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凉州军是分兵三路而来,而荆南军又不能分兵据敌。那么,孙策也只能选择集中优势兵力,先破凉州军其中一路大军了。

    “江夏郡的凉州军,实乃是敌军的偏师。我荆南军集中优势兵力,前去同敌军的偏师决战,纵然是能够取胜,只怕是……对整个荆南所面临的困局,也没有大的裨益!”

    听闻吕蒙所言,孙策仔细思虑一番,却是未能参透吕蒙之策的深意,随即,面带不解之色的沉声询问道:“不知……子明是如何思虑的?”

    听闻吕蒙所言,又听了自家主公的分析,整个征南将军府书房中,除却周瑜一人,余下的荆南军众人,亦如孙策一般,皆是面带诧异之色的看着吕蒙,等待着他的解释。

    “确如主公所言……武陵、江夏两郡的凉州军,实乃敌军的偏师。洞庭路一线的敌军,着实是凉州军的主力大军。”

    吕蒙心中早就是有了筹划,当即是成竹在胸的朗声回答道:“既然,我军是要以优势兵力,逐个击破敌军的三路兵马,自然是要优先选择击败敌军的弱势兵马了。”

    孙策思虑一番,微微的点了点头,示意吕蒙继续说下去。周瑜依旧是神色自若的端坐着,也不发表任何建议。荆南军的其他人,也没有更好的破敌之策,自然是找不出吕蒙之策的不可取之处。

    “从我军斥候的情报中可知……凉州军在武陵郡方向的主将,乃李牧麾下的得力大将黄忠。其军在江夏郡方向的主将,乃是徐晃。若是所料不差……李牧定是率领着凉州军水师,从洞庭湖一线而来。”

    吕蒙颔首一番,依旧是胸有成竹的继续解释道:“黄忠其人,骁勇善战,其帐下的兵力,自然是要多于徐晃所部的兵力。凉州军步骑兵士的战力,本就是不容小觑,再加之,五溪蛮贼子的投降,武陵郡方向的凉州军,实乃是我军的劲敌。是故……以属下愚见,我军应集中优势兵力,先击败徐晃所部为上!”

    孙策沉思一番,心下觉得,吕蒙的计策确实有可取之处。看来,凉州军在武陵郡方向的兵马,是荆南军不敢随意交战的对象。既如此,荆南军也只能选择和徐晃所部决战了。

    “凉州军的水师,多以北人为主。北人又是不擅水战,我军若是将优势兵力,集结于洞庭湖一线,前去同凉州军水师决战,岂不是……更有利于我军?”

    程普深思熟虑一番,心中依旧是有不解之处,随即,一脸诧异的出言询问道:“我军若能击败凉州军水师,则……武陵、江夏两郡的敌兵,自然是退兵而去。况且,用兵之道,当以己之长,攻彼之短。我荆南军若是依了子明之策,岂不是……白白的放弃了我水军的水战优势?”

    听闻了程普的分析,孙策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周瑜依旧是神色自若的默然不语着。

    “刘景升的荆襄水军,虽不是什么骁锐之士,倒也不是什么乌合之众。短短半月不到的时间,凉州军水师连战连捷,接连击败荆襄水军,就连蔡瑁这般的水战人才,亦是死于凉州军之手。”

    吕蒙依旧是成竹在胸的娓娓道来,一一解释道:“由此可见,凉州军水师的战力,非比寻常。凉州军水师,非是能够被速败的。我军若是去了洞庭湖一线,一旦,我军的进兵计划,被敌军所洞悉,更甚者,凉州军水师要是坚守不出,我荆南水军的优势,便会随之而丢失。”

    听闻了吕蒙的解释,孙策深思一番,心下顿时觉得……吕蒙所献的计策,确实是有他的可行之处。

    “一旦,我荆南水军,被凉州军水师所纠缠于洞庭湖一线。则……凉州军在武陵、江夏两郡的兵马定然会长驱直入、分进合击于长沙郡的东、西两侧。”

    “若真到了那个时候,我荆南军主力大军,想要回撤防守长沙郡,定然是来不及了。一旦,我军的主力回撤,凉州军水师,便能轻而易举的突破……我军在洞庭湖南岸一线的防守。”

    “届时……洞庭湖南岸的罗县、益阳两处重地,便要被凉州军所突破。罗县、益阳若是有何闪失,长沙郡的北侧门户,便会被凉州军所掌控。”

    “一旦,长沙郡北侧门户被凉州军所突破,凉州军的三路兵马,便会分进合击于临湘城。”

    就在孙策正欲出言赞同之时,吕蒙又是解释道。

    越是听说吕蒙的分析,孙策心下越是觉得,吕蒙的计策,确实是有理有据的。

    孙策似是想到了什么,当即,一脸肃穆的沉吟道:“子明的意思是……我军只需防守住益阳、罗县两地,则……凉州军水师无可建树?”

    “主公英明!”

    吕蒙重重的点了点头,随即,神色中尽是笃定,语气中尽是慨然的朗声说道:“只要将凉州军水师阻挡在于洞庭湖一线,使其无有用兵之处,使其无法舍舟登岸。则……江夏、武陵两郡方向的敌军,必然会被我军的优势兵力所败。等到了那个时候,我军便可以以优势兵力,击败凉州军的水师,生擒李牧贼子,为主公报仇雪恨!”

    听了吕蒙的整体筹划,特别是听了‘生擒李牧,报仇雪恨’几个字,孙策的心下,当即是大喜不已。

    早在云梦渡渡口一战后,孙策便在心下,立下了重誓……此生,他孙策,一定要在有生之年,生擒李牧贼子,一雪前耻、报仇雪恨!

    一想到能够报仇雪恨,孙策心下狂喜不已,面上早已是浮现出难以名状的癫狂神色。

    “壮哉!”

    孙策大为欣赏的看着吕蒙的方向,语气中尽是喜不自胜的朗声大笑道:“此战,就依子明所言,大军即刻集结,赶往下隽一线,前去剿灭徐晃……”

    “主公!且慢!”

    还不等孙策豪言壮语的布下军令,周瑜朗声打断道。

    孙策面色一滞,当即是看向周瑜。

    荆南军众文武,亦是齐齐的看向周瑜的方向。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