六瓶饮用水,足够路上用。

    现在,炎黄所有势力,以及世界上的主要大势力,基本上都已经达成了初步合作。

    另一边,西川南省,拉雅山地界,敖烈的50万大军终于到了。

    拉雅山地界一共有五个市,大城池也有好几个,但基本上都是依山而建。

    之前,凯丁和尼亚席卷西川,占据了西川大半河山。但南省的拉雅山地界实在难以攻占,这里的城池依山而建,易守难攻。敖烈的数百万难民基本都逃到了拉雅山地界,他们自发组织成民兵,和当地的军队一起合作御敌。

    凯丁曾发动过几次强攻,但是攻下一座城的代价实在太大,后来也就放弃了拉雅山地界。

    再加上,凯丁刚刚打下西川三省,根基未稳,经常会有叛乱。为了稳扎稳打,凯丁把所有的精力放在了发展和稳固西川三省的统治上。

    三省之内,没有及时逃掉的流民和散兵,逐渐被灰人镇压,之后被灰人同化。

    总得来说,敖烈的平民总共少了三分之一左右,现在还有三分之二,成功在拉雅山地界据险而守。

    敖烈带大军回归之后,第一件事就是安抚民心。不过大部分民众根本无法得到安抚,这半年来,他们失去了太多。有很多女人,失去了他们的丈夫。

    想当年,一百多万的兵力跟着敖烈向东而去,如今,只有一半左右归来。

    不过除了悲伤的事情,也有欣慰的事情。

    想起之前,人们背井离乡,逃难至今,能活着已经不是一件易事。现在敖烈回来了,至少可以不用再提心吊胆了,那颗悬着的心也就放下了。

    敖烈势力的高层开了一整夜的会议,那就是讨论今后何去何从。

    敖烈和郭迦在回西川之前,就已经打算好了进军天竺之地。但这个建议居然遭到了很多其他高层的反对,因为这六七百万的平民已经在拉雅山站稳脚跟了,没必要去迁徙到其他地区。而且山川有很多大型生物,要养活这几百万人也并不难。

    这些高层一般都是守旧派,本都是南省的几个大城的城主。他们虽然思想有些保守,但毕竟立过大功。是他们及时将平民撤离到南城,是他们组织民兵抵抗凯丁,是他们保住了敖烈的几百万平民。

    也因此,敖烈和郭迦不得不尊重他们,绝不能采取强硬措施。

    为什么呢?

    因为敖烈不在的这半年多,这些领导早已经深得民心。反而是敖烈,他的民心聚拢力早已经不如当年。

    另外就是,平民们跟他们的想法是差不多的,他们都不愿意迁移,他们甚至爱上了拉雅山地界的崇山峻岭。这里易守难攻,不怕敌人入侵。

    道理,的确是这个理,但敖烈的想法并不是偏安一隅,他希望可以卷土重来,重新夺回自己失去的领土。

    郭迦代表敖烈,组织了语言,对大家发表了看法。

    这拉雅山地界,好的确是好,短暂居住并不问题,但不适合长期发展。这里有很多大型猛兽,他们偶尔就会骚扰人类,并且进攻人类的城池。也就是说,每天都会有蓝矿被这些大型猛兽消耗掉。

    也许山川地形,矿石产出量会比较高,但考虑到每天的损耗,综合来说,矿石的产量会极度缩水。

    还有就是食物问题,几百万张嘴,可没这么容易养活。也许猎杀大型动物可以解燃眉之急,但每次猎杀,都是要付出一定代价的。每天都会有士兵因为猎杀大型动物而死,也许每天死的士兵并不多,但积少成多,长此以往,也会一个巨大的损失。

    而且山川地形会有很多限制,经济和军事的发展速度会很缓慢。如果只是偏安一隅,倒不成问题。但想要日后卷土重来,出祁山,定中原,那难度,难如登天。

    那些领导和城主们也很理解,他们知道敖烈是一个有雄心的人,他不甘愿躲在拉雅山一辈子。但是眼下,时局未稳,根基动摇,部队和士兵都需要休整,实在不宜迁移。

    再者说了,天竺之地现在也有很多势力,想要入侵那里,绝非易事。

    一场争论下来,结果是多数人反对离开拉雅山。

    敖烈的脸色很不好看,他看着那些所谓的官员们各抒己见

    ,说得头头是道,内心已经极度反感。但是他只能忍耐,他绝不能发火,现在不是摆领主架子的时候。

    敖烈需要他们来聚拢人心,所以他就是安静听着,听着郭迦和那些保守派的辩论。

    赞同郭迦的人不多,郭迦只好使用了一点伎俩,那就是他骗大家说,等待灰族发展好,他们就会进攻南省,彻底将我们一锅端。

    郭迦平时从来不会拿预言来开玩笑,如果他看到了未来画面,那么大家基本上都是相信的。

    也就是说,如果灰族发展壮大,肯定要统一南省,这是历史发展的必然趋势。这就好像三国时期,北魏最终还是会吞掉西蜀。

    不思进取,最后总会灭亡,一切都只是时间问题。

    保守派虽然保守,但并不傻,偏安一隅终究不是长久之计。

    郭迦趁热打铁,郑重说明道:“各位,这场仗,打肯定是要打,不管我们要不要迁移,灰族迟早会打过来。我们绝不能坐以待毙,行动一定要趁早。现在的天竺之地,各个势力从未想到会有外来势力入侵,我们必须出其不意。就算不能快速吞并整个天竺,至少能占据东北区域。”

