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知道夏莉回来掺和,没想到她竟然来的那么快,我心里暗自犯起了嘀咕。我和身边的朋友们看到夏莉身穿女鬼衣服的样子,有点下意识的打了个冷颤,看来今天这场恶战是在所难免了。秦可卿的表情最夸张,看到夏莉那如同鬼魅的样子,下意识的避开了她的视线,躲在陈刚的身后,一脸的惊恐。都说仇人见面分外眼红,这一人一鬼在如此地点相遇,总让人不禁唏嘘。

    夏莉来到邋遢鬼身边,轻轻的一挥手,将身边的邋遢鬼拉到了自己的身边。看着他一副失败的沮丧样,她气急败坏的说:“真是个没有用的东西,连这点事情都做不好,我怎么就相信你们这帮男人的话,生前被人骗,死后还遇到你这么一个失败的队友。”

    邋遢鬼听后,一脸委屈的看着夏莉说道:“你别小看他们,他们的阵法不可小觑,不知道他们用了什么方法,组成了一个结节,这个结界看似普通,实际上他们几人的防守位置都无懈可击。”

    夏莉冷哼一声,一脚将邋遢鬼踢了个踉跄:“你少长他人志气,灭自己的威风!我告诉你,今天是我的头七,而且此时阴气最盛,量他们也不能奈我何!”说罢她默念了几句咒语,瞬间头发竖起,紧接着红色的衣服瞬间变得红光万丈。紧接着,一股阴风瞬间刮起,只见身边的阵法犹如风卷残云一般近近散去……我大喝一声道:“程刚小心,那个女鬼朝着你的那个方向去了。”

    程刚愣了一下,紧接着一双狰狞的眼睛紧紧的盯着程刚,犹如在静静的看着自己的猎物一般,夏莉冷哼一声道:“你们男人就是喜欢喜新厌旧,明明知道是秦可卿害死了我,你竟然还用你自己保护她,你们这些男人啊,对感情全部都是骗子,女人在的时候,想尽办法去取悦,当那个人不在的时候,你们就变着法子的喜新厌旧。秦可卿,你我姐妹生前最好,难道看到姐姐来了,你不表示欢迎,还在这个臭男人的身后躲着吗?”

    这女人和女人之间,就好像两个极端,有时候无论是争男人还是做事,只要是她们觉得没有意义的,就会彻头彻尾的放弃掉,直到她们满意为止。对于这样的挑衅,秦可卿怎么可能坐的住,她哆哆嗦嗦的从程刚的背后走出来,尽量直视着夏莉,冷哼一声说道:“夏莉,你自己以为我跟你是姐妹,殊不知,姐妹也分为好多种。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在你喜欢程刚的时候,我的内心是挣扎的,毕竟我们姐妹,不该抢对方的男朋友。”

    秦可卿整理了一下思路,继续说道:“可是,你知道吗?你对程刚要求太高了,你整天要求他上进,岂不知,他为你做了很多,我看在眼里,疼在心上。你不适合他!每个人都有追求自己幸福的权利,我想我也是如此。至于你的死,那完全是咱们争执之后发生的意外。所以,我也在将功赎罪,将你的骨灰拿到了你的家乡,难道这不是一件补偿吗?”

    放屁!听到这话,夏莉顿时气的咬牙切齿,她摇身一变,瞬间头发变成了红色,伸出雪白的利爪,大喝一声:“死女人,我今天要拉你去地府陪葬……”只见她轻轻一挥手,瞬间程刚就被打飞了好远,此时此刻,场地上只剩下秦可卿和夏莉两人。

    夏莉的一双利爪瞬间恶狠狠抓住了秦可卿的脖子,她冷哼一声说道:“你以为你今天找了一个法术高超的道长,就能成功的逃脱我的头七是不是?我看你就是白日做梦。地府的很寂寞,我需要你和程刚一起下来陪我……”

    这一突如其来的变故把我和钱多多两人搞得大吃一惊,没想到啊没想到这个夏莉的速度竟然这么快,如果硬拼的话,秦可卿很容易小命会断送在夏莉的手上,想到这,让人不禁唏嘘。

    看着夏莉如此狰狞的面孔,秦可卿也是不禁唏嘘,此时的她已经被夏莉掐的喘不过气来,她浑身哆嗦,声音颤抖的对夏莉说道:“夏莉,你我生前是最好的朋友,也是最好的姐妹,我做梦都没想到事情会走到这一步,俗话说冤有头债有主,这件事说起来都是因我的因爱生恨而起,程刚是个好人,自从你去世之后,他无时无刻不在痛苦中度过,虽然跟我在一起,但是心里始终都有你,他是个好男人,请你不要为难他。”

    她深吸了一口气,叹了一口气道:“我们生前就是最好的姐妹,同时吃饭,同一地点逛街,可以说是无话不谈。我想如果时光倒流,我宁愿放弃程刚,和你做最好的朋友。如果当时不是我的一时冲动,你也不会从楼上失足摔死,这样也就不会出现现在的问题了。你动手吧……”

    贱女人,既然如此,那就先送你上西天好了……还没等秦可卿交代好遗言,夏莉的手又紧了一下。

    “且慢,且慢,我是小丽呀,你可不能这么做,你自己已经是个死人了,难道你还要在酿成一个悲剧吗,小丽……”

    就在这个时候,那个那热闹的老头慢慢的走进我们的视线中,干瘪的脸上慢慢有了表情。此时此刻,我们所有人的视线全部集中在这个老头身上,迫切的想要找到答案。

    本来夏莉可以轻而易举的解决掉秦可卿的性命,可是就在这个时候,她的手缓缓的松开了秦可卿的脖子,哽咽的说了一句,爸!

    什么,这个老头是夏莉的父亲?这突如其来的变故让我们整个人都为之震撼,没想到这个被鬼缠上的老头竟然是夏莉的福气。

    老头有些哽咽的看着夏莉道:“孩子,我这个当父亲的失职,当初就不该让你一个人出来选择这个对象。如果当初我能够阻止你一下,你也不会有今天的遭遇。那个时候,我总想着自己,想着你妈妈的意见。直到后来你去世了以后,我听一个懂玄学的人说,在死者的地方,就可以见到对方的魂魄。如果可以的话,或许爸爸会帮你实现生前的心愿也说不定。”说完,他静静的看着我,说道:“谁知道我因为想你太心切,被鬼迷上,幸好高道长和这个小姑娘救了我,不然我不知道是不是会身首异处。”

    (本章完)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