窗外下起滂沱大雨,欧帝斯站立窗边轻啜一口薰衣草茶。

    茶几上散放数份报纸,斗大标题,全是“新世纪童话”引发的热络回响。

    有赞美、有批判,有掌声、亦有嘘声,正面评价远远超过负评,但他没什么太大惊喜与满足,因为在他与黄如舒分享成果展时,就已给予他全部的满足了。

    报导议题尚有另一引人瞩目的,便是他对法兰珠宝的侵权告诉,掀起欧洲珠宝界议论纷纷,他知道这项控诉迟早会判他胜诉,届时一向与他较劲的法兰珠宝将一败涂地,为珠宝界所不齿。

    对于这些日后的胜利成果,他并不关心,他的心思意念早被别的事取代。

    他有了新的人生目标,一个誓在必得、定要追求到手的对象。

    他走向沙发落坐,拿起茶几上前一刻委由Tyler送来的饰品盒,打开盒盖,他凝望里面的饰品,一双黑眸满溢柔情。他站起身,决定尽快找那个女人说明白。

    ***

    黄如舒带着Mariabella出门散步,走出城堡不久,天空便开始飘雨,以为只是寻常细雨,她没急着返回,便沿着山丘葡萄园走去。

    “雨好像快变大了,我们还是回去好了。”灰蒙蒙的天空层层乌云逼近,感觉很快会下大雨,她拍拍狗儿身上沾到的雨珠,打算踅返。

    从参加珠宝秀回来后,她发觉跟欧帝斯相处时特别紧张,虽再三提醒自己要知足,别有贪念,可她愈来愈容易因他而情感失序。

    中午跟他及他祖母一起在餐厅用餐时,严肃的气氛连她都不敢轻易交谈,却是忍不住频频偷看对面用餐的他,当他不经意与她视线相对时,她更心慌得像做错事被逮到般,只能低头猛塞食物,还差点噎着。

    午餐过后她顿觉尴尬,急忙借口带狗去散步,离开屋里。

    “Marry怎么办?我愈来愈喜欢你把拔了,他会不会认为我很花痴?虽然想远远地单恋他就好,就不知道是否会令他困扰……”她对着狗儿叹气。

    Mariabella只是轻摇尾巴、半吐舌头回应她。

    突地,天空划过一道银光,接着便是轰隆巨响。

    Mariabella被突出其来的雷声惊吓到,垂下尾巴害怕地向前狂奔。

    “Marry等等我!不是那边!”黄如舒边跑边叫唤跑错方向的狗。

    天空又一道银光划过,雷声隆隆,瞬间洒落斗大雨点串连成雨柱倾泄。

    “Marry你……你跑错方向了……”在后面猛追的她,喘着大气,全身已被骤雨打湿。

    Mariabella虽是朝城堡奔跑,却不是朝正门方向,而是跑到后方的护城河边,遇到河的阻隔,它于是改绕着河畔狂跑。

    “死大卜、死大卜!(Stop)快停下来!”黄如舒不停喊叫,被雷声惊吓的狗儿显然失控,完全不听她命令。

    绕着护城河跑了一大段距离,总算看见一道衔接的木桥,Mariabella直接便要跃上桥面。

    “小心!危险!”

    紧追在后的黄如舒看见狭窄的桥面不稳地晃动,眼看下一秒狗便要从吊桥的绳索栏杆空洞处摔落,她急忙探出双手将狗紧紧抱住。

    “哇啊——”一个不慎,她努力将狗推回桥面,自己却滑了出去。

    她双手及时攀住绳索,身体却悬空在离河面四、五公尺高的半空中。

    突然的意外令原本被雷声吓倒失控的狗,安静下来,对挂在半空的她,感到担心无措。

    黄如舒紧捉着绳索试图爬回桥面,悬空的身体感觉异常沉重,她即使使尽全力仍无法爬上来。

    看见她痛苦奋力挣扎,狗儿担心地呜咽着,低头探向她手臂,咬住她的长袖袖口,试图助她一把。

    无奈拼命拉扯她袖口,还几乎咬破袖子,仍无法将她拉上来一点距离。

    滂沱的雨势持续打在她身上,而她脸上除了雨水,也满布汗水。

    才挣扎几分钟,已花去她所有气力,感觉捉握绳索的手已经发麻,开始头晕目眩。

    “Marry你拉不到我的……去找人帮忙……救命、救命……”她想大声呼救,竟连喊叫的力气都没有,只能发出颤抖的声音。

    她突然很想见此刻待在城堡里的欧帝斯,在生命存亡之际,她只想见他。

    她后悔没告诉他,她爱他。

    欧帝斯在屋里找不到黄如舒,问佣人才知她带狗出去尚未回来,看见外面雨势强大,她出门已两三个小时,不放心的他,指示几名佣人去寻找,而他也撑着伞出去找人。

    才走出城堡,走过护城河正面的石墩大桥,他听见护城河西面似乎传来声响。

    他放眼望去,远远便看到在已没使用的木桥上,Mariabella站在桥面奋力吠叫。

    而他这才注意到狭窄的木桥下,悬挂着人影!

