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坛上挂着的只有五个头颅,桃子清楚的记得千月神社的仆女是有两位的,如今这里死去一位,那名叫樱井彩的仆女却不见踪影。

    桃子将火焰笼罩住自己的身体,来到神坛前,有红莲火焰护体,血腥气味也被蒸掉,而那些包裹在尸体上的蚊子尽皆被红莲融化殆尽。

    桃子哀叹一声,红莲之火裹住这几具尸体和那一堆骨骸,一齐烧掉。

    火焰燃烧的影子映在桃子的眼眸中,这笔仇,她记下了,无论是谁做的,她都不会饶恕。

    那神坛之中的血池,也连同被红莲火焰,蒸掉,很快就再无痕迹。

    桃子默默望着已经变成废墟的千月神社,正打算离开,天空中忽然传来一声鸟鸣。一只彩色头冠,巴掌大小的鸟儿从山林中冲出,不断在苍穹中徘徊。

    “七巫鸟!”桃子的眼中闪过一丝神采,七巫鸟,是每一个神社的守护巫鸟,用来传递信息的。

    这只七巫鸟的身上有着千月神社的契约刻印,很显然,千月神社还有人活着。

    七巫鸟落在桃子的肩膀上,从口中吐出一张玉帛纸条。

    桃子急忙将纸条打开,纸条上的字是用血液勾画出来的,“桃子大人......当你看到这份血书的时候,我已经不在世上了,相信你肯定记得我,我是千月神社的其中一位仆女,樱井彩。我写下这份血书,交给七巫鸟,让它只能转交给你。千月家已经覆灭,我是被柳杏大人带出来的,但我们无法逃过敌人的追杀,柳杏大人为了掩护我,与敌人同归于尽。

    我们根本不知道对方是什么人,但他们手段残忍,弑杀残暴,千月家恐怕只是其中一位。几年前,由冥神大地来的通告,极幽之地生魔物侵袭,召集世界各地的巫女前往讨伐,但这些前往极幽之地的巫女们没有一个回来,自那以后,世界各地都有巫女失踪。千月家有两位巫女失踪,于是千月家的当家让琉璃大人前往寻找,之后就没有再回来过。也是自从各地的巫女失踪后,许多巫女世家和魔法世家都遭到不明敌人的灭杀。所以我怀疑琉璃大人很有可能去了极幽之地,她是我们千月神社最后的种子,希望桃子大人能够替我们千月家带回琉璃大人。”

    看完纸条后,桃子默然不语,眼眸中尽是悲伤。这一次的危机,看来并不简单,连千月家这种庞然大物都被灭杀,那敌人究竟有多可怕。

    这一次是桃子有史以来遇到的难度最高的危难,只是最让桃子无法理解的是,对方为何要带走那么多的巫女?

    桃子想到了梦中的情景,不禁背后凉,那些被触手侵犯的无数巫女们......难道对方只是为了寻求这种感觉吗?

    但联想到梦中的那颗巨型心脏,桃子又觉得远远没有表面上那么简单。如果梦中的场景是一个征兆,那她现在该怎么办?她从未接触这类棘手的事情。

    桃子甚至急的眼泪都挤出来了,一方面想要去救,一方面又害怕看到梦中的场景。

    “如果美羽姐在,那该多好啊。”桃子茫然的盯着无尽苍穹,若是美羽姐在的话,一定会有办法的吧?

    恰在这时,星落石出一道淡淡的星芒,桃子一愣,将星落石拿起来,惊喜道:“羽!是你吗?”

    强烈的灵魂共鸣引导着桃子选择前往神无月的方向,桃子心惊,难道神无月有可以解决的方法?

    没有继续多想,桃子驱身前往了自己的家,神无月,她相信星落石不会骗她,或许神无月还有什么她不知道的秘密。

    ·········

    再次回到贫民区那熟悉的街道,零不知为何竟然越来越喜欢这个地方,可能是因为这里的人们很朴实吧?

