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有明父妃美?”

    在凤煜的印象中,明贵太妃清冷高贵,宛若九天皎皎明月。

    “你且好好读书吧,莫说母皇回来要考校,等朕有空时也要时常抽查你。”凤燃一个爆栗敲在她的额头上,“好了,朕要去接见蓝梁使臣了。凤烁,帮朕监督好她,若有一天没认真读书,那赌约便不算了。”

    “燃姐姐放心,我会看好她的。”

    在凤煜委屈巴巴的目光中,凤燃转身离去。

    凤燃一直想着能统领蓝梁国数年使之与蓝海国形成两强对峙之势,更让母皇在信中多次交待不能与其硬碰硬的那位赫赫有名的摄政王会是怎样的。

    见到真人时,凤燃心中还是咯噔了一下,世人皆以仙子之颜形容美人,但真正的仙子是如何的,谁也未曾见过。

    此时她心中却隐约有些明白了,殿中的男子一袭出尘白衣,如梦似幻,清尘脱俗,美的不似凡人,岁月似乎也格外眷顾他,未曾在他脸上留下丝毫痕迹,望之如二十许人。

    他身旁还站着一位随侍,凤燃总觉得这般仙子样的人物身边跟着侍候的人不说绝色之颜,也总该赏心悦目。

    可那随侍平平无奇中还有些丑陋,周身笼罩着丝丝的孤傲清冷。样貌虽不出众,气质却有些像主子。

    凤燃收回目光,抬首恰好对上他温和而赞许的眼神,“果然是长江后浪推前浪,她教的女儿果然没错。”

    “摄政王过誉了,小王依仗的不过是母皇留下来的兵力财力略做发展。”

    这话说的倒也不假,若不是凤澈励精图治十余年,填补了国库多年的亏空,改革军政,又何来她登基后的顺风顺水。

    “虽如此,在短短登基两三年的时间便打了这么漂亮的一场战也十分不错了。”林韶皖的语气像极了长辈关爱后辈的样子,“或许正因为有女王如此优秀的孩子,她才能这般轻松的放下一切游历天下吧。”

    她的豁达洒脱,是他做不到的。

    “蓝梁女王得摄政王教导多年,自然也不会差的。母皇她志不在朝堂,若不是朕愚钝劳母皇教导多年,说不定母皇早就退位离京了。”

    林韶皖身旁的随侍抬眸瞧了她一眼,微微蹙眉。

    “小王不愿两国之间再起战争,若可以,希望蓝海与蓝梁永为友邦。”

    林韶皖清丽高冷的容颜露出丝疑惑,蓝海国目前正处于优势,他这次前来也是报好了打算被对方狠狠讹上一笔,却没想到对方会是这样轻松的态度。

    “这是母皇的意思,亦是朕的意思。”凤燃淡淡的补了一句,“母皇曾在信中多次提及,愿两国互为友邦,永不侵犯。”

    “她真如此想?”他似是有些意外。

    “自然。”

    “你母皇近来可好。”

    “母皇一切皆好,还托我向摄政王问安。”

    窗外和煦的清风卷着洁白的梨花飞入,春色潋滟,满目雅致,林韶皖不由望向窗外,眼前仿佛浮现出一抹熟悉的身影,唇边掠过一缕浅淡的笑。

    ............

    两国和谈之事已了结,凤燃带着百官送林韶皖出城,一直目送她们的马车缓缓远去。

    马车内,那个有些丑陋的随侍扬手揭下脸上的一层人皮面具,露出一张绝色之颜,丝毫不逊于一旁的林韶皖,甚至还要明艳上几分。

    “怎么摘了,快戴上。”他皱眉呵斥道。

    “亚父,不要紧,已经出蓝海国许久了。”伸了个懒腰,倨傲的仰起头,露出一抹优美弧度,“孩儿看这蓝海女王也不怎么样,亚父何必怕她们,大不了就继续打,朕看谁能耗过谁。”

    林韶皖深深望了她一眼,眸色有几分严厉,“以道佐人主者,不以兵强天下。师之所处,荆棘生焉,大军之后,必有凶年。

    百姓需要停战,休养生息才能安居乐业,你身为女王应该爱民如子。”

    “亚父教训的是,孩儿一定时刻谨记,”

    林韶皖微微颔首,侧脸望着马车外一马平川的景象。

    愿这和平盛景如你所愿。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