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长空脱口而出:“你怕是没有出手的机会。”

    “你这么一说,我更想会会他了。”

    容长空拍了蓝非的一下胳膊:“要比试等我表哥被救出来再说。”

    蓝非无奈道:“那时候就晚了。”

    “不说这个了,这儿还有多少药王谷的衣物?”

    蓝非想了想说道:“这个地方,药王谷有万余人,男女各一半,墨阁那边大都是男人吧,所以最多可以弄五千件。”

    “那就五千件吧,墨阁出两千人吧。”

    蓝非轻笑一声:“我还以为你会让出五千人呢。”

    “我是药王谷谷主,也得为药王谷考虑,这次的主力,是墨阁那边,要是让一半的人去冒险,万一出了什么事,我这个位置怕是坐不了多久了。”

    “你和三王爷商量好作战计划没?”

    容长空摇头:“具体事宜还没,太忙了,我和你说的那些,只是初步计划,得让三王爷去一次墨阁基地,你也去,好好商量商量。”

    “时间越快越好。”

    “那就明天吧,选那两千人的事就交给你了,衣物现在就找他们拿吧。”

    “行。”

    二人走出房间,来到后山,这儿非常空旷,无边无际,蓝非拿出一个精巧的号角,吹响,没多久,所有的人都集合了,井然有序。

    “胡族抓了我的一个非常重要的朋友,所以我要在你们当中挑两千人去救他,另外,还需要五千套药王谷男人衣服,这儿刚好有五千男人,把你们的备用衣物都贡献出来。”

    长空的表情严肃而认真,口吻振振有词,颇有领导风范。

    “为何要我们的衣物?”有人问道。

    “因为,救我朋友的人,除了你们,还有其他人,你们现在就去拿,至于那两千人……”

    长空停了下来,看着眼前黑压压的人群,那些人见她眼神过来,眼神躲闪着。

    长空冷笑一声,要是他表哥,要是她娘亲,直接下命令,谁敢不服?谁敢反对?谁敢有问题?看来她这个谷主真是失败。

    “算了,不用两千了,在场的人,都去吧,到时候,一切听蓝非的。”容长空冷笑道,语气有些冰冷。

    那些人脸上虽有不甘,但看着容长空和蓝非脸上阴沉的样子,都没吭声。

    蓝非自然也知道原因,没有阻拦。

    容长空扭头,对蓝非说道:“接下来的事,就全交给你了。”

    蓝非见她想走,说道:“我送你回房间。”

    长空点头。

    路上,长空苦笑道:“我是不是有些任性了?”

    “没有,他们活该,是我没管理好他们,我会教训他们的。”

    “随你。”

    到了门口,容长空淡淡道:“全部人去我也是一时气话,你自己看着办。”

    蓝非叹了口气,说道:“你刚当上谷主没多久,年龄还不大,再说,你还没有通过测试,总有一天,你会让他们对你言听计从的。”

    容长空眸光一闪:“这一天,很快就会到来,看来我的心得狠一些了。”

    蓝非到了后山,看着黑压压的人群说道:“你们知道错在哪儿了吗?”

    那些人面面相觑,眉头紧皱,眼神迷茫。

    蓝非眼神略显失望:“要是前任谷主要求你们做这件事,你们绝不会有半点怨言,刚刚,谷主要你们其中的两千人去救她朋友,她看你们的时候,你们眼神为何要躲闪?是不想去?不愿意?不想听从谷主的命令?还是想脱离药王谷?”

    那些人被说的哑口无言。

    “你们要记住,谷主让你们干什么,你们就干什么,这是你们应该做的,要是你们对前任谷主这态度,恐怕早就没命了!”

    有人跪下说道:“蓝长老,我们错了。”

    随后所有人齐刷刷的跪下,齐声道:“我们错了。”

    蓝非冷哼一声:“知错就好,谷主看着虽平易近人,但,这不是你们不尊重她的理由,以后的表现,千万不要让谷主失望,你们准备一下,带好作战工具,男的,拿你们不用的那套衣物,整理好。”

    他看向一个人,说道:“刘向阳,整理衣物的事就交给你了,捆在一起,数量报给我,现在就做!明天早饭前,必须完成。”

    “是!”刘向阳回答。

    蓝非摆摆手:“嗯,都散了吧。”

    蓝非看着天上的月亮,叹了口气,药王谷势力众多,鱼龙混杂,长空要想服众,有些难呐。

    第二日,容长空是被一阵敲门声惊醒的。

    蓝非清润的声音传来:“谷主,该起床吃早饭了。”

    容长空应了声:“马上就好。”

    她起床,穿衣,打开门,有个丫鬟拿着洗漱用具在门口等着,蓝非也在。

    “进来吧。”

    那小丫鬟把手中的东西放在桌子上救走了。

    容长空洗脸,给自己随意挽了个发髻。

    “衣物已经准备好了,早饭后,我和你一起去墨阁。”

    容长空点头:“给我纸笔,我给墨阁和三王爷那边传些消息。”

    “好。”

    蓝非差人拿来纸笔,容长空写好消息,让鹰给他们传了过去。

    “六月初六,是测试你的日子吧。”

    “嗯,凭我的实力,我有信心。”

    “你的实力自然没问题,是怕有人存心搅局。”

    容长空冷笑一声:“谁搅局还不一定呢,害我娘的那些人,我一个都不会放过。”

    “胡族的事忙完,我陪你回去。”

    “之前我请你回去,你死活不同意,今天怎么变卦了。”

    “本来想着不参与那些纷争,太累了,就找个稍微安静的地方,唉,怎么说我也是药王谷的一个长老,有责任让药王谷更好,况且,也能帮到你。”

    容长空笑了笑:“就算你不打算回去,我表哥也会想方设法把你弄到那儿去。”

    “与其那样窝囊,还不如自己去呢,不过,你表哥现在都自身难保了。”

    “他不会,无论什么时候,他都能绝处逢生。”

    蓝非挑眉:“他有这么厉害?”

    “你不是见识过吗?这次我把药王谷拉进去,那些长老们,又要唠叨了。”

    “有人想要这天下大乱,那些人是不会放过药王谷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