    也不知道师傅回来没有。零走在街道上,还在幻想着师傅鸦回来,并且给他带来一堆的修炼资源。那样他就可以一飞冲天了。

    柳心尘给零的修炼资源骤然是多,可惜远远不能让他满足,最好是能有一次性修炼到巅峰的资源给他,那样他就可以安心的保护妹妹了。

    可惜幻想终归是幻想。零站在街道上,远远就能看到琴音在小卖部里那熟悉而又忙碌的身影。

    零淡淡一笑,师傅走后,真夜又是盲人,小卖部的生意应该就交给琴音来做了。

    不知为何,零又突然想起在浩天克黎糸的时光,琴音穿着围裙,在厨房里做菜的模样,那哼着小曲的可爱面容又浮现他的脑海里。

    似乎琴音不管是什么样的情绪,看上去都是那么可爱。

    “好久没有吃到妹妹做的饭菜了。”零抱着这般美好的幻想,正想朝着小卖部走去,但随即就怔住了。

    只见三名头染的五颜六色的小混混走进小卖部,为的那名青年将一沓红钱扔在柜台上大喊道:“小妹妹,我要买一夜。”

    从这三名青年进入小卖部的那一刻起,琴音就对他们的印象十分厌恶,但奈何对方是客人,她也只能强忍心中的厌恶,露出一副阳光的笑容,“抱歉啊先生,我们店里好像没有叫一夜的东西。”

    琴音还真不知道有一夜这种东西,之前真夜姐给她清点物品的时候,她也没见过有叫一夜的物品。心里疑惑,难道这一夜在大城市才有?

    见到琴音一副不知所云的模样,三人互相对视,眼里纷纷露出了戏谑。

    远处的零见到这一幕,有些可怜的望着这三名青年,他没有选择去帮琴音,因为他知道,这三名青年接下来要是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下场一定会惨烈无比。

    琴音本来就是个单纯的孩子,又洁身自好,听不出三人在调戏她也在情理之中。

    那为的青年的目光不断的打量着琴音,眼里全是赤裸裸的欲望,就差没有流口水了,指着琴音说道:“小妹妹,谁说没有一夜,你就是啊。”

    琴音脸色一变,此时她哪里还不明白对方是在调戏她,笑容顿时收敛住,冷冷说道:“请你自重。”

    这三名青年其实早就注意到琴音在小卖部帮忙,只不过为了万无一失,今天才来动手,要知道琴音这种单纯可爱,身材绝妙的女孩子已经很少见了。

    为青年身旁的矮子青年笑吟吟的说道:“小妹妹,我们兆哥看中你,是你的福气,你知道我们兆哥的老大是谁吗,是闻阳会的庞爷,庞辉!”

    琴音露出一副轻蔑的神情,不要说什么闻阳会,就算是天神下凡,她都毫无所动,“如果你们再不走,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琴音这句话在三人的耳中就是一种嘲讽,为那名青年也没想到琴音这么不给面子,要知道他每次去找那些学生妹,一报出庞辉的名字,她们都会乖乖的跟他走。

    为青年冷哼一声,拿起柜台上的钱,直接砸在琴音的脸上,“臭****!你不要给脸不要脸,你他娘的在这里工作不就是为了钱?给你钱你还不稀罕是吧?老子跟别人搞***的时候连钱都不付。”

    听到这青年的话语,琴音的脸色顿时阴沉下来,这些肮脏不堪的语句就仿佛玷污了她的心灵。

    远远的,零都可以感受到琴音身上那欲要爆的杀气,心惊不已,暗叹这三名青年简直是自找苦吃。

    那青年见状就要伸手去抓琴音,没想到自己的手臂反而被对方抓住,内心愣住的同时,更是用力想要挣脱,却现如何用力都无法挣脱。

    “你!你你,放开我!”青年焦急的看着琴音,背后升起一阵阵冷汗,他有种不祥的预感。

    “咔嚓!”

    只听一声骨折的声响,另外两名青年看向琴音的脸色都变了。

    “啊!!”一声惨叫,那为青年的手掌被琴音给扭断,又在众人惊讶的目光中,被琴音一脚踢飞出小卖部外。

    “这么肮脏的手,留着也没用。”琴音冷冷的声音传出来。周围的人都陷入一片寂静。

    (本章完)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