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摩柯山脉外有这么大一座阵法……”

    凤舞跟随对方进了摩柯山脉,这才知道,从她踏足此地开始,就已经是在一座幻阵之中了。

    她所看到的,所感受到的一切,都不过是幻象而已。

    等那位摩柯山脉的弟子打开了幻阵,带她出来后,才能看见真正的摩柯山脉。

    她看见了几个摩柯山脉的修士在远处驻足观望,见她看过来,脸上还露出一丝笑意。

    凤舞脸皮有些烧,自己刚刚四处寻找摩柯山脉的景象,必然被这些家伙看在眼中了。

    “我叫周通,你且站在这里等我一会儿,我会去跟师叔们禀报一声。

    如果他们要见你,我再来找你。”

    对方带着凤舞来到一座院子前,交代了一声,便进了院子。

    凤舞有些局促,偶尔还能看见不少气息比她强大许多的修士从院子前经过。

    “在这里,我甚至都很少见到金丹修士,这摩柯山脉的实力果真强大,不愧是有真仙坐镇的地方……”

    凤舞心中暗暗震惊。

    院子里。

    周通来到一名中年修士面前,低声道:“白师叔,外面……”

    他把事情说了一遍。

    被其称为白师叔的中年修士眉头微微一皱,随即淡淡的道:

    “她不过是想借我们的手,对付那个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修士罢了。”

    “白师叔,道理是这个道理,但我们既然知道了,若是不去处置一番,天辉师叔知道了,怕是会恼怒,当初玄尸宗可把他得罪的很惨。”

    周通低声道。

    “天辉的性子……”

    白师叔喃喃自语一声,随即站起身,“走吧,去那边看一看,如果真是玄尸宗的余孽,顺手打杀了便是,等你天辉师叔回来,你自个去讨赏。”

    “多谢白师叔!”

    周通笑吟吟的道。

    二人都不知晓,姜天辉已经上路了。

    更不知晓,姜真仙门下第一大弟子,已经率先抵达山海域,更搜寻到了蛛丝马迹。

    秦唐观。

    宁奇原本正在打坐,心中突然升起一丝悸动。

    “难道有危险来临?”

    宁奇睁开双眼,眼中露出一抹凝重之色,随即站起身走出闭关之地,结果就看见门外站着一名青年道士,负手而立,背对着他。

    “你只是元婴大圆满,按理说,以你的手段,没理由能镇压小师弟。”

    青年道士淡淡开口。

    “阁下何人?”

    宁奇神色凝重的道。

    对方的修为,他完全看之不透。

    这说明对方要么是化神修士,要么就是比化神还要强的合体!

    “我是谁不重要,我想知道,你是谁?”

    青年道士转身看向宁奇,微笑道。

    “秦唐观观主,宁北玄。”

    宁奇微笑道。

    “宁北玄么。”

    青年道士琢磨了一下这个名字,确定自己不曾听说过,脸上露出一丝温润的笑意,道:

    “我问你,你可曾见过我的师弟,姜天辉。”

    姜天辉是他师弟?

    那此人就是真仙弟子了?

    宁奇心中恍然,难怪对方的修为如此可怕,只怕其在这阳间之中,也不是等闲人物。

    “在下不曾见过什么姜天辉,如果阁下是来找人的,怕是来错了地方。

    这秦唐观就这么点大小,阁下刚刚也应该都看过了,可有阁下要找的人?”

    宁奇笑道。

    “的确没有我要找的人。”

    青年道士笑了笑,“不过据我所知,云起学宫的宫主,是死在你手中的。

    而他当时跟我小师弟在一起,他们两人现在都失踪了,阁下如果说没见过我小师弟,这就说不过去了吧?”

    顿了顿,“这样吧,我给你一个机会,说出我小师弟的下落,不管是生也好,死也罢,我都饶你一命。”

    “阁下问再多次,我也是那个答案,这里没有阁下要找的人,阁下请回吧。”

    宁奇微笑道。

    “没有?这就奇怪了,不如我直接看看你神魂中的记忆吧。”

    青年道士笑了笑,伸手抓向宁奇的脑袋。

    只是这个动作刚起,宁奇眉心处的那颗佛珠便再次显化,抓瞬间,四周的景象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改变着。

    白茫茫的天地,散发着与先前截然不同的气息。

    青年道士的脸色微微变幻了一下,脸上的笑意也逐渐消失,他发现,自己的手掌,竟然无法再向前半寸!

    “果然是你!”

    青年道士目光落在宁奇身上,眼中露出一抹深深的忌惮,“我师弟是死在你手中的,这是什么手段?”

    “这里是阴间。”

    宁奇没有回答青年道士的话,而是看了一眼四周,淡笑道。

    阴间?

    “不可能!”

    青年道士脸上逐渐露出惊愕之色,数年前,大阴间就已经彻底没了。

    所有阴魂全都投胎转世来到了阳间,那一日,他甚至看到自己师尊的手掌在微微颤抖!

    “我自己都挺惊讶的,不过上次与你师弟见面,也是在这里面。”

    宁奇笑道。

    同时,他身上的气息正在不断的暴涨。

    顷刻间就应该超过了青年道士无数倍。

    “你的修为……”

    青年道士脸上的表情逐渐凝固,他突然想到了一个很可怕的猜测。

    “你是阴间修士?”

    青年道士艰难的咽了口口水。

    他没去过阴间,因为他师尊从小就警告他,阴间里存在许多难以抗衡的怪异。

    可他也从那些去过阴间的修士口中,知道一些阴间的事情。

    “不可能,如果你是阴间修士,为何能活生生的站在阳间,你为何能把阴间带到阳间来。

    就算你是转世而来,你也不应该有阴间的记忆才对……”

    青年道士脸上露出一丝震惊之色。

    “我与那姜真仙,本来无仇无怨,不过因为你的师弟,算是结了仇。

    如今你又找上门来,你说,我是杀了你好呢,还是放你一马,化解这次的仇怨?”

    宁奇没有回答青年道士的话,反而笑着问道。

    “放我离去,我可以当作从未来过此地,你的事情,我不会泄露半句!”

    青年道士立即道。

    “你是合体修士吧?”

    宁奇笑了笑。

    “……是。”

    青年道士微微点头,“我是合体后期,日后也有机会晋升真仙。”

    “我正好缺个合体期随从,有你在,我能方便不少。”

    宁奇笑道。

    青年道士怔了怔,不等他反应过来,便觉得眼前一黑,什么也不知道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