    猛地骇住,他丢下伞,仓惶飞奔过去。

    “如舒!”看清人影后他心急大喊。

    黄如舒感觉双手已无知觉,脑袋昏沉,在失去意识之际,仿佛听见有人叫喊。

    难以捉握的双手终于无力而松脱,在掉落河里那一瞬,她仿佛看见一道人影飞奔而来。

    仿佛看见死前她最想见的他,闭上眼之前,她口中喃喃倾吐无声爱意。

    欧帝斯一见她坠落,奋不顾身地从几公尺高的距离直接往河里跳下。

    她才落入水里,他亦很快便捉到沉入水中的她,将她的头提出水面,却见她已昏厥,他心脏几乎停摆……

    ***

    黄如舒张开眼,脑袋沉重,视线朦胧。

    模糊中望进一张焦虑的俊颜,她这才撑开眼皮,轻嚅唇瓣。

    “欧……帝斯……”她欣喜若狂,一时无法确定是现实或梦境。

    “你吓死我了!”坐在床沿,狼狈又一身湿的欧帝斯一见她清醒,总算松了口大气。

    她仅是昏迷几分钟,便令他胆颤惊惶,即使医师一再保证她毫发无伤、生命无虞,只是短暂惊吓昏厥,仍无法让他紧绷的心松懈。

    “我……”她有些茫然的脑袋试图回想发生什么事,终于忆起在坠河之际,是他奋不顾身跃下河面,将她给救起。“你……有没有受伤?”

    举动颤抖的右手,她担心地想摸摸脸上布满水珠的他。

    脑中一在倒映他跳河抢救她的画面,原以为是幻觉梦境,现却令她感动得心口揪疼。

    他竟然不顾一切从那么高的地方毫不考虑地一跃而下,只为了救平凡的她。

    “幸好因连日的雨势,让护城河水位上升,才不致受伤,如果换做冬天结冰的河面或夏天低水位时坠下……”他伸手捉握住她的右手,庆幸没酿成灾难,内心对向来讨厌的雨季竟有些心存感激。

    “谢谢你救了我。”右手被他紧握令她双颊泛热。

    “你为什么会走上木桥发生意外?我记得我提过,护城河四面有几座古老的木制吊桥,虽曾整修过但几乎没在使用,进出应该要走正面的石墩大桥。”被她惊吓过后,他不禁语带责备,怪她不该自寻危险。

    “我……是为了救Marry……”她接着缓缓交代意外的经过,若不是一时动作过大,就算桥面狭窄湿滑,她一个大人,也不可能笨拙到轻易滑出桥面落难。

    “你为了救Mariabella?”欧帝斯闻言,惊愕不已。

    她竟然为了救狗忘了自身安危,甚至几乎赔上性命。

    他不知该感谢她或责备她的自不量力。

    “你有没有想过,就算Mariabella不慎落水,她还会游泳,你也可以找人救她,但换成你遇难落水,那情况有多危险!”他不敢想像,万一他没出门寻找,万一没听到宝贝的吠叫,即使慢个几分钟才寻获,后果都不堪设想。

    他突地心颤不已,光想像就觉得难以承受。

    想起她曾在游泳池发生意外,那时他急时救起她的焦虑心情有多难以相像,而这一次,他承受的惊恐更巨。

    他害怕失去她。

    “我不知道……我只知道Marry对你很重要,万一它不小心受伤,你一定会很难过……”她轻抿唇瓣。

    当下的反应也许过于冲动,但她不后悔为他保护宝贝的行为,即使她因此受伤或丧失性命,她都毫无怨尤,不愿见他因失去重要的宝贝而心伤。

    听到这里,欧帝斯不禁心疼地叹息。

    “Mariabella受伤我会很难过,但你受伤,我就不难过吗?”他伸手揉揉她的头,低凝她的黑眸,满是爱怜。

    “啊?”感觉他话中有话,令黄如舒瞬间怔愣。

    “我觉得我并不是王子,而是一朵高傲的玫瑰花,而你才是照顾玫瑰花的小王子。”