    保守派们再次展开了讨论,经过将近一个小时的再次讨论,保守派官员全部同意迁移之事。但是有一个条件,那就是必须先让军队在天竺之地站稳脚跟。

    也就是说,在确定军队占领了天竺的东北地域之后,这几百万的平民再准备迁移之事。

    郭迦本来就是这种想法,所以一下子和这些守旧派达成了共识。

    当天晚上,敖烈和郭迦就对现有的兵力进行了部署和分配。

    从河东带回来的兵力有50万,其中有10万都是经久沙场的老兵,特别强悍。敖烈把50万兵力的破旧护甲全部回收,打算将他们全部融化,打造出10万套的b级战甲。

    也就是说,敖烈打算用10万精兵,奇袭天竺。

    准备时间为三天,三天之后,正式向天竺前进。

    另一边,欧之大陆,弥卡莎和艾妮尔开始调集精锐部队,主要由克多因族人为主体,数量高达50万。

    虫族现在的总兵力高达一千多万,但面对暗黑丧尸,数量优势并不存在。你派出去的兵力越多,只会让更多的兵力受到感染。

    所以要对付暗黑丧尸,就必须派出精锐部队,穿着b级,或者b级以上护甲的部队,或者说是本身防御力就很高的部队。

    而克多因战斗种族,可谓是精锐中的精锐,他们并不需要穿着任何铠甲,身体本身的防御就高达100左右,丧尸们根本咬不动。

    克多因战斗种族还有一个很大的优势,那就是哪怕受伤了,哪怕力量降低了,但防御力也不会降低,所以暗黑生物很难感染成功。除非是一些精英暗黑丧尸,否则根本不可能有机会让克多因族人受到感染。

    在一个兵营广场上,弥卡莎看到这50万的士兵,内心是说不出的激动。如此强悍的王牌军队,马上就要亮相了。

    为了他们亮相的一天,弥卡莎准备了很久,如今终于看到它们重装待发的一天。可惜的是,弥卡莎原本打算用这精锐部队对付江枫,可现在却变成了帮助江枫。说起来,还真得挺讽刺,但又没有办法。

    暗黑丧尸一天不处理,炎黄就会变得混乱不堪,江枫自身难保,无法发展,弥卡莎也就失去了人生意义。

    他真的很怀念那个时候,和江枫打仗的那几年,排兵布阵,运筹帷幄,有时候经常熬夜,就为了搞一场奇袭。

    曾经的那个江枫,已经不在了,现在就只剩下这个年轻的江枫,希望他最终不会让弥卡莎失望,成为一个可以让弥卡莎每天都很紧张,每天都在想的人。

    在弥卡莎走神的时候,艾妮尔来到了将军台,向弥卡莎汇报道:“沿海各个城市纷纷送来报告,说是美军撤离了。另外,离我们最近的海域,美军居然留下了十艘空的大型舰船。”

    “空的?什么意思?”

    “也不能完全说是空的,有驾驶员、通信员、指导员,他们说这是帝国总司令留给我们的十艘舰船。当我们集结完精锐部队,就可以乘坐舰船,环绕航行,去往亚之大陆。”

    “开船去?这不是绕远路了吗?我们可以直接跨过欧亚大荒漠吧?”

    “我们虫类的耐力很强,要跨越欧亚大荒漠也的确可行,但是这都多多少少会影响部队的体力,而且还得带很多的瓶装水,非常不方便。”

    “你的意思是借助人类的舰船吗?”

    “是的,反正现在大家已经是暂时的盟友,也就不用在乎什么面子,就接受破空的好意吧。”

    “那些舰船都检查过了吗?安全性可靠吗?”

    “检查过了,安全性应该没有问题。姐姐,你有没有考虑发展海军?”

    “我当然想过,只是现在才末世两年左右,我感觉没必要太着急。如果发展海军,其他科技领域就可能跟不上,克多因这个种族也不会这

    么快就诞生。再者说了,我们虫类天生怕水,不适合海战,只要制霸陆地就行了。”

    弥卡莎回想当年,虫族制霸欧陆,进犯亚陆。期间,虫族跟美陆的丧尸族闹不愉快。当时的虫族也是没有发展海军,他们就走北上,走极北地区,绕到美陆,照样打美陆。所以一直以来,虫族都不怎么对发展海军感兴趣。

    但这个宇宙,科技的作用越来越明显,艾妮尔觉得应该跟上时代,适当发展其他领域的科技。

    “姐姐说得是,不过我的意思是,我们可以趁次机会,派人好好研究那些战舰,等以后我们自己生产的时候,就可以少走很多弯路了。”

    弥卡莎思索再三,最终同意道:“好吧,这个事情交给你去办好了,派一些信得过的人类,好好去学习,挑那些本来就对海上工具很有研究的专家去。”

    “知道,交给我就行了。”

    另一边,亚之大陆,望城。

    10万美军已经离开望城,他们正在北上。在北进的过程中,有一部分精兵会与北省联军汇合,还有一大部分兵力会在仓州市与江枫的千万平民汇合。

    美军补充进护卫团里,江枫的精锐部队,以及无当飞军就可以拨出来,北上对抗暗黑丧尸。

    另外,望城的运输团携带百吨玄铁水,在灰人兵团的指引下进入蚂蚁洞穴。他们将在洞穴行走数天,直到到达北冥和西川的交界地带。

    如果不出意外,北冥西南区域的长城会优先动工,因为那里距离郎方市很远,不会引起鬼神灰人的注意,所以那里修建长城的阻力非常小。

    刚进入蚂蚁洞穴的人们,脑袋总是东张西望,似乎浑身不自在,又或者说是有些紧张。在以前,人类不敢进这蚂蚁洞穴。哪怕是现在,他们依然畏惧蚂蚁洞穴,毕竟这地底本是灰族的老巢。

    而这运输团主要由望城的新兵团组成,他们的经验尚浅,如果在蚂蚁洞穴遭到袭击,玄铁水没了不过,这上万的新兵也将全军覆没。

    虽然江之势力和灰族已经达成同盟,但这毕竟太突然,才两三天时间,就发生这么大的变化,普通小兵的内心还是有点芥蒂。

    领军团长之前对士兵们打过预防针,这一趟蚂蚁洞穴之行,十有**是没有任何危险的。但是,万一灰人使诈,全军覆没是必然结果。但我们的牺牲,都是值得,它会向世界上所有人证明:灰人是一种卑鄙无耻,不可信任,且没有底线的种族。灰族将从此背上骂名,世界上的各个势力,都会优先将其铲除。

    只要灰族但凡有那么一丁点的大局意识,他们就不会使诈。

    但是不管结果怎么样,大家都必须明白,既为军人,就必须服从命令,别说是蚂蚁洞穴,哪怕是地狱,也必须走一遭。

    新兵们对灰人并不是很了解,只知道他们曾经是丧尸,跟人类有着深仇大恨。所以在新兵们的心里,来到这蚂蚁洞穴多多少少有些担心。

    不过这种担心随着时间的推移,逐渐地消失了。为什么呢?

    因为这一路走来,灰人们一直都是笑脸对待人类士兵,甚至为他们耐心解答蚂蚁洞穴的一些知识。

    有时候,人类士兵会碰上一些从来没有见过的生物,而灰人们就会向人类士兵解释这种生物,让他们不要紧张。

    仅仅几个小时的深入相处,新兵们也越来越觉得灰人跟人类很像,并不是什么恶劣的种族。

    这些灰人士兵里,还有不少女兵,有的长得非常好看,只是皮肤是灰色的。但这丝毫不影响审美,不少人类士兵找话题和那些女兵聊天。

    就这样,这一万兵力运输团在灰人兵团的陪同下在地底世界穿行,犹如长蛇一般游走。基本上每隔几米就有灰人士兵骑着巨型蚂蚁,他们生怕人类掉队。毕竟蚂蚁洞穴错综复杂,很容易迷路。

    另一边,江之势力的使者来到了北境之地,阿尔泰,兽族王城。

    经过将近一年时间的发展,兽族早已经在北境西部扎稳脚跟。

    这段时间,兽族一直在安心发展,并没有参与任何战争。不,应该说是没有直接参与,但却间接参与了。

    那就是,兽族通过海运为江之势力源源不断地送去各类矿石。兽族的拼命发展,其实也可以理解为拼命采矿吧。

    江之势力对兽族有恩,兽王从未忘记。因为战争的关系,江之势力对各类矿石的需求变得十分巨大。

    在战争上,兽族帮不上什么忙,但在矿石上,兽族是火力全开地帮忙。

    当然,江之势力也会给兽族提供大量的物资补给。但总的来说,兽族给出去的东西,价值远远大于拿进来的。

    但这都没有怨言,谁让江枫帮过兽族。

    今天,江之势力的使者将书信交给了兽王麟。

    麟看完之后,直接摸了摸自己的角,一脸苦愁。

    “江枫居然要求如此数量的玄铁水?我的天,我们这边有许多矿脉都采干了,哪来这么多的玄铁水。”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