    “蛤?”她眨眨眼,听不明白。

    “起来喝碗热汤,我去换衣服,待会儿有东西给你。”他站起身,示意端着汤碗进来的女佣为她服务。

    见欧帝斯转身离开,黄如舒捧着瓷碗,脑袋思索他方才的话语。

    ***

    “醒了?那就好。”听到Brock告知黄如舒已清醒,奥斯顿老夫人端起茶杯脸色平静地喝口茶。

    “老夫人,我认为少爷对黄小姐很认真。”他忍不住开口。

    奥斯顿老夫人放下茶杯,一双蓝眸看向Brock,面色微凛。

    “你觉得她是个什么样的女人?”管家第一次向她谈论孙子的感情事,令她不免意外。

    “很单纯、很认真,也许有些笨拙,却是个真诚无伪、心地温柔的好女孩。”

    Brock从心里喜欢纯真的黄如舒,才会大胆破例想替她说几句好话。

    “她配不上欧帝斯。”奥斯顿老夫人一口否定,端起茶杯,再度轻啜。

    在几个孙子中,欧帝斯一直是最引以为傲的一个,而他将来的对象,绝不该是个粗俗的野丫头。

    “以外在条件而论,确实没有一点配得上尊贵完美的少爷。但是,她改变了少爷,这是不争的事实。在下以为……少爷需要她,她可以带给少爷发自内心的笑容与幸福。”BrocK不惜大胆断定。

    “她改变他?”放下茶杯,奥斯顿老夫人望向茶几上的物品,敛去冷厉的眸光。

    “少爷在您的教养下,各方面都很完美,并不需要被改变,只是恕我斗胆,少爷这些年把自己逼得太紧,其实并不快乐。”Brock实话实说。他比谁都希望少爷得到幸福人生。

    “唉……是我的教育太过严厉,让他也学不会对自己宽容。”奥斯顿老夫人轻叹口气。

    “老夫人,很抱歉,我说错话了,我完全没有指责您的意思。”Brock弯身致歉道。

    即使老夫人已年过八十,仍是奥斯顿家族的当家主母,英国的男爵夫人依然十足具威信与公权力。

    “我没有对你发怒,只是由衷感叹罢了。”她挥挥手,要管家别大惊小怪。

    拿起茶几上的礼盒,她眼神变得温和。

    “你知道吗?这盒巧克力是欧帝斯送的,虽然他什么话也没说,可接到这小小礼盒时,我内心非常感动。他确实有些改变了,而且是朝我希望的方向改变,如果这是黄如舒的功劳,我对她心存感激,但要我同意他们在一起,我很难做决定。”

    “相信只要您愿意给她机会,您也会喜欢上她的。”Brock闻言,顿感宽慰。

    虽然老夫人嘴里说不同意,但她不再强硬反对的态度,足以证明她已轻易软化,这对向来固执严厉的她而言,可是一大让步。

    “你该先教会她餐桌礼仪,否则再跟她多吃几顿饭,我只会更感不满。”拆开巧克力礼盒,她拎起一颗手工巧克力送进嘴里品尝。

    “我尽力而为。”Brock笑道。相信真正相处后,老夫人就不会再对餐桌礼仪耿耿于怀。“她先前向我打探您的喜好,打算自荐帮您按摩捶背,做几道台湾小吃给您尝尝。”

    “嗯……再说吧。”沉吟了下,她没表示拒绝。“坐,陪我喝茶,吃颗巧克力。”对长年照顾孙子的管家,她内心无比感激,只是碍于身份与拘谨的性格无法表露太多。

    而对于孙子与黄如舒的事,她会耐着性子好好观察评量。

    ***

    黄如舒从行李箱翻找随身携带的几本书籍,翻出了《小王子》。

    虽然故事她很熟,但并没能将内容倒背如流,她翻到小王子与玫瑰花对谈的章节。

    倏地,她瞠眸惊骇,心跳狂乱如擂鼓。

    “真……真真真的吗?这这……真的是他的意思?”她声音颤抖、双手颤抖,心急地想向欧帝斯求证。

    拿着书本,她急急忙忙奔往他的房间。

    “欧帝斯!”忘了敲门,她直接推开门板,便冲进去。“啊?”

    一见他裸着上身、腰下系条浴巾才刚踏出浴室,她尴尬脸红。

    “这么快就恢复精神了?”见她精神抖擞、声音高亢,让他感到放心,将擦拭头发的毛巾,随意丢向沙发,他转往更衣室穿戴整齐后,才步了出来。

    “你你你……说的是真的?”看见他一身干净整洁、俊雅斯文的模样,比方才见他出浴更令她紧张。

    “什么?”欧帝斯先是一愣。

    “你说……你说你是玫瑰花,而我……我是小王子?”她紧张口吃地追问,心情既期待又怕受伤害。

    也许他只是无心开玩笑,或者是她一厢情愿、猜想过度?

    “没错。”这才看见她拎在手上,小小本的书籍。“我以为你听不懂我的比喻。一直都没有让你了解是我的错……”

    她脑中反复浮现那句话,教她难以置信他对她的感情。

    “真……真的吗?”眼眶迷蒙,她惊喜到要掉泪。

    “真的。我爱你。”走近她,他开口告白,“你跟我一样的傻,为什么不肯承认内心的感情?”

    “我……我不敢……一旦贪心,就会不快乐。”她仰脸看他,不敢妄想他会回应她的感情。

    “我开始很相信你说过的话。‘幸福透过感恩的门进来,从抱歉的门出去。’我现在学习对周遭的事物感恩,是否代表幸福就会找上门来?”

    他深情款款看着她,大掌轻抚她嫣红的粉颊。

    “这是我要送你的定情礼物。”他左手拎一条项链,勾唇一笑。

    “啊?”她嘴巴大张,骇住。“这……这是‘小王子的星球’钻链!”

    那是他所发表的饰品中,她最喜欢且印象最深刻的一件饰品,被银河般碎钻所环绕的蓝宝石星球中,缀一颗红宝石雕刻的玫瑰,精致细腻无比,更是价值不菲。

    “我……我不能收。”她声音颤抖,不能接受这么贵重的大礼。

    “我要以结婚为前提,跟你正式交往。”不容拒绝地,他直接将项链系在她白皙颈项。

    “啊?这……这条项链多少钱?”感觉脖子有些冰凉,有些沉重。

    “不贵,定价二十万英镑。但我的心意是无价的。”

    二十万英镑?她脑中开始换算汇率……

    “什……什么?这条项链要价台币九百……九百八十万?”她身体弹跳起来,感觉脖子上的项链像要烧起来似的。“我……我、我不能收!”

    一条纤细的项链却沉重得有如背一栋房子在身上!但她突地瞪大眼,对他怪叫起来,因为想起他说的话……

    “你……你你你……刚才、刚才说什么?”比起项链的天价,她应该要更震撼的是他方才说的话才对。

    “定价二十万英镑?”欧帝斯对她怪模怪样的反应,感到无奈与气馁。她竟然无视她的告白,只在意这条项链的价值!

    “不、不是那句,是另一句。”她心情无比紧张。

    “我的心意是无价的。”他淡道。浪漫告白的气氛,全被她给搅乱了。

    “不是这句,另、另一句。”她紧张追问。

    “……我要以结婚为前提,跟你正式交往。”他说得意兴阑珊。“你敢拒绝本大爷生平第一次的求婚,你就自己想办法回台湾。”顿时没了浪漫情绪,他语带威吓。

    “啊?啊!”她嘴巴大张眼神呆滞,恍惚得像灵魂出窍。

    尽管她神情呆蠢到不行,他仍倾身直接封印她大张的嘴。

    “不准拒绝我。”他闷声警告。搂住她腰际,再送上一记缠绵热吻。黄如舒此刻真的灵魂出窍,不仅呆滞,还呼吸困难,全身发软。

    这……这、这是真的吗?怎么……怎么可能?他……选择她!就算是做梦,她也不敢奢想……可他的吻,真实炙热得教她无法当梦一场。她这样算不算贪求?会不会引来不幸?

    她跟他身份悬殊,真的能并肩同行吗?她有资格给他幸福吗?他的祖母肯定不会认同她,他们未来的路必然充满挑战阻碍……

    即使对平凡的自己毫无信心,可她完全不想放手,一双发软的手紧捉他衣襟。也许他曾是她遥不可及、高不可攀的完美殿下,但她更愿像小王子般全心全力照料尊贵高傲的玫瑰。

    “我愿意!”她惊喜狂喊,不管如何,她都要勇敢捉住幸福,她要永远注视他、陪伴他。

    她紧紧偎贴他怀里,双手环住他腰际,在被晕眩热吻迷昏之前,她想开口对他说——

    我爱你!我愿意……

    全书完

章节目录